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報告顯示,因為貿易緊張情勢未解和中國經濟持續放緩,中國大陸企業在2019年正在面臨新一波倒閉潮。

據法國貿易信貸保險公司裕利安怡(Euler Hermes)的最新報告指出,由於中國大陸經濟放緩,對於國營與民間企業帶來衝擊,2018年的企業破產數量與上年相比增加六成。

報告提到,破產數量和債券市場違約率飆升跟2018年北京打擊「影子銀行」並試圖控制與縮減整個經濟體的信貸規模有關。

該機構預計,2019年中國企業的破產增速將再成長20%,並超過任何一個全球大型經濟體。

《日經亞洲評論》統計顯示,中國大陸約3,600家的上市公司中,約30%在2018年的淨獲利下降,預計約有400家公司是淨虧損。主要受影響的是面臨政府信貸打擊的中小型私營企業。

而北京當局為了降低企業所帶來的債務風險,信貸緊縮政策預計在2019年將持續推動,使得上述公司面臨進一步的壓力。去年中國企業的債務違約率已創歷史新高。

Euler Hermes的報告指出,中國今年企業違約將達到兩位數增長,主要有兩大原因,一方面是來自中國經濟的持續疲弱,特別是在信貸問題、一帶一路遇挫和國際貿易問題上;另一個重要原因則是當局越來越傾向於透過破產程序清理國有「殭屍」企業。

這些「殭屍國企」仰賴政府補貼生存,但從2017年以來,當局不斷壓迫銀行,以控制對陷入困境的「殭屍國企」的放貸。據陸媒報道,北京希望在2020年關閉所有「殭屍國企」。

日中併購諮詢公司AIS Capital的執行合夥人肖敏傑表示,北京當局的政策短期內對中國經濟將造成巨大衝擊,因為許多「殭屍國企」都是鋼鐵或貿易商業領域的老牌公司,一旦違約暴增,包括日本在內的各國恐面臨供應鏈斷鏈的衝擊。

展望今年中國的經濟情勢,加拿大知名時事評論家文昭指出,最新一輪的中美貿易談判即使有所進展,美國也會尋求某種形式的抵押,來保證協議被確實履行,估計現有的關稅將維持一段時間,而為確保關稅作為有效的抵押手段,美國在人民幣匯率上也會向北京施加壓力,不讓人民幣貶值,否則就抵銷了關稅的效力,也就無法保證中共履行協議,因此人民幣今後較長時間保持在較高的匯率位置上和維持關稅應該會並存,對中國出口將造成雙重不利的影響。

他表示,關稅戰帶來的是全球產業轉移和供應鏈重組的慣性,造成外資撤出大陸,一些中國本土製造業也會轉移到土地、勞動力價格更便宜的東南亞國家,帶來的後果至少將延續幾年之久,因為不可能上個月把工廠遷出,下個月看中美貿易達成協議,就又把工廠遷回中國。

文昭說,從大的形勢觀察,因為有這一系列的慣性延續,不僅是今年,其後幾年中國大陸經濟的繁榮程度,「應該是一年冷過一年」,具體何時能觸底,「現在還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