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年後如果遇到一般的小春天氣,我的阿姨們都喜歡出去踏青,其實我母親也喜歡,只是現在忙於生計,暫時沒有了這種閒情,以前往往是她號召,率領我們出遊,大家自然也願意去隨喜,帶上一些好吃的點心與瓜果,一家人的祥和也惹來周圍鄰居們的羨慕。

我們走的地方並不太遠,但附近的鄉野也自然有它江南小村風雅的景色,值得偶爾一陣子的躊躇與涵詠。我們去看蘆花賞夕陽追田間的雲雀,妹妹愛一人去採紫色的野穗,雜以其它的或白或黃或青色的野卉回家中插花,因為總是跑的離我們遠,兼又是個女孩子,所以常受到母親的呵責。但也因為她的勤奮,增加了我們野外植物的知識,她有次摘了一根像竹子但又不是竹子的東西,葉子珊珊可愛,我們驚訝之下,找到它的所在,把它挖了回去作成了一個小盆景。

母親與她的姊妹們自小就是從鄉野間長大的,她們在這種情形都不會放過在田埂尋找野菜的機會,她們也真是這方面的高手,不一會兒就有了大把的野蒜苗,有時她們居然挖出像樹脂狀的土塊兒,我還以為是傳說中的神秘的太歲。她們在尋找野菜方面似乎也不太容易滿足,一個地方沒有了,她們又有了去下一個地方繼續挖掘的興趣,當然,我也無所謂,不外乎跟她們到處走走而已。

因為天氣的和暖,二月的微風下,田野間的油菜花也開了,呼吸著它濃郁的氣息,田埂上嫩黃的青苔猶有桃花、李花的殘瓣落在土裏,而匆忙的步履過後有飛不盡的蒲公英,像極了一幅沒有鏡框的立體西洋油畫。母親與她的姊妹們似乎沒有注意到這些,她們採了許多的椿芽,商量著回去如何的用新鮮雞蛋來煎炒,才能烹飪出它自然清香的好味。

據說現在日本和高麗的鄉間,每逢這樣的好時光都要舉行慶祝的,白天戴上菖蒲草在田埂間跳舞,晚上點燃火把遊行。至於詳情如何,我沒有去過,所以也無從知道,只在NHK的作品中發現過它的芳蹤,但如這一類的鄉俗應該是從中國的唐宋時期傳過去的,這個可以從《武林舊事記》或者《東京夢華錄》的文獻做出考證。

終於到了日暮,當田埂上浮起一層蒼茫的青煙,田間芳草萋萋,遠處黃狗相吠,我們提著一天的收穫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