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前夕,一批常年在京上訪的民眾近日再度要求「官員公佈私人財產」。沉寂一段時間的這一社會普遍訴求再起。

據美國之音和維權網的報道,黃曆新年過後不久,中共的年度「兩會」就將登場。年假最後一天(2月10日),堅持在京上訪的一批訪民在北京南站拉起寫有「強烈要求官員公開私人財產」的紅色橫幅,並上傳網絡。

這次街頭行動的一位參與者的家屬廖先生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在回答為甚麼不為個案舉牌鳴冤,而要提出社會大訴求的時候,他表示,這是大家的事,他們個人也是有訴求的,但大家的事情辦不好,個人的事情也沒有法解決。

「你看,底下腐敗的那個樣子,我們上訪都十四五年了。就國家整個事情來說,(我們的個案)看來也不算是大事了,真的都是小事了。實際上政府部門的腐敗現象太嚴重了,那講起我們個人的事情也是很慘的。」

廖先生說,他的妻子「2005年因為上訪被勞教一年,2015年又因經常在網上呼籲,被判了兩年半,去年春天才出來」。

參與拉橫幅的一位男士對美國之音表示:「由於這些黨政官員為了個人的利益,不擇手段,貪、腐敗,所以我們要求,官員公佈自己的私人財產,公佈他們的財產來自合法(渠道)還是來自非法(渠道)。」

據維權網的報道,政府官員公開財產,是每一個法治國家都遵循的規則,這種規則遠比空喊「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強百倍!西方國家今天的廉潔,就得益於官員財產公開、納稅人都可以核查。早前曾有人在全國「兩會」上提出官員財產公開,但是反對者超過90%,所以至今「兩會」對官員財產公開制度從未進行過表決。

獨立評論人士光遠對美國之音說,之所以中共這麼多年一直沒有公佈官員個人財產,是因為害怕被追究,這些財產哪裏來的?他認為中共不會公開的,以後也不會公開。儘管呼聲高,也肯定不能實現。

就在日前,一套所謂的監管中共官員的人工智能系統在大陸30個縣市進行了試點測驗,但由於受到當地官員抵制,該系統的運用在多地被叫停。

據港媒2月5日的報道,這套被稱為「零信任」(Zero Trust)的人工智能系統是北京當局針對反腐做出的一大嘗試。

據開發人員說,「零信任」系統能整理出公務員錯綜複雜且多層次的社交網絡來分析他們的行為,並做出相應判斷。

比如,如果系統檢測到某官員或他親友名下收到一大筆來源不明的存款、買了輛新車或是投標了一項政府合同,機器就會自動計算當事人正在從事腐敗行為的可能性。一旦概率超過既定界限,系統會通知有關監察部門。

據統計,2012年以來「零信任」系統已幫助有關部門識別了八千多名公務員的各類腐敗行為,包括貪污、濫用公權、任人唯親等。

據報道,該系統至今僅在30個縣市進行了試點測驗,並且都集中在相對貧困的偏遠地區。有研究人員表示,之所以這樣選試點,是為了避免引發官僚的大規模抵制,尤其是那些強勢的官員。

儘管如此,還是有一些地方已叫停了「零信任」系統。仍在使用「零信任」系統的人正面臨著巨大的壓力。開發人員對其在全國範圍的推廣基本不抱有希望。因涉及敏感話題,該系統對外處於半保密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