墟市乃舊社會易物的重要方式,自鬧市繁華,商舖及大型超市林立,趁墟之聲已逐漸消失,但現今又流行懷舊市集,各方團體正不斷復興墟市文化。

就在不久之前的年代,農村社會,仍以墟市方式購物。這天,潮州某縣某鄉的墟市中,魚檔出了一條野生啡赤色鰻魚待售。

「崎頭捨」剛巧經過目睹,頓時食指大動,心想:「平日烏耳鰻(註:鰻魚,鰻鱺科,又叫白鱔。日本人多喜作蒲燒鰻。)已少見,今野生赤鰻,叫價必高,現非時節,鄉人儉樸,不敢豪食,晏些無人買,便會降價,待走一轉再來。」(註:「崎頭捨」並非樂壇之「披頭四」,此人可能一向恃才傲物,走路昂首闊步,鄉人暗譏。「捨」者,少爺也,潮州土話,潮州凡鄉紳富家子弟,都稱「阿捨」;筆者查過《潮語十五音》字典,查核這字樣,取「京」部與《十五音》之「時」音切出聲,再以平仄,分歸為下入聲,但釋音義欄表,空無此字,未知是否應歸別部或錯取音切,敬請師長叔伯指導筆者這土生妹。)

話說回來,赤鰻不見了,嘿!問明才知,剛被四個轎夫齊買了,轎夫!哎!暴殄天物,急向所指追去,要看他們如何煮食,趕至大樹旁,遠觀四人正在破廟門前,各自忙著,透火、打水、殺洗、切煮,不易樂乎!

不一會,香遠飄來,益增食慾,忍不住趨前笑問,「兄呀!香濃撲鼻,你們在侍理甚麼?」

眾人一望,來者,高個子,長衫一襲,倒也斯文,但素未謀面,甲道:「呵!在墟市買來一條罕有的野生赤鰻,今日食餐『敢』的。」乙道:「雖素未相識,今日巧逢,也是有緣,齊來試試!」大家齊說:「是呀!來!」

「崎頭捨」接過竹筷,笑說:「多謝!那也不客氣了!」喝著香濃的湯中,肥美的魚肉,還有菜甫絲、豬腩肉絲、香菇、薑片及連皮的獨子蒜,「哈!倒也會煮。」丙邊吃邊道:「今日墟市,大家都說一定會被崎頭捨買去,只有他才有口福、吃得起。」丁接口笑道:「是呀!但⋯看呀,俺不是一樣有口福嗎!」哈哈!大家興高采烈!他們並不知道眼前便是此人。崎頭捨啖著肥美甘香的鰻魚肉,側著頭凝思地道:「是!雖是!但⋯嘸他的『勻』!」眾人默言。

今日點煮:「菜甫鰻魚煲」

材料:

烏耳鰻(即白鱔)一條,約一斤二兩

潮州菜甫(蘿蔔乾)半條,切絲

豬腩肉二兩,切絲

香菇八朵,浸軟,洗淨搾乾水

獨子蒜八粒(去薄衣留皮)

薑數片,芫茜少少。

做法:

(一)烏耳鰻放盤中,先用中熱水燙片刻,水不可太滾,也不能燙太久,否則魚皮會脫爛,取起用刀背輕刮去潺,去內臟及鰓(也可請魚檔殺魚及去潺),洗淨切約一寸半的短度,不要切太薄,因多骨,放筲箕瀝乾水,撒些少胡椒粉待用。

(二)煲滾半鍋水,放腩肉絲,菜甫絲及獨子蒜先煮。

(三)起鑊,燒滾油,放鰻魚炸片刻至微黃色,撈起,瀝油待用,再將搾乾水的香菇放下略炸,及放幾片薑一起炸一炸撈起瀝油,再與鰻魚一起全部放落已煮了十分鐘的菜甫絲湯中,滾後用中慢火煮半小時後,魚肉軟熟試味便成,可以轉盛大湯碗中,上放一朵芫茜作飾。(註:鰻魚稍經略炸後,可使其定形、去腥及煲湯時不易碎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