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90天「休戰談判」的大限走過了2/3的時間,關鍵時刻就要到了。後天(1月30日),中共最高的經濟官員劉鶴將到華盛頓,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等人會面,磋商解決雙方的貿易分歧。如果無法達成協議,新一輪的關稅升級將不可避免。

此前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曾透露,劉鶴可能要率領一個30人左右的代表團來進行談判,這似乎顯示出中方結束貿易戰的決心挺大。

不過外界對這次談判仍然無法樂觀,預見到這次談判將可能出現三種情境。具體出現哪種情境,要看雙方的三類關鍵性的分歧如何彌合。

點擊下載視頻

基本:中方增購美國商品 更多承諾

第一種可能出現的情境是「基本情境」(Base Case)。彭博社認為,雙方可能會達成協議,對外發佈達成協議的聲明。但是具體的協議內容估計不太可能公佈,他們要向雙方最高領導人通報其中的細節,然後等待決定。

這個期間,這兩人不太可能對外透露甚麼情況,因為這兩人過去都很少對記者透露會談的內容。特別是劉鶴,身在中共體制中,必須要保持與北京同調。在北京定調之前,他不可能有甚麼表示。

這樣的情況下,官方「含糊」的聲明自然是外界判定會談進展程度的途徑。《香港經濟日報》表示,潛在的協議輪廓其實已經清楚了:中方可能同意增購更多的美國商品,也可能承諾加強保護知識產權,雙方可能找到切實可行的方式。

如果兩方官員表示計劃舉行新一輪會談,代表雙方依然認為有望在3月1日前達成協議。不過也有另一個可能,就是雙方會延長現在的「貿易休戰期」。

突破:北京超預期「經濟改革計劃」

第二種可能是「突破情境」(Breakthrough Case),就是中方在談判桌上提出一個超乎預期的「經濟改革計劃」,讓特朗普政府同意簽署協議。這將會帶來市場上漲,貿易戰陰霾消退。

但是這裏有一個關鍵因素,彭博社指出,中方需要提出一個顛覆性承諾。這個承諾要表明北京當局對經濟管控方面可能「說到做到」,可以讓曾經說與中方談判經年也難以取得進展的「鷹派」代表人物萊特希澤確信,北京這次是認真落實開放型經濟,走市場化道路。

但是美國前財政部官員大衛·羅文格(David Loevinger)認為,這件事難度很大。

崩潰:談判長期擱置 貿易戰升級

第三種就是「崩潰情境」(Breakdown Case),就是談崩了,沒有達成協議。如果雙方沒有提及或發表任何聲明,彭博社認為「那就要當心了」,談判可能陷入了長期擱置的狀態。這可能意味著貿易戰要升級了,3月2日將重燃戰火。

三種「情境」都有可能出現,就看北京在三類關鍵「結構性」上是不是願意改變,也就是北京是否願意調整「結構性問題」。這些方面,雙方一直存在著明顯分歧。

三大關鍵分歧難解

強制技術轉讓

第一個關鍵「結構性」問題就是強制技術轉讓。美方官員認為,北京以技術換市場的做法,是對美國技術創新的掠奪。而且中共鼓勵知識產權盜竊和專利侵權,包括網絡間諜活動等,都是在幫助中國的私企和國企超越美國。美方希望北京修改一系列法律法規,使外企公司免受這些威脅。

但是中方堅稱沒有強迫外國公司轉讓技術,是海外投資者通過合資或其它方式自願這麼做。但是中方已經發佈了時間表,將逐步取消金融和汽車行業的合資要求。修訂後的外商投資法還將正式禁止地方政府要求外國投資者轉讓專有技術。

更難回應的是網絡間諜活動,對這一點中共根本不承認。北京當局堅稱沒有違反2015年中美達成的「不進行網絡間諜活動」的協議條款,並且斷然否認美國司法部等提出的詳細指控:中共軍方以及其他政府支持的黑客組織系統性地違反這項協議。

外資股比限制

第二個關鍵「結構性」問題是外資股比限制,這使外企很難與中國本土企業公平競爭。美國企業抱怨,中共的許可制度僅限於本國申請者,這迫使他們不得不尋找本土合作夥伴,克服關鍵監管障礙。還有跨境數據本地化存儲也是美方抱怨的重點。

但是去年5月的中美第一輪談判中,劉鶴就說過,不會在雲計算等領域開放市場准入或其它讓步。《金融時報》表示,中共對政權的擔憂,促使它不會放鬆互聯網審查制度,不太可能讓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平台進入中國。

國企補貼

第三個關鍵「結構性」問題是中共國企。美方希望北京對國企實施更多限制,減少投資。在美方看來,中共的做法就是用舉國之力來搶佔市場。

特別是「中國製造2025」計劃所涉及的前沿高科技行業,中共有大量國家資金補貼,但《華爾街日報》指出,北京的根本目標是成為世界級製造強國,這個目標不會被拋棄。

文章引述大陸經濟學家的話指出,目前的10萬家國有企業是中共的支柱,是中共的「重中之重」。

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認為,三類關鍵「結構性」問題,都觸及到中共的根本利益。北京是不是願意改變、達成協議是不是能夠切實執行、有沒有監督落實的措施,這都在考驗著北京的誠意。

謝田指出,不公平的貿易問題,根本上是中共的體製造成的。要想實現真正的公平貿易,唯有一條路:放棄中共。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