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2019年2月9日的不完全統計顯示,2018年至少有69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他們中包括農民、工人,個體經營者,退休老人,也有副教授、博士、工程師、校長、教師、農業專家、軍隊轉業幹部等社會精英人士。

被害者中有直接在監獄、看守所裏被迫害致死的,有被放回家後不久離世的,有在被關押期間遭迫害致殘、致瘋、致病,回家後長期受到病痛折磨而離世的,有在家經常遭受騷擾、驚嚇而離世的。

據明慧網消息,中共迫害法輪功近二十年,至今迫害依然嚴重,殘酷到對老年法輪功學員也不手軟。去年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平均年齡為60.8歲,年齡最大的是77歲。其中,70歲以上的有15人,60至69歲的有24人。

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省份是遼寧,15人遇害;其次是黑龍江,8人遇害。迫害最嚴重的城市為北京,4人遇害;其次是重慶、天津,各3人遇害。

2018年中國大陸各省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人數分佈示意圖。(明慧網)
2018年中國大陸各省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人數分佈示意圖。(明慧網)

2018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案例綜述如後:

在監獄看守所遭迫害致死

明慧網消息,36人在監獄被迫害致死,4人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被迫害致死。以下是部份在監獄或看守所裏直接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概況:

洪米素,52歲,浙江省溫嶺市新河鎮居民,2018年8月15日,在浙江省女子監獄裏被迫害致死。

2016年5月24日,洪米素被台州市路橋區法院枉判3年9個月之後,被非法關押在浙江女子監獄裏。

被關入浙江女子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會分配在除11、12監區外的13個監區裏,一般先被單獨關在封閉式的小黑屋裏,24小時由4個重刑犯人輪流看管,被強迫看誣衊法輪功的影視書籍、接受各類洗腦、寫「五書」(所謂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等)。

對不肯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警察和犯人就用侮辱、打罵、警棍電、打毒針、強迫吃毒藥、不讓睡覺、高強度做奴工、高溫暴曬、強迫在雪地裏爬、澆冷水等酷刑折磨他們。

監獄裏有一個所謂的「心理諮詢治療室」,平時鎖著大門,外人不得進入,其實是對所謂的思想犯(包括基督教徒)等進行精神摧殘、打毒針的地方。

8月15日,洪米素在這個魔窟裏被迫害致死。

金順女,66歲,遼寧撫順市朝鮮族人,2018年9月19日被警察劫持,非法關押到南溝看守所,期間被迫害致昏迷不醒,10月10日含冤離世。

金順女於2002年11月被非法判刑13年;2003年4月8日,被送到遼寧女子監獄,遭受暴打、體罰和禁止睡覺等慘無人道的折磨。

孫敏, 50歲,鞍山市優秀教師,曾遭到綁架、洗腦、勞教、判刑等迫害;2016年6月,她再次被綁架,被非法判刑7年,後被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2018年3月8日,在該監獄裏被迫害致死。

崔海,69歲,武漢市居民,遭5年冤獄折磨,從武漢女子監獄出來時頭髮枯白、骨瘦如柴。19天後,於2018年1月1日含冤離世。

李德成,72歲,遼寧省蓋州市人,遭受中共迫害長達18年,在生前最後的5年多裏,被迫害得全身癱瘓,以致身體沒有了知覺;2018年3月22日晚,含冤離世。

遭受騷擾恐嚇迫害

張魯元,76歲,重慶社會工作職業學院副教授,屢遭中共非法勞教、騷擾、抄家、洗腦等迫害。因常年處於驚嚇之中,身體狀態每況愈下,於2018年5月左右含冤離世。

中共最害怕聽到的話

2018年5月12日,在多倫多上千名法輪功學員舉行的公開集會上,前加拿大國會議員李善(WladyslawLizon)說:

在中國,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但他們不孤獨,世界各民主國家的民眾在支持他們。我確信,很快就會看到成功,善的一方將戰勝邪惡。」

加拿大「同一個自由世界(One Free World International)」主席沙菲(Majed El Shafie)說:

「你(中共)可以殺死一位信仰者,但你沒法殺掉信仰者心中的信仰。」

2018年6月20日,在華盛頓六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舉行的集會上,美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資深成員達納羅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說:

「我支持你們的理念。我支持你們代表的所有……今天我要說,我為可以和你們站在一起而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