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和舅媽熱心公益,豁達開朗,受人敬重。他們總是笑臉迎人,令人感到溫馨。

舅舅出身書香門第,是醫界翹楚,隨和風趣,在世界各地開會參訪之餘,以畫筆彩繪當地風情,留下了許多珍貴手繪紀錄。舅媽出身名門望族,端莊秀美,氣韻高雅,在醫院當志工,並以撮合婚姻為樂,直到80多歲膝蓋開刀坐輪椅,依然每天去醫院值班,熱情不減。

有人因為內孫較少而感到遺憾時,舅舅說,在國內的就叫內孫,國外的叫外孫,令人莞爾,又富深意。是呀!珍惜身邊的人,何必在意名份上的內和外呢?想起當年我的孩子,是外婆那個摸得著、看得到的小外孫,他遠比在國外的內孫更令外婆開心。舅舅的睿智幽默讓人回味無窮。

舅媽勤儉樸實,總是穿著幾十年不變的舊服飾。有一天,她身懷巨款去銀行,在永康街過馬路時,意外地被警察攔下,說她闖紅燈,開了張罰單。舅媽掏出了舊錢包,倒出裏面的銅板,一個一個地數。警察看她那付窮酸像,揮揮手讓她走了。

其實舅舅和舅媽曾遭喪女之痛,女兒在產房裏因血崩而逝。現場那麼多至親,包括她的父親、叔叔、夫婿、弟弟們都是醫生,竟然束手無策,挽回不了這個遺憾,令人深受打擊。但是歷經這段傷痛,舅舅和舅媽日後卻又那麼豁達,不僅僅因為他們將情感轉移,如常地為社會奉獻,相信他們對人生也有了進一步的體悟。

其實,人的命是天定的,而且人走了只不過是轉換了生命軌道,以另一種生命形式存在,也可能是去了一個非常美妙的世界,也可能將來又回到人間以另一種關係相遇,再續前緣。

雖然孩子是從娘胎裏生出來的,其實,父母子女的角色也只是一時的。我們未曾真正擁有過他人的生命,然而,有多少人能看透此夢幻,不為其所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