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儘管是民族的大熔爐,但歷史上卻長期有著種族歧視問題,白人與黑人的關係曾既不平等、也不和諧。不過上個世紀,有兩名男子證明了,在種族歧視尚未消除前,黑人與白人仍有機會建立深厚的友誼。近期的新片《綠簿旅友》(Green Book)便首度將這段佳話搬上大螢幕,且是部溫馨動人的作品。

電影簡介

故事的背景為1962年左右的美國,男主角東尼(維高摩天臣 飾)是紐約一家夜總會的服務生,某日夜總會因需要重新裝修而暫時歇業兩個月,員工們也被迫放無薪假。有妻小要養的東尼,不得不臨時找打工機會,以免家用難以為繼。此時,紐約有位黑人鋼琴家雪萊(馬許沙拉艾利 飾)向他拋出橄欖枝,打算僱用東尼擔任載他前往南方巡迴演出的司機,為期兩個月。本有點歧視黑人的東尼,幾經考慮後,決定接受雪萊的聘用,兩人就此結下緣分。

「戲」說新語

就電影的呈現風格而言,《綠簿旅友》基本上是部公路旅行的電影,大部份的重頭戲,都安排在東尼與雪萊的旅行中。但本片充份凸顯了當時的種族歧視問題,且深刻描繪了兩人逐步建立友誼的過程。兩項元素都塑造得質感極高,讓《綠簿旅友》在同類作品中,有著極為突出的含金量。

《綠簿旅友》大部份的重頭戲都安排在兩位男立角東尼(左)與雪萊(右)的旅行中,充份凸顯當時的種族歧視問題,且深刻描繪了兩人逐步建立友誼的過程。
《綠簿旅友》大部份的重頭戲都安排在兩位男立角東尼(左)與雪萊(右)的旅行中,充份凸顯當時的種族歧視問題,且深刻描繪了兩人逐步建立友誼的過程。

電影盡顯上世紀60年代的美國,黑人可能受到的種種不公待遇。受到白人的肢體與言語攻擊自然不在話下;在服飾店選購西裝時,黑人受到的差別待遇也相當明顯;甚至連邀請雪萊擔任演出貴賓的主辦方,檯面下都給予黑人相當不合理的不對等待遇。

敘事手法討喜 嚴肅議題不沉悶

乍看之下,或許諸多情節令人心寒,但本片的敘事手法頗為討喜,能在不影響議題嚴肅性的基礎上,盡可能地以幽默的方式呈現故事。而且男主角東尼一角也起到調味劑的作用,每每能為電影增添輕鬆愉快的氣息。

此外,片中雪萊應對種族歧視的方式,也有著意外之喜,如被困於警局的橋段,相信絕對足以成為本片的亮點之一。《綠簿旅友》對部份情節的呈現也稱得上公道,如在警察這一行中,雪萊與東尼就同時碰到了壞人與好人,不至於刻意貶損當時的美國白人警察。

值得一提的是,電影對於種族議題的呈現,並未一味聚焦在白人歧視黑人這一層面上,也涵蓋了雪萊在同族間面臨的處境。雪萊在當時是極少數能夠擁有巨額財富的黑人,經濟地位佔優勢的情況下,也讓他在黑人群眾中顯得格格不入,甚至可能遭逢異樣眼光。片中雪萊曾感嘆:「如果我既不夠白,也不夠黑,那我到底算甚麼?」淒涼的心境在故事的充份鋪陳下,顯得極具感染力,在不同面向的塑造上也達到良好效果。

雪萊(右)在當時是極少數擁有巨額財富的黑人,經濟地位佔優勢的情況下,也讓他在黑人群眾中顯得格格不入,甚至遭逢異樣眼光。
雪萊(右)在當時是極少數擁有巨額財富的黑人,經濟地位佔優勢的情況下,也讓他在黑人群眾中顯得格格不入,甚至遭逢異樣眼光。

如果說種族議題終究多少有嚴肅色彩,《綠簿旅友》的另一大重點:跨越種族藩籬的友誼,就顯得溫暖許多。東尼與雪萊處於完全不同階層,前者是白人草根勞工,本性善良,但有時會做損德的事;後者則是黑人菁英,且品德、教養極好。因此儘管當時白人多半優越感十足,瞧不起有色人種,但兩人相比,黑人一方反而水準更高,與時代氛圍形成強烈反差,顯得十分趣味。

漫長的巡迴演出過程,自然是兩人逐步培養友情的過程,本片對此的塑造相當有說服力。從彼此有些看不順眼,到能夠肝膽相照,整個過程宛如行雲流水般的流暢,且總是能讓人感受到友情與義氣的正向能量。在電影中,炸雞可說是十分典型的催化劑。一般大眾可能很難想像,這種常見的美食,竟能成為兩人的磨合開始走向成功的鑰匙。

兩位男立角東尼與雪萊從剛開始彼此有些看不順眼,到能夠肝膽相照,整個過程流暢,且總是能讓人感受到友情與義氣的正向能量。
兩位男立角東尼與雪萊從剛開始彼此有些看不順眼,到能夠肝膽相照,整個過程流暢,且總是能讓人感受到友情與義氣的正向能量。

《綠簿旅友》對於結尾的安排稱得上畫龍點睛,開車時的橋段,體現了雪萊不再只把自己當成東尼的老闆,而是願意照顧東尼的朋友;東尼回家後的心境變化,充份彰顯了雪萊在他心目中的份量提升,已宛如親兄弟般的密切。在收尾的塑造上,顯得十分討喜,起到了緊扣友情的作用。

兩位演員表現精彩

友誼塑造的成功,自然少不了演員的功勞,維高摩天臣(Viggo Mortensen)、馬許沙拉艾利(Mahershala Ali)在片中都有十分精彩的表現,將兩大要角演繹得很有立體感。馬許沙拉艾利還得親自秀琴藝,難度自然更高。儘管部份較精準的指法是由電影的配樂家克里斯‧鮑爾斯(Kris Bowers)代彈,但馬許沙拉艾利的用心苦練、揣摩,足以讓觀眾相信電影裏的他真的是個鋼琴大師。

男演員馬許沙拉艾利(Mahershala Ali)(右)在片中得親自秀琴藝,他的用心苦練、揣摩,足以讓觀眾相信電影裏的他真的是個鋼琴大師。
男演員馬許沙拉艾利(Mahershala Ali)(右)在片中得親自秀琴藝,他的用心苦練、揣摩,足以讓觀眾相信電影裏的他真的是個鋼琴大師。

難得的是,電影對於情感的刻畫並非僅止於男人的跨種族友誼,還包括了東尼與妻子多樂絲的夫妻之情。兩人雖然關係和睦,但丈夫突然得離家兩個月,對於婚姻自然也是個考驗。而東尼遵守約定勤於寫信回家,便成了維繫關係的良藥,且此情節還讓雪萊當起了軍師,為電影增添額外趣味。同時也體現了,有時看似平凡的舉措,只要肯用心,所起到的效果很可能出乎意料的好。

東尼圖遵守與妻子約定勤於寫信回家,成了維繫關係的良藥,且此情節還讓雪萊當起了軍師,為電影增添額外趣味。
東尼圖遵守與妻子約定勤於寫信回家,成了維繫關係的良藥,且此情節還讓雪萊當起了軍師,為電影增添額外趣味。

《綠簿旅友》的故事,相信對於促進族群和諧應會有正向作用。而在剛揭曉的奧斯卡入圍名單中,《綠簿旅友》獲得了五項提名,專業水準受到充份肯定,雖然能否一舉拿下最佳影片獎仍是未定之數,但相信不論最終獲獎與否,都無礙本片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