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關鍵人物、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被抓案持續發酵,不僅引發全球聚焦華為,專家表示,中共在此案上表現出的咄咄逼人姿態也凸顯孟案觸動了中共的敏感神經。那麼,孟晚舟和華為對中共到底有多重要?北京高調力保的幕後動因又是甚麼?

媒體和分析人士對此也多有評論:首先,孟晚舟的身份特殊,知道的事情太多,給華為和中共所帶來的影響程度恐難以估量;其次,華為對中共實現主導全球新一代信息技術,並在全球佈局5G和數字絲綢之路至關重要;再有,若最終引發美國制裁華為,電信行業供應鏈專家艾爾‧盧姆(Earl Lum)認為,對華為所帶來的「骨牌效應」和「影響」將是中興被制裁的十倍,甚至更多,最嚴重的是,這會讓中共「三重症」齊發。

(接上篇)

美國出口禁令為何會使華為遭到重創

很多人認為,華為有自己的晶片設計公司海思(HiSilicon),與中興相比,美國的出口禁令或許不會給華為帶來重擊,但專家們的分析則揭示了問題的嚴重性。 

《金融時報》引述北京研究公司Gavekal Dragonomics分析師王丹(Dan Wang,音譯)的分析說,雖然中興比華為更依賴美國供應商,「但華為也嚴重依賴美國技術,因為許多晶片都是不可替代的,且美國公司掌握有大量的知識產權。」

報道說,華為的海思擁有逾1萬名員工,2018年推出了新一代人工智能手機晶片麒麟980(Kirin 980),但實際上海思將晶片製造外包給製造業巨頭台積電,意味著美國若祭出出口禁令,將使台灣公司面臨更大壓力。

根據投資銀行Jefferies的供應商的信息,華為依賴從博通(Broadcom)、Xilinx到ADI等美國晶片公司進口元件。華為從數據存儲設備製造商希捷科技公司(Seagate Technology PLC)購買設備,並使用美光科技公司(Micron)生產的內存晶片。

報道指,如果美國實施出口禁令,雖然華為可能會轉向南韓存儲晶片公司,但其它美國設計的組件在短期內不可替代。華為個人電腦依賴英特爾處理器,華為的手機依賴於美國晶片製造商思佳訊(Skyworks)和Qorvo的射頻組件。

最重要的是,美國的出口禁令將使華為在今年4月推出5G服務的計劃延遲。Arete Research的聯合創始人布萊特‧辛普森(Brett Simpson)表示,5G是中國(中共)一項重大技術戰略,華為是中國的主要技術開發者,但其依賴很多以美國為基礎的5G硬件供應商,如果任何美國供應禁令到位,都可能會使華為的計劃受阻。

2018年2月在巴塞羅那舉行的2018年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南韓展出帶有5G技術的自動駕駛汽車。(Miquel Benitez/Getty Images)
2018年2月在巴塞羅那舉行的2018年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南韓展出帶有5G技術的自動駕駛汽車。(Miquel Benitez/Getty Images)

此外,美國若下出口禁令,也會使外國公司對華為的零部件出口受到限制。外國公司為何可能受到美國管制?因為美國法律的管轄權界定,外國公司與美國公司有涉及美國管制物品的交易,然後外國公司將管制物品再出口、投資於特定國家,同樣屬於美國法律的管轄範圍。

這也就是為甚麼中國公司中興最初會因違反美國對伊朗和北韓的制裁而被罰。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說,華為在全球170個國家開展業務,已經簽署了30個5G商用合同,5G基站全球發貨超過2.5萬個。但正因為華為業務的廣泛性,專家認為,美國的禁運對華為的打擊及影響才會更大。市場研究機構「EJL Wireless Research」主席、電信行業供應鏈專家盧姆表示,華為被制裁所帶來的「骨牌效應」和「影響」將會是2018年4月美國對中興制裁所引發的效應和影響的10倍,或甚至更多。

《金融時報》說,在日本、澳洲、紐西蘭跟進美國禁用華為設備後,英國、德國對5G網絡使用華為技術也越來越警惕。

美國智囊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SIS)副總裁、資深網絡安全研究員詹姆斯‧路易斯(James Lewis)認為,在沒有華為或中興等中國公司參與的情況下,各國仍可推出5G;但反過來,若華為、中興等中國公司沒有美國技術,將很難生產5G產品。

華為對中共的海外擴張至關重要

盧姆認為,華為若受到打擊將令中共病入膏肓,而這正是說明了華為的重要性。先看看華為在中國電信業的地位。中國主要的五家通信企業分別是: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中興通訊和華為。其中,前三家是通信營運商,僅有華為和中興是通信設備生產廠商(通信基建)。因此,華為和中興是中國研發5G技術的主力企業。但中興在5G方面仍無法與華為相比擬,因此作為全球最大通信網絡設備生產商的華為實際上承擔了中共企圖引領全球5G的重任。

中共將5G技術列為「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10個重點發展行業的首位。路透社說,華為是實現中共全球科技野心的前沿。那麼,掌控一個國家的5G對中共到底具有哪些戰略意義?

