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加州,一些特殊的生物已經適應了城市環境並在城市中繁衍生息。據美國之音報道,一些環境保護倡導者說,城市對一些瀕危物種來說可能是一個完美的人造空間。 

鸚鵡和烏龜有甚麼共同之處呢?它們的祖先都曾移居到這片城市叢林,而南加州並不是這些動物的故鄉。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環境與可持續發展研究所的教授厄休拉.海斯說: 「聽聽這些鸚鵡在室外的叫聲,它們可不是安靜的鳥。」 

厄休拉.海斯也是一位鳥類愛好者。她救助並收養了一些鳥兒。她說:「它們來自墨西哥東北部的塔毛利帕斯州,在那裏它們已經瀕臨滅絕了。」 

住在鸚鵡附近的居民哈弗林.羅斯.奧瓦隆說: 「它們一點也不安靜,但是這些叫聲已經在你的生活中了,你每天都在聽,如果有一天我沒有聽到它們的叫聲,那我就知道真的出了問題。」 

這些紅冠鸚鵡移居到南加州以來便在野外茁壯成長。它們已經被加州鳥類記錄委員會認定為當地的鳥類之一。厄休拉.海斯說:「它們已經成為加州公民了。」 

同樣的,紅耳龜原產於美國中部,現在也已經適應了城市環境並在這裏生息繁衍。它們現在遍佈美國和世界各地。這些龜和鸚鵡在洛杉磯地區的成功讓一些學者想知道城市是否可以成為幫助瀕危的非本地動物的地方。學者們認為城市在某種程度上就好像是動物園,但比動物園要好得多。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環境保護學教授布拉德.謝弗說: 「至少動物還是在野外生活,正在過屬於它自己的生活。這是龜或鸚鵡應有的生活方式,只是在不同的地方。」 

厄休拉.海斯說:「我們建了高樓大廈,舖了大片的混凝土,引進了完全不同的植被。在很多情況下,這導致了生物多樣性的減少,因為我們創造的許多棲息地並不適合本地物種生存,但另一方面,我們創造了新的生態區位和新的棲息地。」 

保護學教授布拉德.謝弗說,必須謹慎選擇引入非本地物種,以確保它們不會危及城市內外現有的野生動物種群。他說:「這種危險無處不在,我認為真正的問題是,我們能否通過儘可能最好的生態科學來減少這種危險,識別出哪些物種可以在城市裏茁壯成長。」 

他還說,離開熟悉的自然環境可能會給物種造成傷害。他認為應當謹慎地選擇物種引入,以避免傷害城市的生物多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