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幫女兒梳辮子,梳完後,她轉來轉去照鏡子,說今天的頭髮不好看。

的確,我也發現,女兒的馬尾辮左看右看都不順眼。我打量了一會兒,找到最關鍵的原因,是有一小綹頭髮往上翹著。我拿梳子給女兒整理,想把那綹翹著的頭髮壓下去,但不成功。女兒不緊不慢地說,那綹頭髮格外短,是因為在學校被同學給剪掉了。

我聽了,大吃一驚:「甚麼時候的事?誰幹的?怎麼不早告訴我?」我簡直難以想像,女兒在學校會被人這樣欺負,頭髮都被剪掉了。

女兒還是不急不躁,說起班上一個女生。那個女生多次搶過同學的東西,經常被老師批評,但她根本不在乎,很不討人喜。班上的小朋友都躲著她,不跟她玩。前幾天,她和女兒坐到一起,向女兒借剪刀用。

講到這裏,女兒說:「我以為借給她也沒甚麼,誰知她那麼調皮,拿了剪刀就剪自己的頭髮,還剪我的頭髮……」我打斷女兒:「你怎麼不早跟我說?」女兒回答:「剪頭髮又不疼,她的頭髮剪掉的更多……」

看著女兒的表情,我知道她完全沒把被剪頭髮這件事當成甚麼問題,反倒是我認為這件事很嚴重、很惡劣。我的反應與她的反應之間這巨大的落差讓我思考很多。作為母親,我關心、保護孩子是正常的心理,但說到寬容,在這件事上,我真的不及女兒。

那個女孩兒只是調皮,並沒有刻意傷害誰,如果她認為剪頭髮是傷害,就不會剪自己的頭髮了。事實並不是我想的那樣,女兒也沒被人欺負,只是碰到淘氣的孩子而已。用她自己的話說,即使被剪掉,頭髮並不疼。所以,她沒有鬧,也沒有想到要告訴我。

很多時候,我們一眼看到甚麼,就慌著下了結論,而那結論經常是片面的。就像女兒的頭髮被剪,我立即以為她在學校被欺負,甚至想去學校投訴。但事實卻是,女兒沒有身體或心理上的傷害,只是偶爾與調皮的孩子坐到一起。所以,看問題需要全面思考,考慮過程、考慮結果,任何事都不像表面那樣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