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第七輪貿易談判,正在北京如火如荼展開。談判過程的一舉一動,牽動貿易戰未來走向,備受國際矚目。

然而,你可曾留意到,在貿易戰場外,還有其它煙硝正在悄悄瀰漫?

「我們已經擊敗敘利亞的伊斯蘭國恐怖組織(ISIS),這是在特朗普總統任內,駐軍當地的唯一理由。」

去年12月19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宣佈,準備將長年駐紮敘利亞的2000名美軍撤離當地,引發各界震驚。稍後,特朗普又宣佈,準備將對抗「塔利班」(Taliban)組織的14000名駐外美軍,撤離阿富汗。

特朗普政府不但加速與阿富汗、塔利班進行和平協商,特朗普更準備於本周正式對外宣佈,ISIS已被徹底擊敗。

換句話說,美國超過17年的反恐戰爭,即將走入歷史,宣告落幕。

然而,為何特朗普在此刻急於從海外撤軍?

兩大理由 促特朗普海外撤軍

首先,自海外撤軍,是特朗普競選時的重要承諾之一,日前特朗普還在國情咨文中重申,「當我還是總統候選人時,我已驕傲地承諾要走一條新路,偉大的國家不會打沒有盡頭的戰爭。」

所以,自敘利亞、阿富汗撤軍,是特朗普在兌現競選承諾,完成選民對他的期待與囑託。

其次,自海外撤軍,更像徵著特朗普時代的國家安全政策重心,已從「反恐」全面轉向「反共」。特朗普政府認定的國家主要威脅,不再是恐怖主義,而是以中共為首的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

全面反制中共 特朗普多箭齊發

「這不是自由貿易國家」,「我會對中方課徵非常非常重的稅」,「他們(中共)認為我們是世界上最笨的蠢蛋。」早在2010年,特朗普接受媒體專訪時,便直言批評中共對美國的不公平貿易與國家掠奪行為。

自特朗普上任後,美方一改過去40年來對中共的友善綏靖政策,拋棄對中共「變好遷善」的幻想,務實地將中共認定為威脅美國的競爭對手,並採取多項戰略行動,對中國共產黨政權展開全方位反擊,重振美國一度孱弱的國力。

包括史上最大規模的經濟貿易戰,對華為和中興的科技戰及法律戰,對中共海外諜報網的反間諜戰,打擊北韓、古巴、委內瑞拉等共產或社會主義政權的政治戰等,都是特朗普政府用以反擊中共的作戰部署。

特別是在近期,隨著中美摩擦的升溫、中共對西太平洋與南海地區的軍事擴張,以及對台灣日益加劇的文攻武嚇,中美雙方空軍、海軍的交鋒事件日漸頻繁,中共軍方的挑釁行為越來越升級。

於是,美方不得不嚴正思考軍事戰略,展開對中共的防禦部署。近日,美方多位將領相繼表達對台灣的軍事支援、反對中共軍事干預台灣;加上過去4個月來,美國軍艦已經三度通過台灣海峽,種種不尋常跡象,皆反映美方已經準備對中共的軍事應對計劃。

因此,特朗普自海外撤軍,一方面固然是兌現對美國人民的承諾,將海外軍人帶回家鄉;但另方面,特朗普也在為中美雙方可能在北韓、台灣海峽或南海等地出現新的軍事摩擦做準備。先集中軍事力量,避免未來陷入多線作戰。

中共成為美國最大國安威脅 特朗普強硬反擊

那麼,為甚麼特朗普政府要對中共實施前所未見的強硬反擊?

一、中共是美國最大國家安全威脅。經濟,是美國重要的國家安全指標之一。長年來,特朗普身為富商,一直密切觀察中共這個共產體制進入世界經貿體系後,對美國帶來的衝擊與影響。

特別是中共利用自由貿易渠道賺取外匯、吸取美國資金,但卻始終不願開放國內產業與市場、補貼國有企業,甚至還不道德地竊取美企知識產權、強制美企轉讓技術等,結果導致美國本土產業受到重創,失業率上揚,貿易赤字也大幅增長,每年因知識產權遭竊造成的損失超過3000億美元。

然而,中共並未受到自由貿易的催化而改變極權體制,卻反而將共產政府的經濟與技術力量充實壯大,對美國經濟與企業構成嚴重威脅。

此外,中共還對美國發動綿密的間諜行動,統戰美國國內政商、學術界精英,並通過利誘威逼等手段來分化美國與其它盟國關係,甚至還大量輸出芬太尼等鴉片類藥物,毒害美國人民健康。

