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秦皇島市法輪功學員左洪濤被非法判刑13年。

1月14日,吉林76歲法輪功學員、退休教師宋兆恆被非法提審,當天迫害致死。提審間,法官軟硬兼施,利用她女兒逼她放棄修煉,揚言不轉化就判9年。

1月23日,85歲的吉林榆樹法輪功學員徐景超被冤判2年6個月緩刑3年,勒索罰款一萬元。

明慧網統計,2019年一月份,中共至少將50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庭審分佈十五個省、自治區、直轄的32個城市。

判刑最嚴重地區是:山東10人,吉林7人,河北、遼寧各5人;貴州、江蘇、內蒙古各4人;黑龍江3人;安徽、廣東、天津各2人。

判刑最嚴重城市是:長春7人,秦皇島5人;日照、畢節、海拉爾各4人;太倉3人;阜陽、瀋陽、淄博各2人。

此外,今年1月份,中共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156,000元。其中,法庭非法罰款155,000元,警察搶劫1000元。

迫害案例:
幾張圖片 師範學院教師被誣判

廣州市海珠區法輪功學員、大學教師曾浩,僅因在QQ空間中轉載了幾張與海外神韻演出、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相關的圖片,2017年8月10日在自家樓下買早餐時被廣州市海珠區國保大隊、江南中街派出所、青葵居委會非法關押到廣州市海珠區看守所。

2019年1月29日上午,在沒有通知到律師、沒有律師和家人出現的情況下,廣州市海珠區法院對曾浩非法宣判,曾浩被誣判3年6個月,勒索罰款一萬元。

曾浩已聘請律師上訴。對於海珠區公檢法人員的違法行為,曾浩家人已依法向各級法院、檢察院、監察委、人大進行投訴和控告。

2018年7月27日,廣州市海珠區法院對曾浩進行非法庭審。律師指出:「這完全是有預謀的綁架。曾浩QQ空間的兩個影片、三張圖片與警察的指控毫無關係。」

「從法律上講,修煉法輪功、傳播法輪功真相、持有法輪功出版物是完全合法的,是憲法賦予公民的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香港、台灣及海外到處都有法輪功修煉者在講述法輪功真相,沒有任何社會危害性。」

「曾浩無罪」,律師要求法庭當庭無罪釋放曾浩。

律師還鄭重告誡:「真正破壞法律實施的是檯面上的傀儡和幕後操縱的蓋世太保,而不是這些信仰群體。」

曾浩今年45歲,畢業於華南農業大學,現任廣東技術師範學院天河學院教師。1995年上大學時開始修煉法輪功,他以前患過急性肝炎,肝功能很差,修煉後身心健康,樂觀開朗。

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曾浩兩次被非法拘留,2001年被迫流離失所近2年。

救援暈倒路人 反被判刑兩年

2017年1月17日上午,廣州市海珠區法輪功學員董麗娟看到一名男子暈倒在海珠區昌崗路江南坊金康藥房門口,已陷入昏迷狀態,便過去幫助他。

董麗娟對暈過去的男子念「法輪大法好」,使他清醒了過來。隨後董麗娟問該男子是否需要保平安的護身符,在徵得對方同意後,董麗娟將護身符放到這名男子的衣服口袋中。

這時,現場兩名保安用力拉住董麗娟,強行搜查她的包,並將她惡告到昌崗派出所。董麗娟被非法抓捕,隨後被非法關押到海珠區看守所。

2019年1月16日上午,海珠區法院非法宣判,董麗娟被誣判2年,罰款五千元。因為刑期已滿,董麗娟在宣判後回家。

董麗娟女士,今年56歲,修煉法輪功後走出了原本比較嚴重的抑鬱症,人也變的開朗起來。2008年她丈夫不幸患上出血性腦中風時,她女兒才8歲多。董麗娟勇敢的擔起家庭重擔,在培養好女兒的同時,耐心細緻的照顧著生活不能自理的丈夫,堅定而頑強的支撐著這個家。

