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國政法大學兩名知名教授的主流憲法課程教義被舉報引發軒然大波,令高校法學界人人自危。同時有政府文件顯示中共教育部正對全國高校進行「憲法學教材摸底」,中共並強推頻遭網民吐槽的「馬工程教材」,引發砲轟。

政法大學的舉報消息最初是1月20日在微博上發出,消息指某政法大學K教授秘密舉報憲法學教材,宣稱是「宣傳西方價值觀」「嘲諷社會主義」,並將教材分為1、2、3等予以不同程度清洗。消息還稱,舉報信將主流憲法學者一網打盡。經高層批示,教授們因此遇到麻煩。 

知情者披露政法大學的舉報風波。(網絡截圖)
知情者披露政法大學的舉報風波。(網絡截圖)

知情者披露政法大學的舉報風波,引發外界關注。(網絡截圖)
知情者披露政法大學的舉報風波,引發外界關注。(網絡截圖)


隨後,消息指,舉報者k教授是政法大學的教授柯華慶(柯本人予以否認),被舉報的教材,包括張千帆的《憲法學導論》、林來梵的《憲法學講義》。

資料顯示,大陸的憲法學是在中共改革開放之後才開始成為一門學科,張千帆的《憲法學導論》及林來梵的《憲法學講義》,是大陸憲法學學生入門時必讀的兩本書。其中《憲法學導論》在豆瓣網上的幾個評分都在9分以上。據稱是學生們公認的大陸最好的憲法書籍。

大紀元最新在京東電子網站和淘寶搜索,均顯示「該商品已下櫃」,「本商品已經下架」。亞馬遜中國網站的這本書的頁面顯示「目前已無貨」。

三大電子網站(京東,淘寶,亞馬遜中國)均已下架。(網絡截圖合成)
三大電子網站(京東,淘寶,亞馬遜中國)均已下架。(網絡截圖合成)

舉報事件引發外界批評,有網民說,「這種舉報真的太噁心了。如果是因為編寫教材的那章被拒了怒而舉報憲法權威,全程透露出小人的無恥。」還有人稱:「 為啥被舉報了呢,因為憲法都被改了,所有教材當然要換配套的!」

近日,有海外媒體採訪政法大學的柯華慶,柯則否認是自己舉報。但又回應稱:「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呀!這些人不是憲法學者,只是以憲法之名幹革命之事,真正的憲法學者都信仰本國憲法!」最後又加了一句「讓子彈飛一會兒」,引發外界聯想。

柯華慶是政法大學法律經濟分析中心主任,曾明確提出過「黨導立憲制」,強調中共在憲法中的領導地位。

中共教育部「全覆蓋、無遺漏」摸底高校憲法學教材

舉報風波發酵的同時,網上流傳一份「關於開展高校憲法學教材全面摸底工作的通知」。內容顯示,國家教材委員會辦公室下發了《關於開展高校憲法學教材全面摸底工作的通知》(國教材辦函〔2019〕2號),要求對高校憲法學教材開展全面摸底工作。 

內容強調對「普通高等學校本專科生、碩士生、博士生以及預科生正在使用的憲法學教材,開展全面摸底」,「務求全覆蓋、無遺漏,數據真實準確」。

江西省教育網截圖。
江西省教育網截圖。

大紀元在網上搜索,可在江西省教育網找到該省內轉發的相關文件,落款是江西省教育廳辦公室,日期是2019年1月9日。

這份文章還附帶一個附件,打開可看到要求對各個高校的憲法學教材,包括主編姓名、主編所在單位,出版單位,出版日期,使用學科,使用的高校及學生人數進行報告。各高校填寫完畢後,須在1月14日前將一份加蓋公章的紙質版,以及一份電子版上交至省教育廳。 

江西省教育網通知附件截圖。
江西省教育網通知附件截圖。

另有教育部的文件則顯示,要求相關文件須在1月15日前統計完畢並上交給中共教育部教材部。

當局強推馬工程「垃圾教材」

一邊在高校對憲法學教材摸底的同時,另一套被稱作垃圾題材的「馬工程」科研組編寫的《憲法學》卻成為各大院校強推的教材。「馬工程」是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的簡稱。

