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假日的午間時分,與內人相偕帶著兩隻狗兒來到附近的國小,這中午的天空灰濛濛的,雲層甚厚,陽光未嘗露臉,我們坐在榕樹下的石桌旁,感覺有點涼意,顯得有些懶散,很想回家睡個午覺,可是既然來了,還是拿出茶具,架爐燒水,泡起茶來。待茶水入喉,寒氣全消,精神振奮,才開展了筆記本,一邊品茗,一邊書寫起來。

書寫一陣子之後,我抬起頭來看看這間美麗的學校,有優美的建築,翠綠的草皮,暗紅的PU跑道,還有高大的樹木,有涼亭,有籃球場,有景觀池,潔淨的校園,清脆的鳥鳴,就是這樣美好的環境,讓我整個心情也跟著歡愉起來。

然而我仔細看看這周遭的一切景觀,哪一樣是屬於我的呢?嗯!沒有一樣是屬於我的,連這石桌石椅也不是我的,唯一可以說是我的,只有我的心情、我的感受。坐在這個優美的環境泡茶書寫,內心就升起了歡愉的感受,而只有這個歡愉的感受是屬於我的,其它的都是外在的,都是別人的。

其實不僅僅是這國小的一切不是屬於我的,我看看身旁的內人,也不是屬於我的,她只是我相互依靠的對象,只是身心平衡的伴侶。我能從她身上獲得生活的便利,生命的豐富,身心的舒展,情感的寄託,我可以從她那裏獲得很多很多,可是我卻不能擁有她,因為她是個有自主性的個體,只屬於她自己,不可能屬於我的。

同樣的,這兩隻忠心的狗兒,能帶給我當主人的權威性。在牠們的心目中,我或許是牠們的神,可以給予牠們食物、居處,可以讓牠們安心的生長,具有控制牠們活動的權利,但是牠們也不是屬於我的。只能說,我是藉由牠們獲得了主掌權威的快感,豢養寵物的慰藉。

於是當如此理解時,這些茶具也不是屬於我的,我只是藉由它們來達到品茗的閒適,我從它們身上獲得了閒適的心情,卻不曾減損它們的存在。就算是這些花生仁、蠶豆酥等零嘴,雖然讓我吃了,我可以真正的擁有了,可是它們進入到我的身體裏,轉換成了能量,支持我生命的活動,它們可以說是屬於我的一部份,可是如果有其它的食物,可以支持我活動的運作,那麼這花生仁、蠶豆酥也不必然是我的一部份,而且就算我吃了,轉化成能量消耗掉了,轉化成排泄物排放掉了,那它們在我的身體裏只是過客,而不能是長久的居住。

由此看來,外在的一切都不是屬於我的,它們只是維持我的生命運作,只是協調我的身心平衡,只是給我體會,給我感覺,甚至給我歡愉的感受、閒適的心情。所以說,一切外在的人、事、物是用來維繫我的生命,豐富我的人生,我只是藉由這些外在的人、事、物來成就我的人生。

所以世間上的一切,只是協助我去完成人生的旅程,我並沒有權力去擁有他們,而他們也不是屬於我的,我只是藉由他們來完全我的生命。因此,在這個世間,我只不過是個寄旅而已,不曾真正的擁有甚麼,就算是百年之後,也不帶走一片雲彩。人生,該把握些甚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