2017年1月17日董麗娟被綁架時,她丈夫過世僅28天;17歲的女兒在喪父的悲痛中,又被迫與母親分離。

大法給她第二次生命

李慶霞(李慶俠),女,現年75歲,原國家公務員。1999年6月修煉法輪大法。僅一個多月後,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在高壓之下,李慶俠被迫放棄修煉,2002年罹患癌症晚期,經多方化療醫治無效,已奄奄一息。2003年,她從新走入法輪大法修煉,掉光的頭髮長出來黑髮,法輪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

2018年8月10日下午三點左右,李慶霞在大街上講法輪功真相時,被華昌派出所警察跟蹤綁架並非法抄家,在看守所被迫害的血壓非常高,發高燒,腿疼走路非常困難。

看守所見老人年事已高且處於危險狀態,不願接收。女兒持李慶霞曾患有「子宮癌症」的診斷書說,我媽出現生命危險一切後果由你們負責,要求警方放人。

除了非法判刑外,2019年1月份,中共法院還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30場。

律師無罪辯護五小時

2018年5月30日上午8點,遼寧鳳城市紅旗鎮66歲的法輪功學員劉銀鳳去黃旗趕集買雞蛋,回家途中被紅旗派出所李國峰等五、六個警察綁架。

隨後警察在劉家無人的情況下從窗戶跳進去,打開大門抄家,劫走電腦、打印機等許多私人物品。

劉銀鳳被劫持到丹東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兩次絕食抵制迫害,身體出現迷糊、咳嗽、吐血等狀況。

2019年1月9日,劉銀鳳被非法庭審,家屬聘請北京董、李兩位律師為她做無罪辯護。

上午十點開庭,劉銀鳳是被攙扶著走進法庭的。公訴人唐金鳳以在劉銀鳳家裏抄走的一千份法輪功資料為證據指控劉銀鳳,律師要求現場核實證據,審判長季龍斌同意。

律師手舉一本劉銀鳳自己用的筆記本,當場翻開給審判長、大聲說:「大家看看,這裏面連一個字都沒有。」還有幾本劉銀鳳自己的手抄本,和一捆多年前的《明慧周刊》。

律師問劉銀鳳:「這是你自己用的嗎?」劉銀鳳回答:「是我自己學用的,還有那些大法書。因為我有信仰自由,就得有書學。大法教我做好人,修煉後,以前的一身病都好了,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律師又拿出一些劉銀鳳家裏貼的畫和福字,問審判長:「你們看,這都是在自己家貼的,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利。」

律師問:「這次抄家,你家裏有人嗎?」旁聽席上劉銀鳳的丈夫和她都回答:沒有人

律師說:「警察在沒有任何搜查證,家裏無人的情況下開鎖進屋抄家,上午抄完家之後,下午才給的搜查證,這是程序違法。」審判長和在場的人員誰也沒說話。

律師又拿出2011年3月1日中國新聞出版總署署長柳斌傑發佈的《新聞出版總署令第五十號 》,關於對「新聞出版總署廢除對法輪功書籍的出版禁令」給大家念,審判長問:「這是甚麼時候說的?」讓律師把文件給他,他要看。還有幾份法律新規定,審判長也要去。

最後,律師要求無罪釋放劉銀鳳。

審判長問劉銀鳳有甚麼要說的,劉銀鳳講了法輪功真相,是江澤民一意孤行發起這場迫害,希望在場的所有法官不要跟江澤民幹壞事,陷害好人,願你們都有好未來。

從上午十點開庭到下午近三點休庭,整個過程都是律師在辯護,審判長沒說幾句話。

明慧網評論說,千古以來,對於執掌國法的人,人們寄予很高期望,權力或「暗無天日」,而執法者卻能撥雲見日,讓公堂冤情重見光明,而今司法完全淪落為中共權力的統治工具,法官聽法院,法院聽黨的,本應代表公平正義的法官,而完全任由「黨命」擺佈。

對於真善忍修煉者心生善念,就是對普世價值的尊重,在邪惡勢力面前選擇正義,就是在踐行法官這個角色所擔負的「天命」,也是去除中共紅魔強加給人的「黨命」,選擇在一念間,但這一念卻是天壤之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