《華爾街日報》上個月的一篇報道分析說,5G技術中蜂窩塔硬件將代替核心系統接管任務。這意味著這種硬件如果被武器化,可能會破壞整個網絡。業內專家表示,對於任何電信設備製造商而言,技術上都很容易入侵其生產的產品。

一些美國官員擔心一旦發生戰爭,華為產品可能帶來的後果。比如,如果發生中美南海武裝衝突,北京可能會要求華為中斷或破壞在一個機場或其它戰略位置的通信。華為還可以通過跟蹤士兵的個人手機收集有關基地營運的情報。

澳洲信號局局長麥克‧波格斯(Mike Burgess)在一次採訪中分析了西方國家拒絕華為5G服務的原因。他說,「如果未來的5G網絡突然中斷,國內的電力和供水系統可能將跟著中斷,金融部門或其它重要機構也可能會受到影響。」在一開始建設5G網絡前,首先應確保國家安全問題,他強調「這是一個基本問題」,並對華為的網絡設備可能被用於網絡攻擊和間諜活動表示擔憂。

除了5G外,華為在中共近年來推動的數字絲綢之路中也扮演著關鍵角色,並作為中共政府大力扶持的「冠軍企業」在全球展開攻勢。

2018年5月26日,新浪財經頭條發表題為「建設數字絲綢之路 看華為如何佈局」一文,凸顯華為在中共這一戰略中的重要作用。文中提到,華為在土耳其、白俄羅斯、烏克蘭、蒙古及格魯吉亞等國建設網絡或智能家庭解決方案。

華為還在全球多個城市建立「智慧城市」。比如哈薩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納正在實施所謂的「智慧城市」項目,他們為整個城市安裝了上萬個錄像頭,實施監控。華為在全球最長的中亞天然氣管道中的中哈段,提供光纖網絡、安防監控、語音通信、影片會議等,在北京就能時時了解哈薩克斯坦管道現場的情況。

據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網站稱,華為為非洲超過50個國家部署了超過一半的無線基站、超過70%的LTE高速移動寬帶網絡以及超過5萬公里的通信光纖網絡。

2016年12月15日中共國務院下發的「十三五」國家信息化規劃的文件強調,要進行海外網絡設施佈局。積極參與面向美洲、歐洲、東南亞和非洲方向海底光纜建設,完善海上信息通道佈局等。

「十三五」國家信息化規劃的文件截圖。(中共官網)
「十三五」國家信息化規劃的文件截圖。(中共官網)

華為旗下的合資公司「華為海洋網絡有限公司」專門負責在全球進行海纜通信網絡的建設。 

專家認為,中共政府參與海底光纜的建設更應該引起外國警覺,中共可以輕易通過竊聽光纜傳輸的通訊獲取情報。

美國情報事務專家毛文傑(James Mulvenon)對美國之音說:「如果你看看二戰的歷史,世界上所有主要的情報部門都十分熱衷於竊聽海底電纜,以此獲取信息。這是有記錄可循的。」「如果你安裝了這些設備,竊聽通訊比你坐在潛水艇上打開光纜再來竊聽來得容易得多。這些企業在登陸站安裝線圈和其它設備,在這些地方蒐集海纜通訊會更容易。」

美國智囊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斯圖爾特‧帕特裏克(Stewart M. Patrick)說,中共政府此前在加密技術中安裝「後門」,種種做法顯示,它在其它國家搭設光纜時也會採取類似的行動。

毛文傑認為,中國的政治和法律環境讓中企無法拒絕中共情報機構或軍方獲取相關技術和服務信息的要求,中國的反恐法、反間諜法和網絡安全法要求電信營運商必須為中共情報部門獲取信息的要求敞開大門。

澳洲政府去年宣佈將幫助出資建造連接澳洲和所羅門群島的海底電信光纜,並與後者簽署了這項合同,從而徹底阻斷了華為的介入。澳洲政府表示將承擔大部份費用。在此之前,所羅門群島曾與華為海洋網絡公司簽署了一項諒解備忘錄,同意華為鋪設一條長4000公里的海底光纜,以便為該國提供互聯網和電話服務。但澳洲出於國家安全考慮,強烈呼籲所羅門群島放棄與華為的合作。

法國《世界報》(Le Monde)去年1月份發佈的一項調查指出,位於埃塞俄比亞的非洲聯盟(AU)總部的機密數據每晚都被發往上海,持續了五年之久。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隨後在其發佈的報告中披露,華為曾與AU於2012年簽署一份合同,規定華為為AU總部大樓提供網絡技術基礎設施。

非洲聯盟總部的會議中心。(Maria Dyveke Styve/Wikimedia commons)
非洲聯盟總部的會議中心。(Maria Dyveke Styve/Wikimedia commons)

華為的桌面雲端解決方案是AU的網絡安全和數據保護工作的核心。華為是這樣描述其提供更好的安全性的:「所有數據集中存儲在數據中心,並防止數據從PC上洩漏,通過終端認證接入、加密傳輸等安全機制,全方位保障數據的安全。」

專家指出,既然華為在其網站上大肆強調數據安全性及其公司優勢,AU大樓仍會長年發生數據洩漏,實在令人生疑。

此外,更多的發現讓西方國家越發質疑華為和中共的關係。日本去年發現在華為設備中有「多餘零件」;《澳洲人》周末版(Weekend Australian)去年11月的報道披露,澳洲國家安全部門的情報揭示了一起案例:中共間諜部門從華為那裏獲取海外網絡訪問代碼,以便實施滲透行為;波蘭政府本月以涉嫌為中共做間諜活動為由逮捕了華為在當地的銷售主管;美國以華為涉嫌盜竊美公司商業機密,對華為展開刑事調查。這一切令外界生疑。

《紐約時報》說,現在,世界上越來越多的地區似乎與華盛頓站在了一起,反對使用中國的技術。在華為許多最重要的市場上,政府主導的針對該公司的集體倒戈,將對其業務產生嚴重影響。

在《紐時》看過的一份2018年1月的內部備忘錄中,任正非為設法度過這個不確定的時代勾畫了一個策略。他寫道,「關鍵是要不斷適應。但要不聲張地去做。」

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前局長理查德‧法登(Richard Fadden)在《環球郵報》(Global Mail)上撰文說,中共官員針對孟晚舟案的言論無意間證實華為對中共的戰略重要性。他呼籲加拿大政府封殺華為5G網絡設備,原因是安全風險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