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九日》

今日雲景好,水綠秋山明。(1)

攜壺酌流霞,搴菊泛寒榮。(2)

地遠松石古,風揚弦管清。(3)

窺觴照歡顏,獨笑還自傾。(4)

落帽醉山月,空歌懷友生。(5)

清蘇六朋《太白醉酒圖》(公有領域)
清蘇六朋《太白醉酒圖》(公有領域)

李白《九日龍山飲》

九日龍山飲,黃花笑逐臣。(6)

醉看風落帽,舞愛月留人。(7)

1.九日:九月九日,俗稱重九,又叫重陽節。雲景:雲的景色。

金‧元好問《跋紫微劉尊師所畫山水秋江待渡》:「筆頭雲景性中天,誰似仙舟有靜緣。」

2.流霞:仙人喝的酒。東晉‧葛洪《抱朴子》:「項曼都入山學仙,十年而歸,家人問其故,曰:『有仙人但以流霞一杯與我,飲之輒不饑渴』。」搴:摘取。寒榮:寒天的花。王琦注:「寒榮,猶寒花也。」

3.弦管:泛指樂器。

4.觴:古代酒器。獨笑:獨自喜笑;自樂。自傾:自飲美酒。

5.落帽:孟嘉落帽。此故事出自於東晉時期,大將軍桓溫在重陽佳節率領幕僚到龍山進行宴會,桓溫的幕僚孟嘉在宴席上帽子被風吹落,但他仍不自覺,桓溫請客人們不要講話看他的反應,久久之後,再把帽子還給他,並湊趣命孫盛作文戲弄他,孟嘉隨手便作詩回覆,其文甚美,四方賓客都佩服孟嘉的機智及文采。後世的文人常用「龍山落帽」描述人的風度倜儻閒雅。友生:朋友。《詩‧雅‧常棣》:「雖有兄弟,不如友生。」

6.龍山:於今日安徽省當塗縣城南。山勢頭北尾南,怪石蜿蜒,形如臥龍仰首,故名。山上林木參天,廟宇遍佈,是當地風景名勝,「龍山秋色」為姑孰八景之一。逐臣:指李白本人,在安史之亂中,李白報國心切做了永王幕僚,結果反被其累,遭放逐。

7.風落帽:同(5)落帽的典故。今日龍山上有著名的落帽台遺蹟。舞愛月留人:李白在月下盡興起舞,明月彷彿捨不得李白離去。也可解釋為:觀看月宮仙子起舞,伴著月光是如此皓潔可愛,彷彿想留下我。

宋元墨寶‧宋佛印書李白傳(公有領域)
宋元墨寶‧宋佛印書李白傳(公有領域)

《九日》

今天雲的景色是如此美好,流水泛著綠光,青山更顯明亮。

我攜著玉 壺,喝著流霞美酒,採著菊花,欣賞她凌霜不凋的品格。

這裏地方偏遠,松樹與山石都顯得古老,秋風吹著,如管弦樂般聲音清切。

看著酒杯中的酒,姑且當作鏡子照耀我歡樂的容顏,獨自一個人歡笑喝酒,自得其樂。

就像當年孟嘉任帽兒被風吹落不自覺,我醉倒在山中伴隨著明月,獨自高歌,懷念著我的朋友們。

歷代聖賢半身像-李白(公有領域)
歷代聖賢半身像-李白(公有領域)

《九日龍山飲》

在九九重陽節時日,我在這龍山飲酒,黃色的菊花盛開著就像在笑著我這個被放逐之人。

微醺中看著秋風吹落了我的帽子,我在月下盡興起舞,明月彷彿捨不得我離去。

(最後一句也可解釋為:觀看月宮仙子起舞,伴著月光是如此皓潔可愛,彷彿想留下我。)

李白(西元七0一~七六二),中國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之一,有著「詩仙」、「詩俠」、「酒仙」、「謫仙人」等美譽,他的一生充滿了傳奇色彩。

此二詩應為同時所做(寶慶元年,西元七六二年),當時李白於當塗(今屬安徽省馬鞍山)投靠當縣令的李陽冰養病。這年也是李白在人世間的最後一年。

詩中敘述九月九日重陽節,李白於養病間出遊,在風景名勝龍山一地飲酒,朵朵綻放的菊花向他微笑致意,見四處風光景致,回想起當年的友人們,嘆塵緣已了,當下寫了第一首詩《九日》。

之後李白繼續痛快飲酒,自得其樂,醉後步履蹣跚,翩翩起舞,良久倒頭睡去。夢中一群月宮仙子來訪,她們端莊秀麗,舞姿曼妙,令人神往,李白與之共舞,良久結束後仙子們對李白含笑離去。李白感慨萬千,隨手寫下第二首《九日龍山飲》。

全詩最後一句「舞愛月留人」為全文核心,留下一幅詩人與月宮仙子共舞的畫面,彷彿道家修煉者莊子的夢蝶:一天莊子做夢,夢到自己變成了一隻蝴蝶。醒來之後他發現自己還是莊子,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變成莊子的蝴蝶?還是夢中變成蝴蝶的莊子?

明崔子忠繪《藏雲圖》(局部),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描繪李白盤腿端坐盤車上,緩緩行於山路上,仰首凝視頭頂上的雲氣(公有領域)
明崔子忠繪《藏雲圖》(局部),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描繪李白盤腿端坐盤車上,緩緩行於山路上,仰首凝視頭頂上的雲氣(公有領域)

究竟在人世中被流放的李白是真實的自己?或是那象徵太白金星的神,月中仙宮的主人才是真正的自己?而月宮仙子是否早知李白將離開人世間,而迫不及待地前來迎接,想把他留在月宮呢?

道家的思想中,認為人來世間只是來住店,人間的名利與恩怨情仇只是一場空。李白是修道之人,在這二首詩中也隱現了他期望遠離塵世的心意,他知道天上伴隨皎潔明月的宮殿,有那飛天起舞的仙子,那才是他的嚮往。而今生的貶逐,只需旁觀笑對,如那風吹帽落,何必憂心,一切只是如夢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