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華外國記者協會發佈的最新年度工作條件報告顯示,外國駐華記者在過去一年中面對中共種種打壓,包括被拘留、申請簽證遭拖延、電話疑似遭竊聽等,有些還遭到監視和騷擾。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網站1月29日發佈消息說, 109名外國駐華記者就2018年的工作環境接受了該協會的問卷調查。

報告中,該協會對外國記者在華工作條件提出了以下幾個主要擔憂:中共當局對外國媒體在進行報道過程中實施的干涉、騷擾乃至身體暴力;當局試圖事前勸說記者不要觸及某些敏感話題;對新聞消息來源提供者進行恐嚇和騷擾;限制外國記者在邊境和少數民族地區的行動自由;自導自演的新聞發佈會;對媒體編輯乃至海外媒體總部施加壓力;新聞監管和審查。

96%記者稱受到明顯跟蹤

路透社報道說, 55%的受訪記者表示報道環境去年惡化,該比例比前年增加10%,這是2011年以來最大的比率。而回應調查的109位記者中沒有一人認為環境有所改進。記者協會有204個成員。

此外,外國記者在中國普遍遭到監控和其它形式的干擾。調查發現, 96%的受訪記者稱受到明顯的跟蹤; 79%的人遭中共當局強迫刪除報道資料; 58%的記者被扣押或有同事遭扣押;10位記者說他們的採訪活動被打斷,7人被拒絕入住酒店,3人的設備被沒收或損壞。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行政總裁艾瑋昂(Cedric Alviani) 1月29日晚間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共不僅加大了對中國獨立記者和公民記者的打壓力度,而且也加大了對外國記者的打壓。

「我可以這麼說,外國記者是還能在中國做真正新聞報道的一類人,所以北京試圖對這類人加強打壓。」 艾瑋昂說。

記者在新疆採訪被數次拘留

聯合國曾引述一些專家的話表示,中共在新疆設有「再教育營」,未按法律程序拘留高達100萬名維吾爾人和其他大都也是穆斯林少數族群的居民。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發佈的調查報告顯示,去新疆做報道變得更加困難。在27名曾前往該地區的受訪記者中,24人表示他們曾在當地受到干擾,其中有19人被要求刪除數據,或被迫刪除了數據。

加拿大《環球郵報》(Globe and Mail)記者萬德山(Nathan VanderKlippe)赴新疆採訪,被至少9輛車、20個人,跟蹤了1600公里。武裝警察還曾截停萬德山的車,要求他高舉雙手站到車外。在新疆,萬德山被數次拘留。

6名外國駐華記者還因為新聞報道,遇到簽證續簽的麻煩。其中,美國Buzzfeed新聞中國分社社長李香梅(Megha Rajagopalan)因無法續簽,實際上是被驅逐出了中國。

澳洲廣播公司記者馬修·卡尼(Matthew Carney)只得到了兩個半月的簽證,導致他不得不離開。兩人都曾報道過新疆「再教育營」的問題。

數家外媒駐北京的中國僱員北楓對此深有體會。2018年8月,他赴深圳採訪佳士工人維權事件,回到北京後,遭當地公安軟禁了一個星期。

調查顯示,2018年,外媒在中國的當地僱員和消息來源也遭到騷擾或恐嚇,他們的家人和朋友有時也會受牽連。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主席薩貝格(Hanna Sahlberg)1月29日通過該協會網站表示,對消息來源加大監控和壓力會阻止記者去往新聞現場,即使是外國媒體也有可能迴避那些在中國被認為會招致太多麻煩或代價高昂的新聞事件。

中共當局替馬來西亞監視駐香港的外國記者的報道,也令人不安,這違反了香港法律和國際標準。

薩貝格指出, 2018年中共官媒在國外擴張,但中國國內報道的空間卻縮小了。駐華外國記者現在面臨的限制,應該讓人們認真審視中共政府作為2022年冬奧會主辦方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