2019年1月28日中共中央第五巡視組召開巡視反饋會議,一周後,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大年初一高調引爆上海萬瓶血液製品污染愛滋病毒重大醜聞,涉案的上海新興醫藥公司具軍方背景。這或預示大陸醫療衛生系統的風暴將從上海刮起。

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大年初一高調引爆上海血液製品污染愛滋病毒重大醜聞,涉案公司是具有軍方背景的央企。事件引爆一周前,中央巡視組剛剛向國家衛生健康委黨組反饋專項巡視情況。

中國新年前後,上海接連發生重大安全事故、兇殺慘案、白馬會所醜聞、血液製品污染愛滋病毒醜聞等。種種跡象預示, 2019年將是江澤民老巢上海的多事之秋。

上海萬瓶血液製品染愛滋

2月5日,大年初一,一份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當天簽發的文件在網絡上流傳。文件稱,接到江西省衛生健康委報告,江西省衛健委疾控中心檢測到上海新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靜注人免疫球蛋白(批號:20180610Z)愛滋抗體陽性。

該通知要求:各省級衛生健康行政部門立即通知轄區內醫療機構暫停使用該批號產品並封存,對已經使用的患者進行監測等。

據《中國經營報》報道,該批次共批簽發1萬2226瓶,有效期至2021年6月8日,由上海市食品藥品檢驗所批簽發。

來自業內的消息指出,由於貨源一直緊張,該批號產品1萬2000瓶目前絕大部份已經使用,導致問題更加敏感。目前在各方壓力下,官方對有關企業產品的排查範圍擴大。

醫學專家認為,HIV(愛滋病病毒)抗體陽性一般認為是感染HIV的標誌。這個指標陽性,說明該批次產品存在被HIV污染的可能性,不能用於人體治療,對於已經使用者應該隨訪或者採取必要的補救措施(如果條件允許)。

2月6日上午,江西衛健委相關負責人向媒體表示,新興醫藥靜注人免疫球蛋白愛滋病毒抗體陽性一事已上報國家衛健委,並通知十幾家省直管醫院自查,目前暫未發現感染患者。

但網傳消息指,「江西疾控中心是發現病例才上報的,因為已經發現注射過的人感染HIV,所以才到疾控中心上報出事。科普是安撫人心,自己騙自己。」

十多年前中國力推生物製劑國產化戰略,並嚴格限制國外生物製品進口,但迄今因工序和管理問題,導致頻繁出現嚴重傷殘事件和重大安全事故。去年和今年連續發生問題疫苗、過期疫苗,引發民眾抗議。

涉案公司軍方背景曝光

2月6日凌晨1點52分,涉案的上海新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在官方微博上發出〈致歉信〉稱:「本公司部份批次的產品被衛生部門封存。在這裏向廣大消費者表達深刻的歉意,但抗體檢測結果不代表抗原陽性,實際感染的可能性非常低。」

而據中國愛滋病檢測諮詢中心(www.hivzz.com)的資料顯示,人體感染HIV病毒後會發作抗原和抗體,「因為HIV抗原存在時刻較短,所以全球愛滋病檢測是以HIV抗體為根據,一旦感染愛滋病毒,抗體將會終身存在。」

該致歉信中,上海新興還用大量篇幅介紹其是國家血液製品定點生產企業,由中國新興(集團)總公司發起成立,在原解放軍總後衛生部上海新興血液製品研究所基礎上改制而成等。
該致歉信相關微博隨後被刪除。

據新興醫藥官網顯示:上海新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家血液製品定點生產企業,主要從事血液製品的生產和銷售,是一個集科研、生產、銷售為一體的高科技外向型生物醫藥企業。

上海新興成立於2000年8月,由中共國務院管理的央企中國新興(集團)總公司等單位共同發起,在原中共總後衛生部上海新興血液製品研究所基礎上改制而成,於2009年隨新興集團整體重組併入中國通用技術集團。

上海新興醫藥於1999年在上海市浦東新區建成的血液製品生產基地,年設計原料血漿處理能力達300多噸。2000年至今,其血液製品產品的種類和數量由3個品種、6個規格,提高到目前的11個品種共31個規格。

新興醫藥出資約5000萬元(人民幣,下同)收購了兩個單採血漿站,分別為湖南懷化單採血漿站和江西餘干單採血漿站。可年採血漿約70噸的規模。

新興醫藥現由中國醫藥健康產業股份有限公司控股管理,後者控股股東為中國通用技術(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為中共重要骨幹央級企業,是重要的裝備製造商、國際工程承包商、醫藥生產與供應商、技術服務與諮詢商、建築地產商。

中共官方的《華夏時報》稱,2016年3月上海新興醫藥被上海食藥監局提出過警告,涉及的違法行為類型為藥品案件。

根據披露的信息顯示,該公司已承擔接待委內瑞拉和伊朗的高官的外事任務,並擬進行生物製品方面的合作。

中國紅十字會前高管任瑞紅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只有具部隊或官方背景的這些機構,才能夠承擔這種涉外的國家任務。而這些機構披著公司的外殼,本身可能在對外活動中更具隱蔽性。

一位醫療行業的從業者劉女士向自由亞洲電台透露,血液製品被驗出愛滋病抗體陽性,說明原料血中已被愛滋病毒污染。雖然官方還沒有公佈原因,但導致這個結果,可能是生產過程中沒有嚴格按照流程操作。她透露,因為生物製品是國家嚴管的壟斷行業,國企管理的業餘和混亂,是業內公開的秘密。

