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習近平的頭等大事是如何在3月1日前就中美貿易問題與美國達成歷史性的協議。但是,有人就喜歡玩火。對加拿大公民謝倫伯格的死刑判決,很可能就是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最新的攪局之作。

史無前例的死刑判決

1月14日,遼寧省大連市中級法院對加拿大公民謝倫伯格走私毒品案作出重審判決,將原審判決15年有期徒刑、沒收個人財產15萬元、驅逐出境,改判為死刑。

北京律師莫少平說:「法院判處死刑,按照以往慣例,我們從來沒有看到過開完庭當庭宣判死刑。通常宣判死刑應該是休庭之後,閉庭之後,報審委會研究討論決定,再擇期宣判。這種開完庭當庭宣判死刑的,我們從來沒看到過,這是史無前例。」

這個死刑判決是怎麼做出來的?

首先說一說謝倫伯格案的一審判決是怎麼做出來的。

從2014年12月1日謝倫伯格在廣州被抓到2018年11月20日大連市中級法院做出一審判決,共花了近4年時間。為甚麼?據莫少平律師講,「因為當時法院好像也認為證據並不是很充份,所以一直請示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說可以定,然後判15年。所以第一次判謝倫伯格有期徒刑15年,是根據最高法院的指示做的判決,而且還認定他是從犯。」

那麼,我們有理由推斷,再審死刑判決也是根據最高法院的指示作出的。為甚麼?

第一,被告是加拿大人,加拿大是廢除死刑的國家。判處一個加拿大公民死刑,必然在加拿大產生強烈反響,也在國際上產生強烈反響。這樣的事,借100個膽給大連市中級法院,它也不敢自作主張。第二,死刑判決是剝奪一個人的生命,作出這樣的判決應該是非常謹慎的。一審是判15年、沒收個人財產15萬元、驅逐出境,重審一下子加重到極刑。這兩個判決之間的跳躍性實在是太大了,借100個膽給大連市中級法院,它也不敢這樣判。但是,這樣離奇的判決還是出來了。

如何解釋?我認為,最合理的解釋是,這個判決很可能是像一審判決一樣逐級請示到最高法院,然後,根據最高法院的指示作出,而最高法院的指示肯定是院長周強作出的。

加拿大公民謝倫伯格被控走私販私毒品被判死刑,當事人已經提上訴。(大連中級法院)
加拿大公民謝倫伯格被控走私販私毒品被判死刑,當事人已經提上訴。(大連中級法院)

為甚麼判謝倫伯格死刑?

重審判謝倫伯格死刑極端反常:一審判決花了近4年時間。從一審判決到二審裁定僅相距19天。二審裁定發回重審一天之後,大連檢察院就把所謂補充起訴書移送法院。除去元旦假期和周六周日,不到10個工作日,大連市中級法院便作出重審判決。速度之快,加重判刑之重,在中國司法史上,乃至世界司法史上,都是極其罕見的。

那麼,重審為甚麼會判謝倫伯格死刑?筆者認為,根本原因很可能是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故意給習近平攪局。

如上所述,習近平目前的頭等大事,是在3月1日前與美國就中美貿易問題達成歷史性的協議。正因為此,2018年12月1日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抓當晚,習近平跟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會談時,沒有向特朗普提及孟晚舟之事。之後,中美貿易談判立即展開,雙方都將這次談判與孟晚舟事件切割,都表示不會因為此事影響中美貿易談判。

孟晚舟是誰?華為創辦人任正非之女。任正非是誰?靠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的全力支持發達起的全世界最大的電信設備製造商,江澤民集團的重要成員之一。周強何許人也?2015年5月以來全世界21萬法輪功學員向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之後,周強仍然緊跟江澤民加大、加重迫害法輪功學員。周強也是江澤民集團的重要成員之一。江澤民、任正非、周強是一根繩上串著的3個螞蚱。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抓,江澤民集團的各路人馬全都活躍起來了。那得想盡一切辦法「撈人」啊!怎麼撈?報復加拿大,讓加拿大屈服,迫使加拿大把孟晚舟乖乖送回中國。作為中共首席大法官、最高法院院長,周強那得幫啊。怎麼幫?不正好有一個加拿大人謝倫伯格的案子在法院審嗎?那就拿他開刀。你不放孟晚舟,我就殺謝倫伯格給你看。

謝倫伯格被判死刑,可能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周強現在遇到大麻煩了。去年年底,原央視著名主持人崔永元跟周強槓上了,不斷在網上爆料周強「知法犯法」的重重黑幕,把副國級高官周強搞得在全國上下灰頭土臉,以致於驚動中南海,驚動習近平。習近平責成中紀委等5部委組成聯合調查組進駐最高法院,調查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離奇丟失等問題。以下純屬合理推斷,周強心想,你不是查我嗎?我就給你整個大的,指示大連中級法院判謝倫伯格死刑,讓你在國際上丟醜。

這個死刑判決的反習效果

在判謝倫伯格死刑前,中共國家安全局於2018年12月10日抓了兩個加拿大人:康明凱和斯帕弗。海外時評家陳破空認為,這未必是習近平直接下達的指令,更像是任正非策動國安的先斬後奏。

康明凱是國際危機組織的東北亞高級顧問,該組織30多名董事中有兩名中國人:胡舒立,財新傳媒總編輯,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親信;王緝思,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院長,接近中共高層的智囊。中共中聯部副部長郭業洲、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韓方明先後會見過康明凱。

斯帕弗是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朋友。中共國安抓康明凱和斯帕弗,有叫板王歧山、逼宮習近平的意味。2019年1月21日,世界各地100多名前外交官和知名學者聯名致信習近平,敦促釋放康明凱和斯帕弗。這是中共國安讓習近平在全世界難堪!

