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個自稱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的兒媳黃婉的人,通過推特發聲維權,她稱自己作為周永康的家屬,要對所有在周永康執掌中共政法委期間遭受不公平待遇的中國人說聲道歉,並稱「你們維權的路上異常艱難,我也踏上了這條路」。

無獨有偶,2018年10月,前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的妻子格蕾絲孟,也通過國外媒體替其丈夫喊冤維權,稱中共政府對孟宏偉的逮捕是「殘酷而骯髒的政治迫害」,她對自己和孟宏偉的生命安全感到擔心。

中共權貴向黨組織維權

翻閱中共國的「光輝」歷史,中共權貴向「偉光正」的黨組織維權討權利並不是件新鮮事。1964年12月,中共中央書記處在討論「四清」問題的中央工作會議上,鄧小平勸毛澤東不必參加會議,劉少奇則在毛講話時幾次插話打斷,毛澤東後來一手拿著黨章,一手拿著《憲法》,到會場討說法:「一個不叫我開會,一個不叫我講話。為甚麼剝奪黨章、《憲法》給我的權利?」此時,突感失勢的毛澤東終於想起了《憲法》還賦予過他基本權利。1959年3月,劉少奇對到訪的侄兒蔣碧昆說「你年紀輕輕搞《憲法》有點浪費了。」

1967年8月5日,劉少奇在中南海院內經受又一次「坐噴射飛機」的殘酷批鬥後,手拿《憲法》抗議道:「我個人也是一個公民,《憲法》保障每一個公民的人身權利不受侵犯,破壞《憲法》的人是要受到法律的嚴厲制裁的!」這時劉也想起了《憲法》,可中共的《憲法》保障不了他的基本人權。

事實證明,有此尷尬遭遇的中共權貴還有很多。1955年9月19日,時任公安部部長羅瑞卿在全國公安廳廳長會議上講話中說:「公安、檢察、法院都是黨的工具,是黨的保衛社會主義建設、鎮壓敵人的工具,這點必須明確。但是在《憲法》上又規定了『人民法院獨立審判,只服從法律』、『地方各級人民檢察院獨立行使檢察權』,所以,關於檢察院和法院在對內和對外的講法上要分開。當然,如果有些檢察院、法院的同志以法律上的規定來對抗黨的領導,那就錯了。凡是對這點認識上有偏差的,必須糾正。」

可就是這位堅持「聽黨指揮」、反對「司法獨立」的公安部部長,依然無法擺脫被中共肅整的命運。

1966年3月,京西賓館會議上,羅瑞卿被掛上「篡軍反黨」、「反對毛主席」、「反對毛澤東思想」而受到批判。同年3月18日,羅瑞卿從三樓跳下向黨中央「以死明志」。同年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召開,劉少奇主持批判「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的『反黨錯誤』」,並決定停止和撤銷該四人全部職務。在這艱難時刻,想必羅瑞卿對「司法獨立」的重要性頗有一番感慨。

據統計,中共黨內有羅瑞卿類似反黨遭遇的高級黨官還很多。張國燾、王明、博古、高崗、彭德懷、周小舟、黃克誠、張聞天、習仲勳、陶鑄、彭真、劉少奇、鄧小平、賀龍、陳毅、聶榮臻、粟裕、林彪、康生、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令計劃、孫政才……它們都被中共稱為「野心家」,並被冠以「反黨」之名加以肅整。

更具戲劇性的是被肅整之後的他們都渴望共產黨能實行「依法治國」,渴望自己的各種基本人權受到中共《憲法》的保護。一個長期踐踏法治的群體,一個長期敵視基本人權的群體,在自己生命受到威脅時,卻又想起了「法治」與「人權」,這真是對「法治」與「人權」莫大的諷刺!

中共不斷上演的各種妖戲

一直以來,中共及其權貴在人類歷史上不斷上演著反人類、反中華文化的各種妖戲。1920年4月,俄國的共產國際遠東局派遣特務維經斯基(吳廷康)潛入中國,組建受俄國控制的組織——中國共產黨,這就是現在自詡「為中國人民謀幸福」 的共產黨的真實面目。

1950年1月22日至2月4日,中共與俄共,簽訂了66項喪權辱國,出賣中國領土的條約、協定、議定書和補充協定,出賣了中國國土431萬平方公里,佔目前中國國土面積的44.9%。這就是中共經常說的「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這就是中共經常說的「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丟」?這就是中共常說的「厲害了,我的國」?

1946年3月30日,中共《新華日報》發表題為《一黨獨裁,遍地是災》的社論,社論公開呼籲國民黨「結束一黨獨裁」、「走民主道路」。2018年2月27日,中共新華社又發表了《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是最高政治原則》的社論,鼓吹「一黨專政」的各種優勢,對「一黨獨裁,遍地是災」絕口不提。同一家中共官媒,經常發表許多前後完全對立的矛盾觀點,這說明中共在中國歷史上一直都扮演著「丑角」角色。

實踐證明,中共邪黨及其權貴一直都上演著反人類、反中華傳統文化的妖戲。崇洋媚外把外國人當祖宗有它,故意破壞中國人的傳統文化有它,經常發起政治運動肅整中國人有它,大面積出賣中國人的領土有它,剝奪中國人的各種基本人權有它,屠殺中國愛國學生有它,大規模活摘中國人的器官牟利有它,強拆中國人的房屋有它,寒冬裏驅趕中國人有它,四處貪腐淫亂有它,公開詆毀人類普世價值有它,公開反對「司法獨立」有它,公開迫害信仰「真善忍」的群體有它,公開漠視人類基本人權有它……這樣一個邪惡透頂、四處作惡的邪黨及其權貴,在自己利益受到侵犯時,居然又呼籲法治與人權,這究竟是誰的悲哀?!

2018年12月1日,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加拿大溫哥華機場轉機時被逮捕後,加拿大警方給孟晚舟戴上手銬和腳鐐,一向對中國人權保持冷漠態度的中共居然破天荒的批評加拿大政府「嚴重侵犯人權」。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社評稱,在未經審批定罪的情況下,給孟晚舟戴上適用於重刑犯人的刑具,直接將她作為重刑犯人來對待,是對其基本人權的踐踏和對其人格的侮辱。中共權貴孟晚舟的人權遭到踐踏了嗎?流亡美國的中國維權律師騰彪表示,中共官方的這一指控暴露了它們針對人權的雙重標準。那些被中共活摘了器官的數百萬中國人,中共及其權貴在活摘前可曾對他們講過人權?那些維族人、藏族人、維權群體和退伍老兵,中共及其權貴可曾對他們講過人權?一個根本不遵守人類基本規則和普世價值的組織,在自己利益受到意外侵犯時,卻想起了普世價值與人權,想起了法治,這是對誰的嘲諷?!

現在一個個曾經的中共邪惡體制的受害者掌權後,非但沒有反思過去中共邪惡體制給自己和家庭帶來的苦難,反而去追捧中共邪惡體制的締造者,反而去堅持這邪惡的體制道路,這種倒行逆施的丑角妖戲註定它們不會走的太遠。這也說明,中共及其權貴根本不懂維權,只要中共體制存在,它們隨時都將成為下個「維權者」。所以不解體中共,丑角妖戲將不斷上演,中共及其權貴自相殘殺的「維權」鬧劇將繼續下去,直到它們都被中共邪惡體制所絞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