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當地時間1月28日,美國司法部宣佈,對華為公司、華為設備美國公司、香港星通公司以及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四個被告提起23項刑事起訴,指控他們涉嫌欺詐及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13項罪名)以及竊取一家美國公司的商業機密(10項罪名)。也幾乎是在同時,美國正式向加拿大提出引渡去年12月1日被其拘捕的孟晚舟的要求。外界矚目的美國是否引渡孟晚舟終於有了結果。

顯而易見,從美國公示的四個被告和23項罪名看,美方在引渡申請提交到期前,做了大量的充足的準備工作,其中孟晚舟被指控涉嫌銀行欺詐、電匯欺詐以及共謀進行銀行和電匯欺詐。由於上述罪名在加拿大法律中也被認定為有罪,且避開了政治色彩,雖然聽證尚需要時日,但加拿大司法部拒絕引渡的可能性不高,而這表明美國引渡孟晚舟是勢在必得。

更能表明美方對此案相當重視且有備而來的是,美國有11名跨部門的重要官員參加了針對四被告起訴的發佈會,他們包括司法部代理部長惠特克、國土安全部部長尼爾森、商務部部長羅斯、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多諾霍、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多弗‧雷、司法部刑事司助理檢察長本茨科夫斯基等。他們在發佈會上紛紛點出為何要指控華為和孟晚舟。如「華為……系統地試圖竊取寶貴的商業機密」,「華為及孟晚舟違反了美國法律,並且參與有損美國安全的『金融欺詐計劃』」等。

與美國有理有據、準備充足且一定要將孟晚舟引渡的氣勢相比,北京的回應卻是空洞無物,調門也較之前降低,其內心的怯弱亦無法掩蓋。

29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在就此回答記者提問時稱,中方「高度關切」。在華為公司被起訴上,其言下之意是不是華為的問題,而是美國沒有為中國企業提供公平、公正、非歧視的環境,是在「企圖扼殺企業的正當合法經營」,「背後有很強的政治企圖和政治操弄」,因此「強烈敦促美方停止對包括華為在內中國企業的無理打壓」。

在孟晚舟被引渡問題上,則繼續指責美加兩國濫用引渡條約,並「再次敦促美方立即撤銷對孟晚舟女士的逮捕令,不要發出正式引渡請求,避免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敦促加方立即釋放孟晚舟女士並切實保障她的合法、正當權益」。

而就在去年12月孟晚舟被捕後不久,中共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先後緊急召見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與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撂下狠話。對加拿大的是就其「嚴重侵犯中國公民的合法、正當權益」表示強烈抗議,稱是「於法不顧,於理不合,於情不容,性質極其惡劣」。如果不放人,那麼「必將造成嚴重後果,加方要為此承擔全部責任」。對美國則是「堅決反對」,並要求其「立即採取措施糾正錯誤做法,撤銷對中國公民的逮捕令」,不過「中方將視美方行動作出進一步反應」。

隨後,中共又接連抓捕了多名加拿大人,並迅速重審一名加拿大人,在短短十幾天內,就以疑點重重的「販毒罪」判處其死刑;中共駐加拿大大使還威脅加拿大若將華為排除在5G市場外,要承擔相應的後果。北京本以為恫嚇加拿大這個「軟柿子」,可以迫使其在孟晚舟問題上屈服,拒絕美國的引渡請求。

然而,中共顯然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加拿大不僅沒有屈服,反而加強了與美國和其它西方盟國的聯繫,共同發聲譴責北京的人質綁架。曾經對北京友好的加拿大總理杜魯多還公開表示,中共當局因加拿大拘捕孟晚舟而逮捕兩名加拿大公民是「不可接受」的行為。不僅如此,加拿大還投資芬蘭的諾基亞公司進行5G研究。就連為中共背書的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因不當言論也被杜魯多解職。

至於美國,那更是無視中共的警告,28日對華為公司、孟晚舟等四個被告提起23項刑事起訴就是最為直接的回應:美國正在採取進一步行動,孟晚舟被引渡進入程序已是板上釘釘。

無疑,北京也意識到了自己歇斯底里的恫嚇無效,不僅讓加拿大趨於強硬,而且讓西方政府、社會和世界更多國家,更加看清了中共的流氓嘴臉,看清了孟晚舟、華為在中共心目中的地位,並得以印證華為不同尋常的背景。這或許意味著,未來將有更多猶豫徘徊的國家,願意在更多議題上集結在美國周圍,採取共同行動,對抗中共;未來也會有更多國家將華為排斥在本國5G市場之外。

這對中共政權而言不得不說是一個沉重打擊,這也是為何在美國提出對華為等四被告起訴、確認引渡孟晚舟後,中共外交部的回應除了重複陳詞濫調外,再無以往的氣焰。因為中共既無有效辦法施壓美加,迫其讓步;也無法提供確鑿證據反駁美國引渡孟晚舟、起訴華為的罪名,為其開脫。更為重要的是,面對著內部經濟急劇下滑,外部中美貿易談判塵埃未定,內心怯弱的北京也不願擴大影響。至於孟晚舟未來的命運,除了被成功引渡,潛逃或被消音的選項難以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