對謝倫伯格的死刑判決一出來,在海外媒體上,習近平馬上成為眾矢之的。有海外中文媒體發文稱,「新年習近平又做了一件傻事,使中共這艘風雨飄搖的船遭遇了驚濤駭浪。那就是北京時間1月14日大連中級法院對加拿大公民謝倫伯格的死刑宣判。」習近平要通過「殺加拿大公民謝倫伯格立威」,「現在是21世紀,一個根據中國法律和判決本應被驅逐出境的加拿大人,因為一個與他沒有任何關係的孟晚舟案可以被中國無辜殺掉,習近平的依法治國就在世界面前露出了原形」。

或許有人會說,你怎麼知道這個死刑判決不是習近平的決定?很簡單,從2018年12月1日孟晚舟被抓之日起,習近平就將孟晚舟事件與中美貿易談判切割,就不希望孟晚舟事件影響中美貿易談判結果。不斷升級孟晚舟事件不是習近平想看到的。這樣做的結果,是給中美貿易談判添堵,是想最終把這個有利於13億中國民眾而不利於江澤民集團的貿易協議給破壞掉!

唯有解體中共 才可能開新局

中共判處謝倫伯格死刑,是中共無法無天的又一個重要案例。中共統治中國70年,從來沒有講過法治,也不可能講法治,因為中共一直堅持「黨高於法,權大於法」。

我本人曾在中紀委法規室工作過。在過去20年與中共最高層打交道的過程中,深刻認識到,中共的法律法規只是升官、發財、整人、騙人的工具,除此之外,就是一堆廢紙!中國流行一個抨擊中共法院任意執法的順口溜:「我是權錢養的狗,趴在權錢大門口,要我咬誰就咬誰,要咬幾口咬幾口。」中共想整一個人,即使他無罪,也可以隨意給他羅織罪名,把他往死裏整;中共不想整某人,即使他罪惡滔天,也可以任其逍遙法外。

加拿大籍華裔作家盛雪說:「我覺得共產黨現在完全亂了方寸,它用這種方式來回應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只能是一步一步激怒加拿大各界,激怒整個西方世界。」加拿大總理杜魯多指責中共的死刑判決「武斷」並且「橫蠻」,稱中共「任意使用死刑」。緊接著,加拿大發出赴中國旅行的警告。加拿大政府多次反覆表示:將竭力捍衛法治。1月16日,加拿大智囊「麥克唐納-勞里埃研究所」行政總裁克勞里在《環球郵報》撰文指出,中共恃強凌弱,為保護加拿大人和國家法治,不該坐視這些令人髮指的罪行。建議立即驅逐中國(共)大使,使用《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對違反人權的中共官員實施制裁。

中共的邪惡本質決定了它根本不懂甚麼是法治。

當孟晚舟被抓後,中共使用了一切反法治的辦法,對加拿大施壓。但是,美國和加拿大都在按法治程序處理孟晚舟案。1月28日,美國司法部正式宣佈引渡孟晚舟,並以涉嫌23項罪名,起訴孟晚舟和華為。

從已公佈的起訴書看,美國人對待孟晚舟和華為完全是堅持「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的原則在辦事,做足了功課。加拿大也明確表示,將嚴格按照法律程序處理美方引渡孟晚舟問題。最終,孟晚舟很可能被依法引渡到美國受審。

也就是說,中共玩弄的一切施壓手段全都沒用,相反,只會讓加拿大和整個國際社會進一步認清中共「死豬不怕開水燙」、「我是流氓我怕誰」的醜惡嘴臉。

2013年習近平開始反腐打虎以來,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等的攪局事件從沒停止過。

比如,2015年6月11日,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中共政法機關最邪惡的流氓頭子周永康被判處無期徒刑。不到1個月,2015年7月9日起,江澤民的親信、中共公安部長郭聲琨就部署在全國範圍內抓捕維權律師。面對一系列的攪局事件,習近平有時以其它方式進行了反擊,但是,更多的採取了「不管」的態度。為甚麼?因為他也是中共黨文化培養出來的,他也受制於中共的體制、機制或「法制」。不跳出中共的體制而在這個體制之內,必然被這個體制捆綁,隨這個體制的墮落而沉淪。

2018年3月發端的中美貿易戰把習近平打得焦頭爛額。2019年,習近平很想打開一個嶄新的局面。與美國簽署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貿易協議,將是一個關鍵。

這個大局如何才能不被周強們破壞了?關鍵在於順天而行,解體中共。因為即使中美簽署了協議,周強們知法犯法,玩弄法律,踐踏人權,利用「人民法院」破壞法律實施,這個協議也白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