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六年當火車生的日子裏,除了中國古典詩詞和西洋文學名著之外,鴛鴦蝴蝶派的言情小說大行其道,我們這些清一色情竇初開的女生,迷得不可開交:那一波三折,愛得死去活來的戀情;那錯綜複雜的多角關係;那哀感頑豔的情節以及纏綿悱惻的描述,把我們弄得神魂顛倒。人人在心目中都塑造了一位白馬王子,編織著戀愛夢!日日在「問世間情是何物?直叫生死相許」裏癡迷沉醉……!現在想來,真是自作多情,可笑極了!

與此同時,武俠小說異軍突起,如磁石般地吸引住了我們一家八口人!其實我們喜愛閱讀的習性全起源於父親。父親總覺得他只有初小畢業,出於補償心理吧!滿心希望他的後代都能受高等教育,只要能讀出個名堂來,他就力所能及的培育,同時又在公餘之暇以翻閱「線裝書」為消遣,大夥兒自然有樣學樣!

這事兒首先是由於我在圖書館裏,無意中借回了王度廬的「臥虎藏龍」,這下子親朋好友全開了眼界,人人傳閱,欲罷不能!再借了「劍氣珠光」。看完了之後,知道尚有前文,也有續集!只是當時圖書館裏再無其它,那真是朝思暮想,難以忘懷,千方百計的尋找搜羅,可一無所獲。沒辦法!只好放下這個執著,另闢蹊徑。接著發現了還珠樓主的「蜀山劍俠傳」,冊數之多,敘述之繁雜與重複,都和日漸緊湊的生活步調不符,不久就興致索然,沒勁兒看完它,不了了之了。不久,寫武俠小說的作者輩出,甚麼臥龍生、古龍、金庸……等等多了去了!租書店裏財源廣進,熱門的武俠暢銷書很難借到,後來就有個規定:超過租借日數未歸還者,得按日罰款!這一招勉強打出了流通管道。

當武俠小說盛行時,我們一家人經常上演如此的場景:

每逢寒暑假或節假日,特別是皇曆新年,無事一身輕,口袋裏的紅包尚熱哪!每人攤派一下,租部武俠小說回來過過癮!當然跑腿的人有優先權,頭一本由他先睹為快,其他的人只好排隊輪看。因為父母的遺傳,我們每個人都是急性子,催啊催的,惹火了讀興正濃的人,於是口角時起,搞得局面很僵:「就會催!就會催!還早呢!怎麼樣?我就是慢!你等去吧!」「催甚麼催?大不了不看!喏!給你!趁心了吧?」到後來乾脆人手一本,略過前頭,從半中間開始看,等前面的人看完之後再補看。雖然情節搞得顛三倒四,銜接混亂,但仍樂此不疲!

大冬天的,氣候寒冷,榻榻米上,橫七豎八的裹著棉被的八口人,人手一書,鴉雀無聲,全沉浸在武俠世界裏。過年嘛!剩菜多的是,母親也免去炊事之苦,戴上老花眼鏡也湊上一腳!只是她有自知之明,知道閱讀速度慢,平時家務之餘時間又不夠充裕,所以甘願殿後。可她讀來最是輕鬆愉快,沒人追趕催促,慢條斯理,按順序看完,情節絕不會搞混。

每次回憶起那段刀光劍影的日子,總感覺特別溫馨,總覺得那段時光,使全家人的心緊密的連繫在一起,為主角坎坷的際遇鼻酸;為女主人翁如花的面容傾倒;為那扶持正義、打擊邪惡的壯舉,熱血沸騰;為那波詭雲譎的構思而歎服!儘管有閱讀速度上的差異,年齡大小的差距,可興致的濃厚度卻是相同的!「哇!得寶了耶!一支干將莫邪劍!又得了一本武功秘笈!……」「練成了!練成了!絕世武功練成了!」「快看!打通了任督二脈!功力大增,三花聚頂哪!……」先睹為快的人不時針對著父親最喜歡的情節,發出驚呼,引得父親心癢難熬,加快腳步看下去,一冊又一冊,一小時又一小時,「在哪本呢?怎麼沒瞧見呀?」抬頭看看賊笑兮兮的子女們,才知道又上當被唬住啦!

雖然後來由於科技的進步,兩岸三地將膾炙人口的武俠經典拍攝成影片和電視劇集,因而為廣大的群眾所接受,錄影帶、影碟大量發行,租書店由此走向沒落。猶記得當初古龍的「楚留香傳奇」在電視裏連播時,那真是萬人空巷!聽說連參加喜宴的人數都銳減,只為了觀賞此一劇集!可我們一家子雖也為此瘋狂,但是總覺得不如當初搶著閱讀時的韻味多:隨著目光在字裏行間穿梭,想像力也發揮了作用,不時揣測、推演,將自己融入了那千變萬化的情節裏禍福相依。但在螢光幕前觀賞時,雖有聲光音響的配合效果,可感覺有如局外人一般,隔上一層,無法與劇中人物相契合而同喜同悲!

這麼多年之後,加入了修煉的行列,方才明白章回小說裏的神仙鬥法,甚麼誅仙陣、土遁……,武俠世界裏的大小周天、三花聚頂……等等,所言非虛,感覺真是奇妙而不可思議!所以說冥冥中自有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