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藍淺白,濤聲和海鷗的鳴唱從海天之際傳來。一葉扁舟蕩漾於碧波中,海鳥翱翔盤旋,天人合一,物我兩忘,心曠神怡……古琴曲《鷗鷺忘機》恬靜空靈,如詩如畫,意境雋永。

《鷗鷺忘機》又名《忘機》,乃宋代(浙派琴家)劉志方所作。「鷗鷺忘機」一詞源於《列子‧黃帝篇》的寓言《好鷗鳥者》。講的是有個愛鳥的漁夫,每次清晨出海都會有成群結隊鳥兒向他小船飛來,有時竟達一百多隻。他的父親說:「海鳥都喜歡和你一起玩耍,你捉幾隻回來讓我玩玩。」第二天,他又照舊來到海上,一心想捉鳥,然而海鷗只在高空飛舞盤旋,卻再不肯落下來了。

「忘機」是道家語,意思是忘卻慾望、算計、功利之心,自甘恬淡,與世無爭。「鷗鷺忘機」即指無巧詐之心,異類可以親近。「人能忘機,鳥即不疑;人機一動,鳥即遠離」,正如李白詩云「天清江月白,心靜海鷗知」,天地萬物皆有不可欺的靈性,心念感應的傳導力量是不容忽視的存在。

反求諸己,只有心地善良,純正無邪,光明磊落,不存利害之心,使自己回到與萬物相和諧的質樸單純狀態,才能人與人之間日臻祥和,而且能感受到「鳥獸蜂蝶,自來親人」的天然樂趣。

明清以來,這首指法細膩、清幽淡遠的古琴金曲倍受青睞,能否彈得高妙脫俗又怡然生趣,很考驗琴人的修養功力。在《神奇祕譜》、《琴苑心傳全編》、《五知齋琴譜》、《詩夢齋琴譜》、《治心齋琴學練要》中,都有探討彈好此曲的心得。「海翁忘機,鷗鳥不飛,與坐忘意趣同耳」, 琴者「淡逸幽俊,對之塵想一空」,「氣舒意暢,一派天然」,方能達到「海日朝暉,滄江夕照,群鳥眾和,翱翔自得」的意境。明朝《楊西峰重修真傳》琴譜中,給《鷗鷺忘機》配了兩段歌詞,琴歌的小標題分別為「機止」和「坐忘」。

「萬里歸船弄長笛,此心吾與白鷗盟」,北宋詩人黃庭堅表達了對「鷗鷺忘機」這種境界的嚮往。「凡我同盟鷗鷺,自今日結盟之後,來往莫相猜。」這是民國才女張充和年輕時在海邊的祈願。幾年後,她得到了這樣的緣份——實誠透明的德裔美籍夫君傅思漢。49年1月,遠渡重洋,雙雙赴美。彈奏《鷗鷺忘機》最有韻味的古琴大師查阜西先生,贈給她的結婚禮物就是宋代古琴「寒泉」。遠離紅朝血海,「但借清陰一霎涼」。張充和在耶魯、哈佛等20多所大學傳授書法和昆曲。晚年她用三個字概括恩愛一生的伴侶——「老實人」。

老實人說老實話,辦老實事。與奸詐的心機截然相反,有顆樸素的真心。擇偶、交友、幹事業,如果缺少這份單純樸實的基礎,多半不會長久。耍小聰明,心浮氣躁,貪財好色,耐不住寂寞,無法腳踏實地專心地做好事情。因為成功是要從最低微做起,長期忍耐付出的。錢鍾書說過:「大抵學問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養之事,朝市之顯學必成俗學。」在聲色犬馬的紅塵濁流中,只有素心人才能靜得下來,淡定地看書、搞研究。

世上很多事情的表與裏是反過來的,看似呆傻古板、緩慢,實則嚴謹刻苦,精益求精,嘗試創新。表面靈活快捷,背後是偷工減料,山寨抄襲,粗製濫造的豆腐渣。一個國家從上到下的急功近利、好大喜功,換來的是帶血GDP、房地產泡沫、生態環境的嚴重惡化、247個癌症村……

急於成名、急於發財、急於升官,趨炎附勢,潛規則陪睡上位,光鮮亮麗,八面玲瓏,左右逢源,機關算盡太聰明,「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桃花扇》中的唱詞)

去年的諾獎頒給三無科學家屠呦呦,像是上天讓世界認識中國傳統的中醫中藥有多麼博大精深。為此做出貢獻的,是屠呦呦這樣默默無聞的中國知識份子,「不善交際,比較直率,講真話,不拍馬屁,更不會去迎合領導的意圖。不管對方是老朋友還是領導,她都直言相諫」, 結果一再被黑箱操作的學術評價體系邊緣化。這種在劣幣逐良幣的制度下很吃虧的個性,不媚上,不從眾,守正不阿,「不合時宜」,頗有遺失的古人風骨,也是真正的科學家素質,思想獨立,實事求是。

恢復中國的傳統文化不容易,為之努力奮鬥的中國人一樣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