中共種種「超限戰」手法,已經凌駕伊斯蘭恐怖主義,成為美國最大安全威脅。

二、中共是東亞最大安全威脅。中共長年操控北韓金家政權,利用核武與導彈對東北亞及美國恐嚇威脅,並在南海地區的島礁持續擴大軍事化行動,中共還通過「一帶一路」項目對東南亞與西太平洋國家展開統戰滲透、設下債務陷阱、輸出貪腐,藉此達成政治滲透、紅色擴張的戰略企圖。

中共近期更公然在國際社會屢屢威脅外國企業與政府、霸凌台灣,壓縮中華民國的外交生存空間,並加大力度對台灣進行文攻武嚇,中共軍機頻頻繞飛台灣。中共無疑是東亞地區最大的區域安全威脅來源。

三、中共是全球最大安全威脅。與美國相同,世界許多國家都遭到中共諜報網絡的深入滲透,竊取政治、軍事、商業機密,甚至還暗中顛覆外國政權,創造對北京有利的社會輿論與國家政策。

中共還以華為、中興等與其它民營企業作為掩護,將中國製造的智能商品、通訊產品、網絡設備輸出海外,建造廣遍全球的監控網絡。

此外,包括北韓、古巴、伊朗等流氓政權,都獲得中共的扶持、金援與武器贊助,才得以對國際社會構成威脅;而包括本‧拉登與阿蓋達組織、塔利班、哈馬斯等恐怖組織,也都曾獲得中共的豢養扶植。

不但如此,散佈在中南美洲、非洲等地的獨裁暴政國家以及委內瑞拉等社會主義政權,也都是公開或暗地裏獲得中共的「大撒幣」支持、投資或提供武器,以遂行中共赤化世界、稱霸全球的長期戰略目標。

毫無疑問,全球社會共同的安全威脅正是中共政權,中共堪稱全球最大恐怖主義份子。

四、中共是十多億中國人民最大安全威脅。中共對中國人民的荼毒、迫害、壓搾,幾乎無須筆者贅言。中共建政迄今70年,造成中國人民非正常死亡者超過8000萬人。

如今,中共不僅仍對中國人權極力打壓,對網絡言論嚴加封鎖,對全國城鄉百姓晝夜監控,對新疆維吾爾人瘋狂抓捕,對信仰自由嚴重迫害,甚至還持續對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

中共政權無疑是中國十多億人民的最大安全威脅,也無怪眾多網民將美國駐華大使館的微博當成網絡「開封府」,屢屢留言申冤,要求美方堅持貿易戰,打倒中共政權,拯救中國百姓。

眾多中國網民在美國駐華使館微博留言,請求美方打倒中共。(美國駐華大使館微博截圖)
眾多中國網民在美國駐華使館微博留言,請求美方打倒中共。(美國駐華大使館微博截圖)

特朗普政府全力反共 貿易談判是起點

「從蘇聯到古巴,到委內瑞拉,只要真正的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被採納,都會帶來煎熬、毀滅和失敗。」儘管特朗普尚未直接點名中共,但他連年在聯合國大會上與諸多重要場合,都直言不諱地譴責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政權帶給人類的危害與創痛。對中共的震懾警告,早已意在言外。

過去40年來,美國在中國共產黨的長期利用、滲透、訛詐、掠奪下,也一度深受其害,經濟垂危、國力衰頹。

如今,在特朗普執政下,他帶領美國重振經濟、恢復實力,並明確指出美國此刻最大的威脅對手不是恐怖主義,而是豢養諸多恐怖主義與流氓政權來威脅美國的中國共產黨,就連中國人民也是中共統治下的受害者。

故而,特朗普全面展開對中共的反攻佈局,並通過強大的貿易戰火擊潰中共蓄積多年的經濟力量。

雖然特朗普12日表示,如果這次中美貿易談判有望達成真正協議,特朗普會考慮推遲加徵高額關稅的期限,使得部份人士認為特朗普「放軟了」,甚至讓中共竊以為喜。

但請注意,特朗普強調的是「真正協議」,「我希望這是一個真正的協議,不是個只能在一年內看起來還不錯的協議。」

換句話說,特朗普要求的是能落實中方結構性改革的真正協議。再者,即使雙方達成協議,並不意味著貿易戰就此永遠停火,特朗普仍將保留部份火力,用以後續監督北京是否真正落實貿易協議。

倘若北京仍是敷衍應付、拖延待變,不願落實最核心的結構性改革,不願放棄不道德的竊取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與不公平的國企補貼、關稅壁壘,那麼北京未來很可能再遭遇規模難料的砲火襲擊,甚至中共官員與機構可能進一步遭到金融制裁。

別忘了,嚴格監督、落實到位、確保品質、結實耐久,向來是特朗普對旗下建築物的要求標準,也是眾多政商名流對特朗普地產趨之若鶩的主因。

如今,特朗普的經商準則,正一步步體現在他對外國事務的協商談判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