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末,在溫哥華市中心聖誕大遊行的隊伍中,耄耋之年的嚴成碧容光煥發、精神矍鑠,踏著輕快的舞步,喜氣洋洋地揮舞著鼓槌打腰鼓。有誰能夠想到,這位79歲的老人25年前曾經是一位「原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患者?嚴成碧不僅親歷了絕處逢生的奇蹟,她亦是一場正邪交戰的見證人。

嚴成碧1939年出生於四川重慶,1961年高中畢業入伍當兵,第二年進入第一軍醫大學檢驗專業學習,之後一直從事醫學檢驗工作,退休前是第一軍醫大學附屬南方醫院正團級軍醫。

2018年12月2日,嚴成碧在溫哥華市中心聖誕大遊行的隊伍裏打腰鼓。(大宇/大紀元)
2018年12月2日,嚴成碧在溫哥華市中心聖誕大遊行的隊伍裏打腰鼓。(大宇/大紀元)

被確診不治之症 尋遍中西醫無果

嚴成碧回憶起1993年,她突然發現自己全身皮膚持續出現大大小小的出血斑塊,當時她為自己查了血常規,發現血小板只有4-5萬/mm3(正常人參考範圍是100-300萬/mm3,低於20萬/mm3為症狀體征)。當年5月,她住進了南方醫院血液科,經骨髓穿刺,嚴成碧被確診為「原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

這種出血性疾病在世界範圍都沒有甚麼有效的治療方法,只能用激素治療緩解,長期用激素控制到能維持生命的一定水平。

嚴成碧住院期間曾用西藥安絡血、激素地塞米松治療,激素用量達到10毫克,療效還是不明顯,後又採用昆明山海棠、雲南白藥等中藥等治療,均難以維持血小板的正常水平。於是又進行了脾動脈栓塞術並配合類激素達拉唑治療,術後血小板一下就提上來了,可是一個月後又降了下去。

醫生一再叮囑她小心:不能激烈運動,起床時動作一定要緩慢,血小板低,腦袋裏一旦出血看不見就很危險。

由於長期使用激素,嚴成碧體型異常,出現了滿月臉、牛背肩,她的肝臟功能不正常,心電圖也出現異常,血壓增高,心肌缺血,全身大大小小關節疼痛難忍,連二層樓梯都爬上不去,外出要有人前拽後托才能上得了車。

四年期間,嚴成碧在醫院的血液科住院沒治好,心臟出問題了,又住進心內科,中西醫的治療手段都用盡了,身體每況愈下,她看不到自己有絲毫希望能恢復健康,期間還被懷疑患上子宮癌,真的感覺生不如死,家人也暗中為她準備後事。

修煉法輪功顯奇效 從此遠離病痛

1997年10月,一位參軍學醫的同學來看望嚴成碧,見她陷入絕境,就建議她嘗試煉法輪功。嚴成碧說,「我到心內科的醫生那裏找來《轉法輪》(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在病房裏白天晚上地看,我看到書裏面講的都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越讀越愛讀,讀到第5講時,就感覺真的有法輪進入了我的身體」。

當時廣州第一軍醫大學的院內煉功點有上百人在煉法輪功,本院軍人(包括教師、醫生、學生)、職工、家屬有很多人煉功。晚上還在室內集體學法。嚴成碧每天早上到煉功點煉五套功法,不長時間就感覺關節疼痛減輕了,她試著把藥量減少,結果病情不但沒有加重,反而明顯好轉,她信心大增。

煉法輪功3個月後,1998年1月嚴成碧要求出院,她回家即停止一切中西醫治療手段,一門心思修煉。從此,身體狀況和精神狀態越來越好,全身關節不再疼痛,血常規正常無異,感覺像是換了一個人。

二十年來,嚴成碧遠離病痛,再也沒有進過醫院,再也沒有服用過任何藥物。嚴成碧的先生是外科副教授,女兒後來是耳鼻喉科博士,目睹她身體變化的親友和周圍的醫學界同仁都對她的病能夠痊癒嘖嘖稱奇。

八年前,嚴成碧來到海外與孩子團聚,享天倫之樂,她還在一間中文學校教孩子們畫國畫。

2011年8月的一天,嚴成碧騎車在溫哥華地區的列治文市橫過馬路時,在單車道被一輛小轎車急駛過來撞倒在地,單車壓壞了,腳瞬時進了車底,她慢慢從車頭爬出來,40多歲的女司機當時嚇壞了,連聲勸她趕緊去醫院。嚴成碧說:「不用了,我沒事,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有師父有大法保護,你看看我七十多歲的人,身上哪都沒出血,沒傷口,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女司機感激地說:「我今天真遇到好人了!你的師父不僅保護了你,也保護了我呀!」她當著圍觀的人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記住了。」

嚴成碧目前在溫哥華的一所中文學校教授畫國畫。(陳璐/大紀元)
嚴成碧目前在溫哥華的一所中文學校教授畫國畫。(陳璐/大紀元)

國家體總調查健身功法 嚴成碧以身說法

1998年5月,國家體育總局下達一系列文件,對當時社會上流行的健身功法中發展最快,在群眾中影響最大的法輪大法(法輪功)進行全面的調查了解。

由不同專長的醫生、醫學教授等專家組成的調查小組於1998年9月對廣東省的廣州、佛山、中山、肇慶、汕頭、梅州、潮州、揭陽、清遠、韶關等市約1.25萬餘名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身心健康狀況進行了表格抽樣調查,統計調查顯示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97.9%。

