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經濟寒冬裏,眾多互聯網公司除了裁員、降薪,換辦公室降低租金成本也成為壓縮開支的一種方式。年關前一些公司爆出來的消息,更讓人寒心。

互聯網名企無年終獎

綜合媒體報道,2018年的共享單車ofo,從3,400人裁到如今約400人還在減少。

CEO戴威被限制,不能坐飛機,不能坐高鐵。環繞在公司的聲音是「提現困難、大裁員、負債……」,至於年終獎,ofo的員工壓根沒想過。

錘子科技員工爆料,今日頭條不是收購錘子科技,確切地說是一場巨大的裁員!幾乎所有員工都必須簽署自願離職協議,放棄自己的司齡、年假、期權等福利待遇之後才能得到入職的機會。

簽署了離職協議之後,不會有任何的補償,甚至連年終獎都取消了。

「有贊」年會宣佈996工作制 逼人離職?

有贊在公司年會上宣佈,將實行「996」工作制度,即正常工作時間為早上9:30到晚上21:00,周三為家庭日,員工可按晚6點的正常時間下班。而遇到緊急項目時,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時間會更長。

同時有贊年會親歷者講述了高管在年會上的一些言論,比如:取消團建費用,1985年之前(出生的員工)招聘都要經過CEO審批,法定節假日前後請假超過3天的需要CEO審批,工作家庭無法平衡可以選擇離婚等。

有認證為有贊員工的用戶表示, 「感覺有點逼人離職的意思,省了裁員費了。」

公開資料顯示,有贊成立於2012年,是一家移動零售服務商。2018年中國創新支付公司用55億股股票換有贊51%的股份,有贊在港借殼上市。

去年12月起,眾多互聯網公司傳出裁員消息,問答網站知乎傳出裁員20%的消息,新浪裁員六千四百多人,美團、摩拜、鬥魚、趣店、錘子科技等互聯網公司都傳出裁員。另有消息指阿里巴巴、京東等行業巨頭則縮減人員編制、停止向社會人士招聘或進行人員淘汰等。

不過,多數企業對此否認,強調是公司常規的人員調整和結構優化。但有業內人士說,其實就是變相裁員。

在資本寒冬下,互聯網企業除了裁員,逃離寫字樓也成為壓縮成本的選項之一。

互聯網企業搬出 寫字樓「入冬」

北京望京某大型地產集團寫字樓租賃部門的員工董燁(化名)最近有點煩,他負責的望京綠地中心幾個寫字樓的租賃業務有點慘淡,入駐的租戶變少了,原有的客戶也開始不再續租。

往常的望京國際商務區熱鬧非凡,附近一帶聚集了阿里巴巴、美團、360、錘子科技等知名互聯網公司,成為北京新晉的互聯網產業聚集區。過去周邊的寫字樓根本不愁客戶,各種VC機構、科技公司、互聯網金融公司扎堆聚集。

但近期多個地產服務商發佈的數據顯示,北上廣深一線城市的寫字樓市場正面臨「淒風苦雨」,空置率上升租金下降。造成這一狀況的原因除了經濟不景氣之外,作為寫字樓租戶三大主力之一的互聯網企業搬出寫字樓也對市場造成了利空。

隨著互聯網企業的撤離,寒冬下的寫字樓市場也在不斷降溫。

「今年經濟形勢不太好,有幾家租約沒到期就違約搬走了。」董燁稱,如今中國錦大樓的空置率已經達到了30%左右。

同樣的狀況還發生在中關村。

對於北京互金圈來說,中關村互聯網金融中心是一個特殊的存在。這裏不僅聚集了官方行業組織——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還吸引了多家知名金融科技企業包括螞蟻金服、融360、有利網等企業入駐。

2018年以來,互聯網金融中心的企業構成發生了很大變化,多家互聯網金融公司搬離大樓。一位負責該區域寫字樓的中介稱,這棟大樓已經出現了整層或者半層空置的情況,目前正在對外招租。

面對空置率的不斷上升,寫字樓為挽留客戶,推出了租金「優惠」……

中國經濟正面臨下滑的壓力,2018年經濟增長率6.6%,為28年來最低。事實上,互聯網公司的入冬只是大陸經濟現狀的冰山一角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