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公司的手機都會蒐集用戶數據啊,為甚麼就只打華為?」聊起近期國際社會對華為的防堵浪潮,一名台灣友人不解地說。

聽到朋友說法,赫然驚覺,或許有不少台灣民眾還不了解,個人私隱數據被中國企業竊取後的嚴重性與未來風險。

筆者身邊多位朋友,他們的親友或甚至他們自己,都曾經在中國大陸因為手機或電腦,數據被悄悄竊取,被傳往不知名的數據庫,沒多久,警察或國安人員便找上門來,強行抓人。

他們為甚麼被帶走?

有的是在網絡上或電話裏說出當局認為「敏感」的言論或字句;有的是走上街頭、上訪維權;還有的只因為堅定自己的信仰,便遭到非法抓捕迫害與長期跟監騷擾,甚至還有人因此失去性命。

簡單說,當極權政府取得你的數據,就能全天氣監控、掌握你的言談舉動與行蹤。只要政府願意或政治需要,隨時可用各種名義將你快速拿下,送進牢獄。

於是,一個極似奧威爾(George Orwell)《1984》書中的「全控社會」,儼然成形——而華為與其它多家與中共關係密切的中國手機、網絡設備公司,很可能就是暗地幫中共監控你的洩密者。

不僅竊取個人數據 外國政府也遭殃

中共不僅通過中國企業產品監控個人數據,也同時監控外國政府機構。

去年1月,法國《世界報》(Le Monde)披露,位於埃塞俄比亞的非洲聯盟總部大樓,每天深夜出現大量數據自動傳往上海的怪像,時間長達五年。

稍後,調查發現,非洲聯盟總部的網絡基礎設施供應商,就是華為。

不僅如此,中國另一家同樣被指控竊取用戶數據、幫助中共監控民眾的手機及網絡大廠中興(ZTE),更在委內瑞拉協助獨裁政府建立新的身份證項目「祖國卡」(carnet de la patria),委國人民持有祖國卡,便會自動將用戶數據與個人信息回傳到官方數據庫,幫助委國政府全面監控人民、控制投票結果,打擊異己,鞏固獨裁政權。

換句話說,華為、中興等中國企業,通過產品設備暗中竊取用戶數據,協助政府監控百姓、維持極權統治,已經不是秘密。

唱紅打美救華為 台灣媒體名嘴賣力護航

然而,當美、加、澳、日、英、法、德等多個國家紛紛加入「防堵華為聯盟」之際,筆者卻意外發現,數家台灣主要媒體與一群所謂「名嘴」,日以繼夜地在媒體上激動發言,一邊砲打美國與外國政府打壓華為,一邊力保華為與中共。

甚至部份媒體還扭曲新聞事實,製造「攻擊特朗普、保護華為」的輿論武器。

例如,某電視台主播在節目上公開聲稱,美國封殺華為是因為「華為產品便宜又好用」,讓價格較高的美國產品失去競爭力,因此特朗普政府大力打壓。

還有人將富士康日前宣佈「可能縮減或擱置」威斯康辛州百億美元投資案的消息,移花接木地說成是因為「貿易戰導致美國經濟看壞」、「華為要求供應商前往中國大陸生產,富士康選擇與中國站在一起」,並藉此攻擊美國總統特朗普。

然而,事實真相卻是,威斯康辛州在去年中期選舉選出了民主黨籍的新州長,新州長在選前便聲稱富士康投資案對威州不公平,放話要重新談判,對富士康增加更多限制與條件。此舉才是導致富士康放話縮減投資案、與威州政府叫陣的主因。

所幸,最後在特朗普直接與郭台銘通話溝通後,富士康決定繼續推進投資案。

媒體這種無厘頭式的胡謅,完全扭曲了基本事實。或許這並非媒體的專業能力不足所導致,而是充份反映出他們「唱紅打美保華為」之急切,故而不擇手段。

選擇性色盲 繞開資訊安全與竊密問題

不僅如此,多家媒體主持人與名嘴,頻頻高唱「哪家手機公司不蒐集用戶數據?」、「為何只找華為麻煩」的論調,卻隻字不提華為與中共政府之間的緊密關連,淡化華為的政治色彩與監控威脅,批評外國政府與台灣政府對華為的防堵。

顯然,這類似是而非的言論,確實影響到不少台灣民眾觀感,包括筆者友人在內。

幸好,台灣仍有不少正直的專業名人挺身而出,包括國家高速網絡與計算中心副主任兼資安長李忠憲與BBS批踢踢創始站長、台灣AI實驗室創始人杜奕瑾等人,從數據安全專業角度,向民眾說明華為的威脅與風險,提醒大家「千萬不要貪小便宜買中國製的手機或智能家電設備」。

李忠憲更爆料透露,有一位CEO級別的朋友,家中買了中國製造的智能家電,卻發現網絡速度變慢,「經過網絡流量分析以後才發現,家裏的語音和影像一天24小時沒有間斷地往中國的資料庫傳送,自己過了好幾個月的透明人間的生活。」

華為要求供應商中國設廠?慎防中共竊取技術

事實上,不僅在台灣,即使在美國或其它海外地區,也有部份媒體刊登為華為辯護洗地的文章,但數量較為有限。

反觀台灣,多家媒體為何如此賣力地「唱紅保華為」?甚至就連平日言論立場反對中共的媒體,也跟著為華為辯護、批評美國。

是為了獲取華為的廣告費?還是配合中共方面的政治授命?箇中原因,目前還難以斷言。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華為近日以「閃避美國制裁」為名義,公開要求華為在台灣的主要供應商,包括台積電、日月光、京元電子等知名高科技大廠,將大部份產能搬往大陸工廠。

華為這項要求,格外啟人疑竇。

中共與華為是否有意誘使台灣大廠將關鍵技術轉至大陸,再通過竊盜或其它手段取得這些高科技核心技術,擴大發展「自己的」晶片產業?

此外,中共去年底宣佈將台灣數家工具機大廠列入「反傾銷調查名單」,也曾被業者質疑,中共想強迫台灣企業將技術「搬到大陸去」。

特別是當前中美貿易戰的激烈交火,已經讓中方幾乎失去從美方身上竊取核心技術的空間,中共及其附庸企業,是否開始將腦筋動到台灣企業與其它外國企業身上?

中共是否想通過大量銷售低價的華為手機、網絡設備進入台灣,擴大監控台灣社會、企業與政府單位,為全面控制台灣、統一台灣的行動取得更多籌碼?

這些攸關中華民國存亡與2300萬人口私隱安全的風險問題,才是媒體應該全力挖掘、全力追探的焦點與社會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