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網絡媒體衝擊和中共當局的肆意打壓。今年元旦前後,大陸不少媒體報刊因廣告收入驟減,入不敷出,紛紛停刊。但與之相對的,不受營利影響的中共黨報,卻出現「復活」現象。

今年元旦前後,《北京晨報》、《法制晚報》、《黑龍江晨報》、《新晨報》、《黃山日報·黃山晨刊》、《贛州晚報》、《安陽晚報》、《郴州新報》、《華商晨報》、《京郊日報》、《亳州新報》等十多家大陸媒體停刊的消息密集出現。

而早在去年元旦時,已經有《渤海早報》、《台州商報》、《湘潭晚報》等十多家報紙休刊;下半年又有《新疆都市報》、《淮南晚報》、《西部商報》、《羊城地鐵報》等二十多家報紙相繼停刊。

外界一般認為,大陸市場化媒體的停刊同網絡媒體興起搶了紙媒市場有關。

前《南方周末》報社記者方可成近日發表文章稱,互聯網「殺死」傳統媒體,這是一個全球性的現象。尤其是近年來智能手機和社交媒體的普及,更使得報紙雜誌的發行量和廣告額都出現「斷崖式下跌」。中國報紙的廣告收入從2012年的410億元急劇縮水至2016年的102億元,短短四年間跌去了大約四分之三。

但是文章說,傳統媒體在中國的衰落,有一個獨特的特徵:大批衰敗甚至停刊的都是市場化媒體,而黨報非但沒有停刊,反而普遍出現了收入增長的情況。

文章援引中山大學傳播與設計學院的王海燕教授和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的Colin Sparks教授最近在學術期刊《Journal of Communication》上發表的論文,詳細分析了這一變化。兩名教授的研究是基於對6家省級報業集團的104位高管和記者的深度訪談而完成的。

2012年後 市場化報紙硬氣不再

文章稱,在中國,傳統媒體大多以「報業集團」的形式出現,一個報業集團往往是圍繞一份黨報發展起來的,同時擁有至少一家市場化媒體。例如,南方報業傳媒集團是圍繞黨報《南方日報》發展起來的,旗下擁有《南方周末》《南方都市報》等全國知名的市場化媒體。

文章稱,無論是黨報,還是市場化報紙,它們都是國有媒體,但是市場化媒體一般擁有更大的報道空間,是出品調查報道的主力軍,而黨報則更多充當喉舌作用。

市場化媒體不僅在內容上更有突破性和吸引力,而且在商業上也頗為成功。從1990年代到2010年左右,有影響力的市場化媒體可以獲得豐厚的廣告收入,編輯記者的薪酬水平也較高。然而,這一切在2012年之後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一個大陸省份的報業集團主編回憶說:1997年,報業集團的一份都市報(市場化報紙)創刊,只花了一兩年就實現了盈利,廣告像流水一樣湧入,每年的廣告額高達三億、四億、五億、六億……而同一家集團的黨報,同期收入只有兩三千萬,二者存在天壤之別。

與豐沛的廣告收入並存的,是相對較大的報道空間。這位主編回憶:當時集團的社長幫他們抵擋了試圖影響報道內容的力量,讓他們擁有了相當大的報道自主權。「當時的都市報,用一個詞來說,就是『硬氣』!」

兩位研究者分析說,儘管市場化媒體並不真正享有完全的獨立自主,但它們在商業上的成功確實成為它們抵抗政治壓力的重要砝碼。

然而,隨著新媒體的衝擊,市場化媒體的廣告收入從2012年開始急跌,它們在新聞報道上也就不再「硬氣」。一家市場化報紙的資深編輯回憶說,政府官員之前都是以商量的語氣和他們說話,而現在指令則變成命令式的:「不准做!如果做了,就處罰!沒有商量餘地。」

黨報「復活」

與市場化媒體的衰落同時發生的,是中共黨報從一個相對影響力較小、收入較低的位置上「復活」。其原因是,黨報擁有了多種新的收入來源。

首先是各地政府為黨報提供了直接的財政補貼。例如,《廣州日報》在2016年一年就獲得了3.5億元補貼。這些補貼往往用於支持黨報的新媒體項目,以實現「佔領互聯網輿論陣地」的目的。

其次,在反腐高壓態勢之下,地方官員選擇把錢花在黨報廣告上,投放了不少推廣政績的形象廣告。此外,一些在官場內建立關係的非正式途徑被堵上後,官員們需要更多通過閱讀黨報來了解政策風向。

此外還包括,地方官員通過增訂黨報的形式,展現自己的政治意識過硬。這使得很多黨報的發行量不降反升。

目前,這篇文章在大陸網絡上已經被刪除。

政策左轉 媒體言論收縮

上述文章側重強調了市場化的作用,如廣告收入的急跌造成市場化媒體不再「硬氣」。但另一方面,早前專家分析認為,中共當局近年不斷打壓新聞自由,收緊媒體空間,使報紙缺乏獨到分析和獨家消息,更是造成媒體關門的重要因素。

旅美政論家胡平早前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其實這些報紙本來都是官方媒體,寫的東西都和中共黨中央保持一致,但當中共中央進一步收縮言論管控時,他們能夠說話的空間就大大縮小。

他以《法制晚報》為例,「談法制的報紙,因為報紙總要登一些社會上不符合法制的現象,給出一定的批評,(中共)當局現在越收越緊,這種空間就越來越小。」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也表示,媒體倒閉潮有多種因素,但其中輿論控制現在非常厲害,所以它不需要那麼多媒體,尤其是自由派的媒體。現在中共的理論宣傳、輿論政策「左轉」得非常厲害,導致中共黨內偏向自由派的一批人空間越來越小,及至被完全封死。

中國《現代傳播》2017年第11期曾發表的「新媒體環境下中國調查記者行業生態變化報告」顯示,與6年前的相關報告做對比發現,中國大陸傳統媒體調查記者從業人數減少幅度達57.5%。在2011年首次調研的74家傳統媒體機構中有30家媒體已經沒有主要從事一線調查報道的記者,整個調查報道行業面臨人才流失和隊伍萎縮的嚴峻考驗。

去年9月,港媒《端傳媒》曾訪問了二十多位中國媒體人,有時政期刊資深編輯表示:「現在做新聞,知道甚麼才是本質,但不能寫。要假裝不知道背後有大佬,就寫表面現象。」「現在最可怕的,是我們不知道『底線』在哪裏,底線到底有多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