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9日)上午,美國法拉盛舉行2019年中國黃曆新年大遊行,當日,親共團體組織了數百人揮舞紅旗「佔領美國街道」,就在嘉賓觀禮台前,營造整條街「紅旗飄飄」的政治效果,親共團體主席李華紅在現場邊走邊吆喝指揮:「把(紅)旗子全部搖開來!」

遊行每年是由華裔與韓裔輪流打頭陣,今年輪到韓裔花車與隊伍領頭。主辦方華商會希望通過遊行表現出「生活在美亞裔人的價值,屬於美國價值的一部份」。

華商會總幹事表示,遊行要「充份讓主流社會了解我們的感恩」和展現亞裔的多元文化,讓他們「再以美國人的身份,發出聲音做出有為有守的主張。」

然而,除街頭「一片紅色」外,一面美國國旗也沒有。這些紅旗規格、高度、折痕一致,整齊劃一。

有組織的「搖旗」領賞

上午10點半,那邊100多個參加遊行的單位,在友聯街側街集結,這邊的親共團體,則在7號線地鐵總站旁的緬街主街上集結,小頭目忙著分發統一的紅旗。轉眼間,領旗者一人一旗,每人按照頭目的安排,佔據了緬街從地鐵口到三福大道的每一個鐵馬護欄位置。

《大紀元》和《新唐人》的記者分別發現,當中一些人承認是因為有錢派才出來舉旗,這些人需要提前報名,向各自的「小隊長」領旗,小隊長只發旗子給自己認識的人。每隊站的位置都是定好的。

有的小隊長可能臨時有人沒到齊,就臨時從街邊拉認識的老鄉。有個男性小頭目給人發旗,說今年30元,去年50元,把紅包收好(紅包裏裝著錢)。

一個分管的藍衣男子朝小隊長喊:「你認識不認識她,不認識不要給」。她喊「認識認識」。一名「紅旗手」說,「不能亂站,一個鐵馬一個人。規定你站這個地方,你不能亂走。」

其中一個灰衣中年頭目用上海話吩咐周圍的人:「如果有人搭訕,不要搭訕。」還吩咐他們:別讓陌生人過來拿旗。

這名灰衣中年頭目就是今年1月12日晚上,在紐約林肯中心廣場上,干擾神韻演出的親共分子之一。記者發現,至少4名參與干擾神韻演出的親共分子,都是這次新年遊行中組織「佔領美國街頭」的頭目之一,包括李華紅。

11點遊行開始,李華紅尖銳的嗓音沿著緬街厲聲喝斥:「把旗子全部搖開來!」。

去年這批人曾把紅旗綁在鐵馬護欄上「佔位」,但今年主辦方和警方不再允許。不過,還是有一名「紅旗手」與華商會工作人員一度產生爭執,華商會工作人員怒責「紅旗手」:你還敢這樣?這是美國!

遊行結束後,回收紅旗的人每人扛著三兩支紅旗,魚貫進入緬街41-46號門洞內,進門右側,一名男子將回收的血旗立靠在牆上,一根根清點後,掏出錢點數給一人,這人轉身再分給一名女子。

2月9日法拉盛新年遊行結束後,一名男子將回收的血旗立靠在牆上,一根根清點後,掏出錢點數給一人,這人轉身再分給照片上的女子。(大紀元資料室)
2月9日法拉盛新年遊行結束後,一名男子將回收的血旗立靠在牆上,一根根清點後,掏出錢點數給一人,這人轉身再分給照片上的女子。(大紀元資料室)

2014年,在皇后區刑事法院的一次庭審中,檢察官曾盤問李華紅,既然沒有工作,她擺攤攻擊法輪功的資金從何而來?李華紅沒有做出正面回應。

據《紐約郵報》報道,2012年1月21日,中共政法委系統的官員朱一彪,特別到紐約向李華紅頒發「敢鬥獎」。

搖紅旗 遭華人斥責

法拉盛圖書館對面、恆通銀行前,一對老年夫婦站在一名揮舞五星紅旗的婦女旁,不時抱怨紅旗一角飄到他們眼前遮擋了視線,見中年婦女任由紅旗飄揚,兩人的不滿升級:「跑來美國享受自由,卻要把這裏變成(中國)東北,真是自掘墳墓。」

去年新年遊行時,中共血旗從緬街圖書館前的觀禮台一直延伸到三福大道,而今年的旗子陣線更長,從橋底另一側已經遍佈血旗,共佔滿3個街區。

血旗規模空前,一名大陸移民說,感覺「文革」回來了。觀禮台上的嘉賓也感到刺眼。去年新年遊行期間,有議員和高階警官立即詢問,「這些人在做甚麼?佔領美國嗎?」

美政府應緊盯中共滲透

中共利用華僑華商編織的政治網絡,已越來越被國際社會認識。胡佛研究所歷時一年半時間完成、由32位研究中國問題的傑出學者聯名發表的「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惕」報告中指出,中共政府通過誘導及鼓勵的方式,讓海外華人為它的利益服務,在美華人應該了解這一新形態的本質,美國政府也應採取必要措施,以防範妨礙自由的威脅活動。

如果華人服從中共指令,將來或受審查,最終成為受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