據國內血液製品領域人士介紹,到2018年底,中國的血液製品市場份額已經超過300億元。有關公開數據稱,中國2017年血液製品(不包含重組)市場規模約為268億元。

醜聞年初一引爆 消息被封鎖多日

中國紅十字會前高管任瑞紅還透露,一星期前消息已在圈內傳開,並且一些急需用藥的患者,亦被醫院禁止用藥,但外界一直封鎖消息。目前很多患者擔心自己使用了有關企業的產品,希望查到已用藥的來歷和批次,但現在都沒有進展。

任瑞紅說:「我這邊很多患兒是移植的,還有白血病的,他們常要用到『丙球』。尤其是化療和移植的患兒,他們用得特別多。上周吧,有個患兒,醫生就不讓他用,後來才知道就是因為這個。現在那幾個醫院都『炸』了,那些患兒都在查自己打的是甚麼丙球呢,然後醫生不願意給提供具體批號。剛剛我還和我那邊的志願者通電話,他們就說,他們今天去交涉去了,現在還沒給查到。因為過年嘛,現在都是值班醫生。」

據前線消息稱,事件在大年初一曝光後,原本已放假的上海新興醫藥,當天深夜還有車輛和人員頻繁進出,但他們拒絕接受訪問。

2月6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就「靜注人免疫球蛋白愛滋病抗體陽性」有關問題作出回應。國家衛生健康委稱,2月5日接到上海新興醫藥控股有限公司靜注人免疫球蛋白(批號:20180610Z)愛滋病抗體陽性有關情況的報告後,立即通報國家藥監局,並要求全國各醫療機構暫停使用和封存該公司問題批次藥品,做好相關患者的病情觀察和監測,配合藥品監管部門作好情況調查和藥品處置工作。

上海新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靜注人免疫球蛋白(批號:20180610Z)被檢測出愛滋抗體陽性。(Fotolia)
上海新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靜注人免疫球蛋白(批號:20180610Z)被檢測出愛滋抗體陽性。(Fotolia)

習當局罕見高調曝光上海醜聞

中共當局一貫掩蓋愛滋病疫情。近年來,中共官方對於中國愛滋病疫情的報道通常使用的詞彙就是「總體疫情處於低流行水準」。

2018年11月23日,中共國家衛健委開記者會,就目前中國愛滋病的發展情況進行介紹。截至2018年9月底,全國報告存活感染者85.0萬,死亡26.2萬例。

不過,外界質疑,中共報道的壞事數字往往比實際情況縮小十倍以上,而好事數字則擴大十倍以上。所以實際情況只能是更驚人。

長久以來,中共官方只把愛滋病傳播的主要途徑集中在「性傳播」這一點上,而對大陸愛滋病傳播的主要原因——血漿經濟,及其背後衛生部門的不作為、甚至作惡等一直諱莫如深。

與中共一貫掩蓋愛滋病疫情的做法不同,此次習近平當局在大年初一高調曝光上海血液製品污染愛滋病毒重大醜聞,令人關注。主導此次曝光行動的國家衛生健康委,其前身為原衛生部和國家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

江澤民於1989年「六四」大屠殺上台後,除2003年「薩斯」爆發後,時任副總理吳儀兼任一段時間衛生部長外,歷任中共衛生部長包括陳敏章、張文康、陳竺都有「上海幫」背景,其中,張文康是江澤民的私人醫生。上一任中共衛生計生委主任李斌屬江派「吉林幫」,還是令計劃的死黨,從一名普通教師爬上吉林省副省長的高位,據說是受到江澤民的提拔。

過去20多年來,大陸醫療系統腐敗日益加劇,窩案頻發;藥價虛高,看病難、看病貴,醫德淪喪,激化醫患矛盾,暴力頻發。而醫療系統最大的罪惡是全面參與了活摘器官。

釋全面清洗醫療系統信號

2016年8月19、20日,江澤民集團在香港窩點利用器官移植大會設局企圖掩蓋活摘器官黑幕、捆綁習近平當局之際,習近平時隔20年開最高規格衛生與健康大會,釋放全面清洗醫療系統信號。

習強調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已進入深水區,到了啃硬骨頭的攻堅期,要求加快推進公立醫院改革,加強醫療服務行為監管等。習近平講話還強調「展示國際人道主義和負責任大國形象,積極參與健康相關領域國際標準、規範等的研究和談判等」,影射江澤民集團的活摘器官罪行,與國際社會要求清算活摘器官罪行的訴求相呼應。

隨即,2016年8月底,曾負責天津醫改的天津市委常委、宣傳部長王賀勝,調任國務院醫改辦主任、衛計委副主任。

就在此次上海血液製品污染愛滋病毒醜聞被曝光前夕,2019年1月28日,中央第五巡視組向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黨組反饋脫貧攻堅專項巡視情況。中紀委副書記、國家監委副主任陳小江出席反饋會議,對抓好巡視整改工作提出要求。

陳小江要求,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黨組要切實擔起整改主體責任,在抓整改落實上見真章、動真格、求實效;堅持全面整改、立行立改、即知即改、真改實改,定期報告整改情況,形成整改常態化長效化機制。紀檢監察機關要加強巡視整改日常監督,集中整治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問題等。

巡視反饋會議召開後一周,上海血液製品污染愛滋病毒重大醜聞被曝光。這或預示大陸醫療衛生系統的風暴將從上海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