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日,「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的辯護律師張讚寧連續兩天前往綿陽看守所申請會見,都被以各種理由拒絕。其所屬律所在壓力下單方面取消了張讚寧的辯護資格。

多位律師被威脅

黃琦案連續兩位辯護律師隋牧青和劉正清被吊證,如今張讚寧也因該案遭打壓。

黃琦的母親蒲文清女士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在張律師之前我們已經請了一位蕭律師,在他過來的前一天打來電話說:『上面已經打招呼不能擔任黃琦的辯護律師,否則律師資格就不保。』我們前前後後已經請了好多律師了,之前還可以會見(黃琦),現在連會見資格都被取消了。」

重慶維權人士陳明玉向記者表示,「蕭律師原本決定正月初九過來會見黃琦,後來他說受到壓力,當地司法局不准他代理黃琦案件。之前,也找了兩三位律師,都答應接案,但後來都說被打招呼不准代理,張讚寧律師也是頂著壓力過來的。作為律師在工作中被律所取消辯護資格,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

陳明玉認為,「感覺四川當局不再讓任何律師再參與黃琦案。」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目前被關押在四川綿陽看守所。(推特圖片)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目前被關押在四川綿陽看守所。(推特圖片)

劉正清律師與蒲文清女士。(受訪者提供)
劉正清律師與蒲文清女士。(受訪者提供)

陳明玉向記者介紹陪同律師申請會見黃琦經過:

13日早上9點,張讚寧律師帶著所有辦好的文件到綿陽看守所申請會見,值班警察說:「今天法院法官跟黃琦約了要會見一天。」於是律師就去中級法院聲請閱卷,未獲准,說是主審法官在休假。「我們就納悶了,既然這樣,那是誰在會見黃琦?這不是謊言不攻自破嗎?」

「後來張讚寧去紀委投訴看守所限制律師會見權,法院說14日上午答覆他。」

律師因黃琦案遭打壓

13日晚上,張讚寧所屬律所主任粘朝清請另一位律師打電話給他,說他的辯護資格被取消了,已經發函給綿陽市法院。

張讚寧以沒看到書面文件不算數,14日繼續去看守所申請會見,看守所仍然找各種理由推脫,先是說今天檢察官在會見,張讚寧當場揭穿其謊言:「這案子已經到了法院,檢察官沒有資格會見了,再會見就是違法了。」

在交涉過程中,看守所檢察官也接了二通電話,他告訴張讚寧:「綿陽法院已經打電話來了,告訴我們,你的辯護資格已經取消了。」

張讚寧向江西司法廳律管處主管律師的一位處長打電話求證,他說:「有這個事?」張說:「你不知道嗎?」

張讚寧再向律所主任粘朝清核實,「我說你沒有這個權力,沒有這個資格取消我的辯護權,只有家屬有這個權力。」他說保留回去追究他們(律所)責任的權利。

黃琦母親蒲文清被軟禁引發心律衰竭,需靠吸氧治療。(受訪者提供)
黃琦母親蒲文清被軟禁引發心律衰竭,需靠吸氧治療。(受訪者提供)

黃琦案開庭前 蒲文清遭軟禁失聯

2018年12月10日,黃琦案開庭,辯護律師劉正清被當局威脅不得談論案情。就在庭審前三天,蒲文清在北京西站被截訪人員帶回戶籍地內江,被軟禁在一家生態園區長達45天,於1月22日才回到成都家中。蒲文清說,「他們主要目的是限制我的自由不讓我發聲。」

蒲文清被軟禁期間,內江當局安排每天8個女警輪流看守她。患有冠心病、高血壓、糖尿病等多種嚴重疾病的蒲文清,因為兒子還在獄中,心情沒辦法平復,在情緒、壓力過大下引發心律衰竭,經急救治療後,病情稍有緩解。目前,仍在藥物治療與吸氧治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