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疆再教育營的維吾爾音樂家黑伊特的生死受到外界關注。土耳其據早前對其已死的報道,要求中共關閉再教育營。中共發佈一段影片證明其還「活著」。但人權組織對該影片表示質疑。

土耳其公開批評新疆「再教育營」的狀況及關注黑伊特(Abdurehim Heyit)受虐致死的消息後,中共官媒央視旗下的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土耳其語服務,周日(10日)晚在社交網站上發佈影片,片中出現自稱是黑伊特的男子,指自己涉嫌違反國家法律,現正接受調查,他又表示健康良好,而且從未受到虐待。

但世界維吾爾大會發言人迪裏夏提認為,中共在土耳其政府發出強硬聲明後,突然發佈有關影片,相信是有特定的政治動機,影片仍有待核實。

音樂家「活著」影片被質疑

迪裏夏提周一(11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因為中國在當地採取強硬的監控措施,所以從當地獲取這些訊息都是非常的困難,因此從當地不管流出甚麼訊息,都需要去進一步核實。」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潘嘉偉對自由亞洲電台說:「時間上的巧合令人難以避免去懷疑,影片裏他(黑伊特)的神情、說話方式很不自然,所以都很令人擔心他在甚麼地方、甚麼環境、甚麼時候、甚麼情況下拍攝,究竟是否在生?都沒有人可以解答得到。」

潘嘉偉表示,中共政府應該讓他與家屬、朋友、傳媒在沒有任何干擾、騷擾的情況下接觸、聯絡,這才是一個可以真實證明到他現在安全的方法。

中共慣用強迫電視認罪手法

在中國,「犯罪嫌疑人」被強迫在電視屏幕前按照當局的「劇本」認罪或發表聲明,是當局慣用的手法之一。

美國康乃爾大學人類學教授馬思中(Magnus Fiskesjo)在推特上表示,該影片的拍攝地點、黑伊特的語調還有周遭環境都不明,不禁讓他聯想到中共政府慣用的強迫電視認罪手法。 他表示:「強迫電視認罪通常是透過虐待特定對像來迫使他們在屏幕前認罪,並在影片內讓受虐人表現得很正常。 」

「國際社會的壓力是有幫助的」

土耳其外交部發言人阿克索伊(Hami Aksoy)9日發出聲明,阿克索伊引述黑伊特在新疆「再教育營」中死亡的報道,批評中共對維吾爾人實施「有系統的同化政策」,呼籲聯合國介入。

潘嘉偉說,如果不是土耳其政府為當事人發聲及對於「再教育營」的情況出聲的話,是看不到中共突然在昨天(10日)發佈影片的,這些跡象都顯示,「國際社會的壓力是有幫助的,只要我們(發出)更多的聲音,要中國政府更多交代其它的個案及這些(再教育)營裏面的真實情況。」

但他認為,中共邀請外交官員到當局安排的地方視察,以及「製造」報道讓當事人發聲,無助於外界了解「再教育營」的情況。

聯合國人權問題專家、學者和活動人士估計,多達100萬的維吾爾穆斯林少數民族的人被中國當局送進「再教育營」,進行政治洗腦,一些人在那裏受到酷刑,甚至死亡。

「烤肉式」用刑影片曝光

近日,從新疆逃亡至土耳其的東突厥斯坦民眾,在臉書上分享了一段中共警方虐待新疆異見人士的影片。影片中可見穿著藍色囚衣的新疆人被五花大綁捆在刑具上,由一個中國警察負責拷問,另有警察操控刑具。

示意開始用刑前,他們對新疆人說,「你違規啊,現在受罰啦,開動!」

影片顯示,刑具開始不斷旋轉,被上刑的新疆人好像被套上了黑頭套,被迫做出360度自轉動作,期間他不斷發出嚎叫,警察們叫囂道:「看你還敢不敢違規,快一點」,負責操控刑具的警察加快刑具的旋轉速度,過程慘不忍睹。

影片曝光後震驚大批外國網民,許多人不能理解為何中共當局使用如此暴力的手段,欺壓新疆的平民百姓,更有華人網民直言這樣的用刑方式「像烤肉,好可怕」、「恐怖國度」。

哈薩克族9警察被指偏袒本族人被捕

正當土耳其指責中共在新疆侵害人權之際,又傳出新疆巴裏坤縣9名哈薩克族警察2018年初在處理牧場糾紛時,被指偏袒哈薩克族一方,事後卻被自家的公安系統拘留,至今下落不明。

哈薩克人權組織「阿塔珠爾特」(Atajurt)創辦人賽爾克堅(Serikjan Bilash)日前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巴裏坤哈薩克族自治縣薩爾喬克鄉境內,經常有漢族貨車司機為逃避高速公路收費站,將車輛開進草原的牧場,於是和牧民產生糾紛。

賽爾克堅表示,先前當地牧民為保護草原,曾多次向地方政府投訴,但無人理會。2018年2月初,這些牧民出面阻擋貨車開進他們的草原,要求司機從收費站通過,導致雙方發生衝突。

他說,整起衝突共有約40名哈薩克人被捕,其中9人卻是處理衝突事件的哈薩克族警察。官方的理由是,這9名哈薩克族警察和本族牧民「有密切關係」,有偏袒之嫌。

來自新疆、目前旅居哈薩克阿拉木圖的哈族婦女阿曼莎表示,在這宗事件中,她的家族裏就有努爾伯裏及賽爾佔2名警察被捕;賽爾克堅說,這2名哈族警察是在2018年2月5日於新疆被捕的,至今下落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