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古樸小鎮是遊客們的心之所向。如今,即使門票價格降低,遊客們還是不願意去。只留下寂寞的古城獨自嘆息。

雲南最有名的古鎮「麗江古城」,從今年1月1日起,門票價格(古城保護管理局強制徵收的古城維護費,簡稱「古維費」)從80元降到50元。可是遊客們心中的陰影並未消除,「表示不願意去,怕被坑錢,怕被宰」。

即使真的有人前去遊玩,網民紛紛建議:「除了遊玩和吃飯,不推薦在任何景區買東西,因為價位可能不是一般的貴,可能一把梳子就要幾百塊。」

雲南省麗江古城是納西族先民自隋末唐初經營至今約有一千多年城建歷史的文化名城。(Getty Images)
雲南省麗江古城是納西族先民自隋末唐初經營至今約有一千多年城建歷史的文化名城。(Getty Images)

這種收費亂象集中的爆發點,是3年前的6月1日。「麗江古城」的商戶們用罷市的方式抵制古維費。之後幾年隨著遊客越來越少,商戶們也都逐漸離開,整個古鎮上演「空城」一幕。

第一批來麗江做生意的外省人老楊曾對媒體說:「為甚麼要關門?天天虧唄!租金高唄!收了古維費,客源減少了唄!」

早在2001年,「麗江古城」就開始向遊客徵收20元的古維費,至2007年7月1日起加價至80元。但是到了2015年7月,當地政府在進入古城的100多個路口設關卡,向進城遊客強制徵收古維費。

如此一來,古鎮遊客驟減,白天路上幾乎沒有遊客,而商家更是虧本得厲害。

經營工藝品的商家劉先生曾稱,2015年7月以前,每天能有1萬元的收入,此後每天收入降到了2,000多元,而店舖每天的租金和員工工資超過4,000元,店舖嚴重虧損。

古鎮的文明街,被指是「麗江古城」內基礎設施最差的一條街道。封面新聞2016年報道,曾有客棧老闆抱怨,古城保護管理局收取的「古維費」「根本沒有用在刀刃上」。

他說:「有一次,電力公司要在我們這邊的一塊空地上搭建變壓器,但是村民要求一次支付上千萬元,電力公司只好放棄。我們去找古管局,對方回答『私人的地,古管局無權干涉』。天啦!你古管局收的『古維費』哪裏去了?就擺了點花,刷了點漆,搭了點板凳就用完了?」

時任古城保護管理局局長和麗萍說,每年收取的費用都上繳給了麗江市財政局。

雲南省麗江古城是納西族先民,自隋末唐初經營至今,約有一千多年城建歷史的文化名城。(Getty Images)
雲南省麗江古城是納西族先民,自隋末唐初經營至今,約有一千多年城建歷史的文化名城。(Getty Images)

鳳凰古城、盪口古鎮也褪了顏色

這種亂收費也嚇走了前往湖南鳳凰古城、無錫市錫山區盪口古鎮的遊客們。

每日經濟新聞2016年報道稱,2013年,鳳凰古城當地政府在一片質疑聲中,開始向前往古城景區的遊客進行一票制收費(均須購買148元門票);2016年4月10日又突然宣佈暫停景區驗票,但是進入古城的小景點,仍需要購票。

知情人士曾表示,鳳凰縣政府從每張門票中收取22元的「兩費一金」(資源有償使用費、宣傳營銷費、價格調節基金)。

湖南鳳凰鎮依江傍水景色怡人。(Getty Images)
湖南鳳凰鎮依江傍水景色怡人。(Getty Images)

至於無錫市錫山區盪口古鎮的亂收費,則是近一年來被網民狠狠地「唾棄」。

「行者:秋風」、「yang望世界」分別在2018年5月、2019年1月寫文章曝光此現象。

「雖然有江南水鄉的景色,但是因為門票的原因,傷了不少遊客的心。」「行者:秋風」說,景區內很多的景點都是收費的,華氏義莊30元、華蘅芳生平事跡陳列館20元、會通館20元、華君武漫畫館10元、王莘故居10元、錢穆舊居和亨得利鐘錶館10元。

也就是說,到該古鎮玩一圈下來,要被收6次門票。所以出現:即使節假日,去盪口古鎮也是冷冷清清;很多商家不得不撤出古鎮。「在盪口古鎮裏閒蕩有種到了鬼城的感覺。」

「yang望世界」則稱,盪口古鎮曾經是國家級旅遊景區,如今,此歷史文化重鎮卻成了空城,沒有遊客,商家也因此不願開門營業,「追究其原因,其實就和麗江古城一樣:宰客太嚴重。」

這種亂收費,被網民稱為「貪得無厭」,而這些做法均來自於當地政府,即中共統治下的政府。

周莊,九百餘年的悠遠歷史。(Getty Images)
周莊,九百餘年的悠遠歷史。(Getty Images)

中國江蘇網2018年曾報道稱,盪口古鎮景區內的水雲居客棧老闆說:「虧大了!」白天這裏遊客寥寥無幾,一到晚上就變空城,「現在走吧,投資的238萬元就打了水漂;不走,要把人拖死」。

尤其是2008年當地政府啟動修繕工程後,盪口古鎮景區內近千戶居民被遷出,僅剩一戶,古鎮被迫成為沒有生活氣息的純商業景區,又加上門票問題,遊客越來越少,景區不少商舖不得不關門。

自由撰稿人、旅行作家「蘇丹卿」今年曾默默寫下這些話:「對於麗江,我是充滿痛惜的。痛惜是文化魅力的流失,是商業利益的不可收拾。」

「看到了四方街、木府、五鳳樓、雪山書院、王家莊基督教堂、方國瑜故居、白馬龍潭寺、淨蓮寺、普賢寺等景點,但很多都是空的,雖然有人氣,但沒有靈魂。我有時候在想,為甚麼我不是70後呢?也許還能看到華夏文明的不同精髓。」

「我害怕村落的歷史內涵、文化意蘊、本土氣質和個中獨特精神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