大紀元搜索到,一個月前,江蘇師範大學規定「凡有『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重點教材』的必須選用」,其中就包括馬工程的《憲法學》。此外,文件還規定:訂購未列入教學計劃的課程的教材,將追究有關當事人的責任。

江蘇師範大學相關通知。(網絡截圖)
江蘇師範大學相關通知。(網絡截圖)

徐州工程學院還要求「因特殊原因不使用『馬工程』重點教材的學院,請以書面形式,列出詳細理由,由院長簽字同意和學院蓋章後,上報教務處備案」。但該規定被質疑「有幾個院長敢簽字?」

大紀元記者在百度用關鍵詞「馬工程 征訂」搜索,可以搜索到不少高校對統一使用馬工程教材的通知。包括,安徽省教育廳早在2017年9月13日召開「馬工程」重點教材統一使用專項工作動員會,要求各學校相關專業統一使用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重點教材。

福建師範大學要求「把馬工程教材使用情況統一作為本科教學質量年度報告的支撐數據和高等教育質量監測平台數據庫的基本指標」,並「將建立馬工程教材使用情況年度檢查和通報制度」。

但在豆瓣網站上可以找到馬工程編寫的《憲法學》,下面幾乎都是差評,該書被斥是「政治宣傳」,「無趣」,「垃圾題材」。

在另一個網站「知乎」上對該書的評價, 也大致類似,被斥「垃圾課本」,「甚麼都沒有」,「誤人子弟」。

「馬工程」編製的憲法學在網上差評一片。(自媒體「自知讀書」)
「馬工程」編製的憲法學在網上差評一片。(自媒體「自知讀書」)

在微博上也能找到不少惡評,「馬工程的教材。垃圾認證。」「『馬工程』就是一坨屎。 」「馬工程確實是太爛了 ,我覺得這是無論何時都不可更改的觀點法理憲法毀在了馬工程手裏。」

網民惡評「馬工程」 教師陰奉陽違

有多位網友稱,不只是憲法教材,有些院校的經濟學教材也是規定必須用馬工程的西方經濟學。

有微博網友甚至開口大罵,「今天我就激情開罵人了,經濟法的馬工程教材是甚麼狗東西?沒有原理沒有邏輯,只有概念,只有自己胡編亂造的套路。法學是社會學邏輯學倫理學,結果被搞成了歌頌馬xx主義的禮讚,馬原毛概兩本書都不夠你歌頌,還非要來禍害我們法學生啊?」

還有經濟學專業的教師網友寫道:「馬工程教材的書,簡直就是在跟我開玩笑!這種水平真的可以當教材嗎?使盡渾身解數為我們表演如何湊字數,寫的是些啥垃圾玩意?一個經濟法的概念寫了10頁,我也沒有找到一句明確保表述的話,我們所有馬工程教材科目的老師,都不用這個書,這書完全就是教育部拿來騙人的吧? 」

也有些網民說, 儘管有規定,但因為寫得太爛,學校老師也是陰奉陽違:「我們老師默默吐槽真的寫得太差了,還是用的范裏安的教材,(告訴學生)有外人問起就說用的是馬工程的。」

「馬工程那些狗屁『指定教材』,買是要買,但從沒見過有教授用。」

「在Z系的時候,桌上總得擺上兩本書,一本是上課『輔用』的教材擱正中間,一本『主用』的馬工程扔一旁,打破天了不過拿來墊墊本子好寫字,其作用不過是看破不說破,沒想到還真有人心心唸唸這東西,把教材當成獻媚,舔著臉想要留個名兒上去,末了還不忘劃個三六九等出來,惡人先告狀,姿勢不用太難看。」 

在搜狗搜索關鍵詞「馬工程教材 質量」,可以看到96%的人還搜索了「馬工程教材 噁心」、「馬工程教材吐槽」、「馬工程教材很爛啊」等關鍵詞。

據悉數字時代編輯收集自新浪微博的評論,有微博帖文寫道:「這一套工程,著作者都不署名,一概稱『編寫組』,這是恢復了「文革」的署名習慣。2. 與署名的極低調相反,這套『工程』的銷售是極高調的,國家教育部門的操手確實一直在向學校-院系-授課老師施壓,要求使用(購買)這套教材。不惜以一套無署名,無責任個人的教材戕害國家教育,戕害民族後代以獲利的惡行,令人髮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