嚴成碧修煉法輪功的神奇變化在第一軍醫大學有目共睹。她也在這次調查中反映了自己身心變化的真實情況。

嚴成碧說:「通過學法,我知道了人得病的根本原因,知道了法輪功是修煉,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不光煉動作,還要修心性,用真善忍指導自己的言行。我的思想得到了昇華,心胸變得開闊,對過去的恩恩怨怨不計不報,不怨不恨。我從一個悲觀、絕望的人變成對生活充滿信心、樂觀向上。隨著思想境界的昇華,我的身體也在發生變化,原先纏繞我多年的頑疾都不翼而飛,我親身體會到,原來修煉法輪大法真的是祛病健身有奇效」。

中共媒體移花接木編謊言詆譭法輪功

1999年7月中共開始全面鎮壓法輪功,嚴成碧沒想到,她修煉前的病歷竟被中共媒體歪曲,用以詆譭法輪大法。

1999年7月30日《文匯報》轉發了新華社記者王熾、王雷鳴等寫的文章,詆譭法輪功祛病健身功效。其中列舉了嚴成碧的例子。文章稱:「事實上,嚴XX於1996年5月8日入南方醫院治療,經過中西醫綜合治療,於5月21日臨床治癒出院,是先在醫院經過現代化醫學科技手段的治療,而且是臨床治癒出院的,煉法輪功則是出院以後的事。」

這篇與事實不符的報道讓人匪夷所思。事實真相是:嚴成碧1996年5月8日因體檢被懷疑子宮癌,在南方醫院婦產科行診刮術,術後感染,經過抗感染治療13天治癒出院。沒想到這段經歷,竟被講成是原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被臨床治癒。

1997年10月之前,還沒有煉法輪功的嚴成碧一直在血液科或心內科住院治療,原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根本無法痊癒,只能用激素治療緩解,所有的中西醫手段都無法消除激素治療給她帶來的痛苦。況且在婦產科短短13天的住院,怎麼就可以治癒血液科的頑疾呢?

嚴成碧完全不能接受新華社採用移花接木的手段編造謊言,面對整個國家機器的鎮壓,她仍繼續堅持修煉,能讓她提升精神境界和擁有健康身體,她只想講述自己真實的經歷,守著一份良知。

被「610辦公室」追捕 殃及親友

2000年6月嚴成碧在戶外煉功,被警察抓捕,強行帶上手銬,拷出血。一個警察還搧了她兩個耳光,她被關進不到2米的黑屋子3天3夜,不讓吃、喝。

2001年5月、中共軍隊總政、總後「610辦公室」(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黨務組織)從北京派人到廣州,要求軍隊系統的法輪功學員要一個不落地被送進「洗腦班」「轉化」(強迫放棄修煉法輪功)。嚴成碧不願去「洗腦班」,不願被「轉化」,於是離家出走。

軍隊「610辦公室」派了二十多人到外地追查嚴成碧,一個班的警勤連戰士拿著她的照片,天天在天安門廣場巡查;又派人去新疆、重慶的親友處,甚至到她先生的老家去找。

嚴成碧的家兩次被抄,24小時被監視,她的丈夫(副師級外科專家)被監視管制;兩個兒子被逼迫停職,受跟蹤,女兒被軍醫大學停止研究生課程,威脅不讓她研究生畢業。

被強制洗腦 仍堅守良知

2018年12月2日,嚴成碧在溫哥華市中心聖誕大遊行的隊伍裏打腰鼓。(大宇/大紀元)
2018年12月2日,嚴成碧在溫哥華市中心聖誕大遊行的隊伍裏打腰鼓。(大宇/大紀元)

為了不連累家人,嚴成碧2001年7月被迫回家,剛到家即被關進「洗腦班」嚴管。「洗腦班」設在南方醫院住院部的8樓,房間的窗外新加了防盜網,兩個女軍人24小時貼身監視,房間外還有一個持槍的兵。「610」每天對她進行「三幫一」的洗腦,不准看法輪功書籍,不准煉功,三個人想要強制轉化她。

嚴成碧在精神上、肉體上被折磨和摧殘,導至舊病復發。被關在洗腦班期間,嚴成碧開始隔兩天被抽一次血,後來幾乎天天抽血化驗,血小板檢查出的指標一次比一次低,一個半月後,血小板不到1萬/mm3,「610」怕嚴成碧死在洗腦班,不得已放她回家。

回家後,嚴成碧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很快就恢復了健康。

此後「610」一直監控,經常上門騷擾,企圖再把她帶去洗腦班。嚴成碧說:「洗腦班向我灌輸的是『領導不讓煉就不要煉嘛!這是政治任務』,我對那個所謂的『政治』一點興趣都沒有。我是生命到了絕境走入修煉的,是法輪功把我從死神手中搶回來,我認定煉法輪功沒有錯,法輪大法教人向善,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八年前,嚴成碧來到海外與孩子團聚。

無論身在何處,嚴成碧都樂於與他人分享她修煉法輪大法的親身經歷。她覺得自己有責任揭露中共喉舌的謊言,揭露中共政權對善良的修煉人的迫害,向民眾講清法輪功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