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登場的中美第六輪貿易談判,是去年12月習特會後雙方高級別官員首次面對面談判,備受全球關注,雙方能否在3月1日前達成協議,就看這一回。

在追蹤本周談判結果之前,大紀元特別整理中美貿易戰從去年開打至今的要點、最新發展,以及預測可能的談判結果。

中共副總理劉鶴將率30人代表團赴美,於1月30日至31日與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政部長斯蒂文‧梅努欽(Steven Mnuchin)進行第六輪貿易談判。

習特會後談判進展回顧

彭博社25日引述兩名知情人士提供的消息報道說,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及財政部副部長廖敏,定於1月28日抵達美國,為這次談判做前期準備工作,中共央行行長易綱也將參與談判。

去年12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阿根廷達成停火90天以及立即展開談判的共識,中美副部長級官員1月7日到9日在北京完成第五輪談判,會後各自發表聲明,顯示雙方分歧依然存在。

依習特會共識,雙方談判如果在3月1日前未能達成協議,美方定於3月2日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由10%提高到25%。

目前距離雙方90天的貿易戰停火協議最後期限還剩不到五個星期的時間,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24日在接受財經網站CNBC採訪時表示,雙方距離達成協議還有「數哩之遙」。

依據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拉裏‧庫德洛(Kudlow Larry)所言,本周中美貿易談判「至關重要」,關係著雙方能否在3月1日期限前達成協議。

面臨中國經濟下行壓力 中共承諾六年內消除對美貿易順差

美國懲罰性關稅措施對已岌岌可危的中國經濟,構成雪上加霜的影響,對於一黨專制的中共來說,經濟持續惡化可能導致社會動盪不安,進而威脅其政權。知情人士告訴彭博社,北京在第五輪談判提出為期六年的大規模採購美國商品計劃,總計採購金額超過一萬億美元,預計在2024年以前將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降為零。

然而,針對中方的讓步,美方主談判萊特希澤不為所動。參議員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一月中旬表示,萊特希澤說有關結構改革的談判「沒有取得任何進展」。

第六輪談判核心問題:中方結構改革及履行承諾

庫德洛上周表示,特朗普總統對中美談判的立場「相當強硬」,要求中美貿易談判「必須符合美國利益」,為了達到這個目標,美方談判團隊將所有議題都擺在桌上,最終談判結果由特朗普總統決定。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在第五輪貿易談判結束後發表聲明強調,貿易談判的目的是「實現中共在相關領域的結構改革,包括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網絡入侵和網絡盜竊商業秘密、服務及農業等領域。」

USTR表示,雙方達成的任何協議「必須納入查核機制」,以持續地進行核查及確保中方履行承諾及有效執法。

從USTR的聲明可以窺知美國相當重視中共的結構改革及履行承諾這兩個議題,而且雙方至今尚未就此達成共識。

參與談判的一名美國官員告訴《紐約時報》,美方談判官員認為,北京方面有可能不會同意將深層的結構性經濟改革,納入美國想要的全面貿易協議。

對於中方履約問題,庫德洛說,與北京的談判最關鍵問題之一是「執法」,中方做出讓步承諾是好事,但是「我們最想要的是執法」。

知情人士告訴路透社,特朗普政府計劃提出定期審查北京履行結構性改革承諾的機制,並且納入貿易協議的一部份。

依該機制,如果北京違反協議,美方可以再次訴諸對華關稅措施。這意味著中美貿易談判即使達成協議,中共面臨美國加徵關稅的壓力「並不會消失」。

重中之重:中國製造2025計劃及國有企業

羅斯表示,目前中美談判正在處理的關鍵問題之一是北京通過「中國製造2025」計劃主導全球高科技產業的野心,「我們必須避免這個情況的發生」。隨著貿易談判的推進,2025計劃以及中共國企在這個計劃所發揮的作用將成為本周談判關注焦點之一。

美國官員告訴《華爾街日報》,月初的中美貿易談判曾談到國企問題,美方堅持要求北京取消對國企有利、阻礙公平競爭的監管措施,以及減少對國企的補貼及優惠貸款等。

中共近期試圖淡化2025計劃,不過據美國商會及中國美國商會1月16日向USTR提交的「中美貿易談判優先事項建議」(Priority Recommendations for U.S.-China Trade Negotiations)報告,北京目前仍在大規模地實施該計劃,野心勃勃地想要成為全球技術的主導者。

報告指出中共侵犯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以及干預經濟的行為,威脅美國企業的在華營運。

為了推動2025計劃,中共投入大量資源支持國企。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中國問題專家尼克‧拉迪(Nick Lardy)表示,自2014年以來,中共國有企業獲行銀行貸款的金額,遠遠超過民營企業,估計2016年,超過80%的銀行貸款流向國企。

經濟學家估計,中國目前擁有超過10萬家的國有企業,員工總數約為4,600萬,佔城市總勞動力的11%左右。

本周高階談判最佳成果預測

北京為了緩解貿易戰,提出加碼採購超過一萬億美元美國商品的承諾,然而此舉並不會獲得特朗普談判團隊青睞。如果劉鶴此行無法滿足美方對結構改革及履行承諾等問題的要求,恐將鎩羽而歸。

特朗普總統上周數次對媒體記者提到,如果雙方無法達成協議,美方會提高懲罰性關稅,似乎透露出北京的關稅壓力仍然存在。

根據此前知情人士透露的信息推演,本周貿易談判最佳成果是,北京依美方要求,除了採購一萬億美元美國商品外,還同意進行深層次的結構改革,同時提出履行承諾的時間表,以及同意美方的查核機制。

北京唯有做出這樣的讓步,才有可能獲得美國延長停火時限,直到確認中方履行承諾為止。

美國對中方的懲罰性關稅

截至目前為止,美國已經對總共2,5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產品加徵懲罰性關稅,其中對500億美元的機械、半導體及其它科技產品加徵25%的關稅,另外,對包括化學品、建築材料、傢俬和某些消費性電子產品在內的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的關稅。

特朗普曾表示,如果中方不願意進行美方所要求的結構改革,將再對大約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屆時包括手機、電腦、服裝和鞋類在內的消費品將受到影響。

為了避免中美貿易戰,多家在中國的外商已經或考慮將工廠轉移到其它國家。例如知情人士透露,蘋果iPhone最大的組裝廠富士康,正在積極考慮轉移到印度。

中共的報復性關稅

應對美國關稅,北京已對500億美元美國輸中商品加徵25%的關稅,項目包括大豆、牛肉、豬肉、海鮮、威士忌、酒精和汽車等。另外對600億美元美國商品加徵5%到10%的關稅,項目包括液化天然氣、化學品、冷凍蔬菜及食品配料等。

北京提出的讓步措施

習特會後,中共釋出一系列開放信息,包括重新購買美國大豆、粟米及液化天然氣、開放美國大米進口、停徵美國製汽車報復性關稅3個月、調降700項商品的關稅、公佈最新版市場准入負面清單、逐年放寬對外商所有權的限制、著手修改《外商投資法》納入「不得強制轉讓技術」等規定,以及宣佈將支持「競爭中立」原則,同等對待國有企業及其它中企與外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