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時團拜,問一位律師朋友,假期時會去甚麼地方,誰知他說本來想去某地,現在卻不敢去,我問為甚麼?他說:「剛和一位客人打贏了官司,但過年前他去某地旅遊,便被當局無故拘留,箇中原因是贏了官司,卻得罪了別人。人家找有權有勢的有關當局進行報復,雖然有些朋友說他身家清白,並無犯法,應該很快會放回來,但我可以肯定他一定不會這麼快出來。對方賠了幾千萬,而辦事人知道捉了一隻肥羊,若不順便撈些油水,割幾塊肉,剝幾層皮,怎會輕易放過,特別是在這新年期間。」我問:「他在當地是否有生意?會不會真的犯法。」朋友說:「並無生意,更無膽犯法,完全在港經商,只相信香港法制,可惜忽略了打官司的對象,沒有法律意識,更誤入對方的勢力範圍。如果他有機會放回來,一定會移民。」我說:「難怪你不敢去某地,咁我新年祝你身體健康,官司長打長有,更不會搭洗頭艇失蹤,意外在外地逗留!」

另一位朋友說:「在過年前,極之黑仔,可以話頭頭碰著黑!」我問:「怎麼樣?」他說:「有個員工幫客人做野,意外打爛了一支紅酒,我便要賠兩萬幾。另外有批貨,要寄去某地做show,員工又忘記取走電子產品內的鋰電池,直接入了飛機倉。到步後,二十幾個產品失蹤,每個值幾千元,已經損失不菲,更因為有鋰電池入了倉,便罰了一大筆5位數字,另外不想員工日後出入當地有問題,唯有依照有關方面的好意『提醒』,多比萬多元,就有善心人頂替。錢都是其次,但對這些先進地區卻完全失望!」我說:「有錢使得鬼推磨,既辦到事,又方便有效率,乾淨俐落,絕對先進有希望!」

另有位退而不休的攝影師說準備移民到馬來西亞,大家問為甚麼?他說:「200幾萬便可在檳城買層靚樓,陽光與海灘,食野又10零20蚊便飽飽,假設一萬元每月的生活費,已可過優越的豪華生活,何必在香港睇到眼火爆?」他的太太說:「係呀,檳城環境非常好,有陽光與海灘,生活優哉游哉,很適合退休,事實上我最怕他在香港遲早會出事。每次有遊行,若果不需上班,他都必定參加,你知啦,以前遊行怎會坐監?現在行行企企,經過都可能會被人用棍打甚至變暴動,所以我都想早點移民。」攝影師說:「係呀,拍攝新聞時見到D搖尾族,無廉恥,大奸狗,有時真的想一個攝錄機掟過去。做人偏要講鬼話,假話廢話就講到當真話,真不怕有報應,過不到收尾那幾年。我們有信仰的,並不在意地上財富,只要對天上的神有交代,他們會嗎?」有位朋友說:「大部份人都講神信主又跪又拜,都只是向著面前的神主牌,裝模作樣呃神騙鬼做比人睇,所作所為就完全背道而馳,卻又若無其事,永不知恥,你話有乜辦法不扯火眼火爆?況且在無神論的大潮流中,除了信自己,誰會信神?」攝影師又說:「香港的下一代也很悲哀,很多表達訴求的遊行集會,其實年輕人甚少,大部份都是我們這些白頭髮的老餅,雖然將來是屬於他們,但他們卻沒有經歷,更談不上記憶,電玩手機吃喝玩樂已虛耗完人生,還會關心社會嗎?」

另外兩位在大學工作的朋友說:「除了普通年輕人是失落一代,香港的高等學府也早已淪陷,教授要定期簽約續約,才能取得教職,不懂收聲就要收皮。試問為了生活及教席,你還可以多事嗎?而且現在的學士,很多已不是本土學生,研究生更少本地人,由教授,研究生到學士,已全部去本土化,本地還剩甚麼?你到任何一所大學附近行行,觀察一下過路人的使用語言,就會明白。」最後一位朋友說:「明明新年出來開心團拜,現在講講下似乎大家都準備移民說拜拜,獅子山下都早已日落西山,你們還見怪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