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周五(2月8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正評估印度的「美國普遍優惠關稅制度」(Generalized System of Preferences, GSP)受益國地位,或考慮撤銷涉及其56億美元產品的零關稅優惠待遇,預計USTR將在未來兩周內宣佈結果。

根據2017年「美國普遍優惠關稅制度」計劃的統計數據,前20名受益國家包括印度、泰國、巴西、印尼、土耳其、菲律賓、南非、厄瓜多爾、柬埔寨、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哈薩克、波利維亞、突尼斯、格魯吉亞、緬甸、塞爾維亞、埃及、巴拉圭及黎巴嫩。

「美國普遍優惠關稅制度」自1976年以來開始實施,印度一直是該制度的最大受益國。從統計上看,美印之間的2016年貿易額已達1,150億美元,比十年前翻了2倍。但一直以來美國對印度都是貿易赤字,貿易缺口從十年前的127億美元變成現在的308億美元。

上一個美國普遍優惠關稅制度計劃原定於 2017年12月31日期滿,總統特朗普於2018 年3月23日簽署《 2018年綜合撥款法案》( The Consolidated Appropriations Act of 2018),延長了普遍優惠關稅制度計劃至2020年12月31日。

不過,特朗普一直希望縮窄與其它國家之間的貿易逆差,同時呼籲美國製造業回國,加上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致力於拉攏外資、推動「印度製造」計劃,外界一直認為,美印在某些領域需要磨合,但不影響雙邊合作。

對USTR取消印度的零關稅優惠待遇的預計並非危言聳聽。USTR目前已接獲兩名美國利害關係人的投訴申請,指印度未對美國產品提供平等且合理的市場進入。

同時,美國2018年的貿易壁壘報告也指出,印度對美國輸入印度的產品多採用廣泛的貿易壁壘政策,亦對美商業利益造成負面影響,或考慮複查對印度的普遍優惠關稅待遇。

特朗普之前曾批評印度向美國徵收高額關稅。路透社分析說,導致美印貿易關係下滑的直接原因是印度最新推出的電子商務規則,限制亞馬遜(Amazon)及沃爾瑪(Walmart)旗下的Flipkart在印度做生意。

也有一種看法是,美方有意通過收回普遍優惠關稅待遇,換取印度在貿易領域的對美開放。

印度在參與國際競爭中保持著一種戒心,一方面是因為其未從歷次貿易協定中獲得充份好處,另一方面是印度政府有保護國內製造業發展的現實需求。

彭博社的專欄作家沙馬(Mihir Sharma)曾撰文表示:「印度在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上表現得扭扭捏捏,長期以來一貫如此。它曾經多次在世貿組織的不同談判中,單邊阻止協議達成。」

印度前外交部長拉裏特‧曼辛格(Lalit Mansingh)也承認:「過去的一些貿易協定降低了關稅,也使得外國公司在我們的市場中佔據了更大的份額。但是,由於我們的製造業不夠先進,我們沒能很好地利用其它市場的關稅優惠。」

而印度總理莫迪上任後首先就提出「審核」前任簽訂的各種貿易協定,印度與其它國家的十餘個貿易協定在這些年都悉數擱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