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大批委內瑞拉民眾湧上街頭,抗議現總統馬杜羅的獨裁統治,吸引了包括中國民眾在內的大量眼球,而宣佈為「臨時總統」的國民議會主席瓜伊多,則很快獲得了美國、加拿大等十個國家的承認。

儘管從中共官方的報道看,得到部份軍方高層支持的馬杜羅似乎還能支撐一段時日,但無論是從外部美國的強硬施壓、巴西和哥倫比亞軍隊陳兵邊界,還是從內部的民意以及軍隊中下層官兵的呼聲,委內瑞拉「變天」將是不爭的事實,馬杜羅下台只爭個早晚,目前各利益相關方尚需談判以達成協議。

無疑,美國在推動委內瑞拉「變天」幕後起到了關鍵性作用,而其中一個行動就是將委內瑞拉已死去的總統查韋斯的母親等遣返回國。

網絡有信息指,查韋斯的老母16歲戀愛,18歲結婚,丈夫是普通的小學教員,她之後一口氣生了6個兒子。為了幫助丈夫養家,她年到中年才在一個成人學校找到了一份打雜的工作。生活上的不甘讓她將全部的希望寄託在兒子身上。她指著家門口的車水馬龍,告訴兒子們誰是他們貧窮生活的罪人,這個世界該怎麼被推翻,並灌輸對美國的仇恨,告訴他們從工會中聽來的關於毛澤東的故事。

不負老媽的希望,她的二兒子查韋斯實現了其夢想。1999年查韋斯上台當上了總統,並以「反美鬥士」聞名世界。他最有名的一句話是,「我在與魔鬼鬥爭,魔鬼並不住在地獄,魔鬼就住在華盛頓。」在查韋斯看來,世界上一切不安定的因素都是美國造成的,「資本主義將導致人類的毀滅」,是以美國所反對的,能支持的就一定要支持;美國所支持的,能反對的就一定要反對。

在這樣的理念下,查韋斯在國內大搞獨裁,限制法院的權力,用忠誠者填滿軍隊的各個階層,把軍隊融入政治,並完全解散了獨立媒體,扼殺異議聲音;對外則不顧美歐對伊朗的制裁和美國的警告,在2012年初高調歡迎到訪的伊朗總統內賈德。查韋斯表示:「華盛頓企圖統治全世界……無疑,帝國主義企圖擴大對世界的統治。但是,他們的目的不會得逞。」

自然,對於讓美國及西方民主國家警惕的共產國家中國和北韓,自認毛的「好學生」的查韋斯也是積極親近。一方面,查韋斯積極向中國出口石油,並成為中共政府在南美最重要的戰略夥伴。另一方面,他幾次出訪北韓,建立雙邊合作關係。

然而,就是如此高調反美的查韋斯,上台十幾年來,不僅將曾經是富裕國家的委內瑞拉搞得經濟下滑、民不聊生,貨幣變成廢紙,糧食和醫藥短缺,嬰兒死亡率高漲,暴力犯罪率為世界最高的國家之一,以至於今日委內瑞拉民眾不得不上街反對查韋斯的接班人馬杜羅,而且其家族內部和其所信任的政府高官利用權力大量斂財,幾年前查韋斯14歲的小女兒手持美元炫富的照片,讓查韋斯的「反美」形象轟然倒塌。

至於查韋斯的母親,同樣是一步登天。查韋斯將老家所在的省「封」給了她,被國有化的莊園、最奢華的住宅任其挑選,昂貴的服飾、珠寶自不在話下,出入更是專車、保鏢護送,氣焰熏天。不過,在其奢侈的生活不小心被洩露後,查韋斯下了道命令:禁止媒體報道其家人的信息和照片。

英國《衛報》曾如此評論道:「委內瑞拉的資本家們沒有一個比現在活得更適合賺錢、花錢和享受的了!」看來,查韋斯反美只是一種政治策略,是演給國內的老百姓看,其真實目的卻是為了維持個人的統治地位,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政治生命得以延續,才可以繼續攫取國家財富,繼續讓自己和家人擁抱美國式的生活方式。這樣的兩面嘴臉,對於中國人而言實在是一點不陌生,因為毛和太多中共的高官無不如此。

2013年查韋斯死後,其母接受了一次短暫的採訪,稱兒子「是按照上帝的旨意創造了豐功偉績」。其後,她去了其和兒子口中的地獄——美國,並在瀟灑一遊後,在奧蘭多最豪華的海濱別墅定居,並將豪宅用鐵柵欄圍起來,而她的兒孫中也有不少人選擇了居住在美國。

本以為可以在美國安度晚年的查韋斯的母親,沒想到遇到了特朗普這樣一位公開點名批評大搞社會主義的委內瑞拉的總統。在2018年7月前後,83歲的她被美國政府以「非法洗錢」的罪名遣返回國,她在美國帳戶上的3億700萬美元也被凍結。與她一同被遣返的還有查韋斯的追隨者和馬杜羅政府中的部份官員親屬。美國副總統彭斯曾表示,「為了遣返這些委內瑞拉罪犯,我們做了大量的艱難的工作。」

有意思的是,在被遣返回國前,查韋斯的母親暈倒在地,美國人不得不把她送入醫院。不過,她最終還是沒有逃脫被遣返的命運。兩手空空的她和其他被遣返者在回到委內瑞拉後,擔心人民的怒火燒身,只能偷偷地離開機場。

另有消息稱,大約也是在去年7月前後,美國還驅逐了五千多名伊朗高官的子女,同時凍結了他們在美的近1500億美元銀行存款。消息雖未被證實,但這倒很符合特朗普總統的行事風格。

既然委內瑞拉獨裁者的親屬、追隨者、高官親戚和伊朗高官的子女已被美國遣返,那麼與他們一樣,一邊痛罵美國,一邊卻把搜刮來的巨額財富和子女送到美國的大量中共高官們,真的需要擔心了。沒準美國下一步就將對中共高官的子女、親戚採取行動,而這樣的行動在貿易戰、起訴華為公司後將不僅再給中共以重擊,也必將大快中國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