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科技公司華為、中興、騰訊、阿里巴巴等竊資訊行為,台灣戰略模擬學會研究員何澄輝指出,他們採取多元方式,包括木馬程式、植入間諜晶片,或透過網絡黑客等,而中國網絡黑客身份不單純,尤需當心。

淡江大學整合戰略科技中心行政總裁蘇紫雲則提醒,很多人使用中國科技產品,無意間當了間諜也沒察覺,中國無人機製造商大疆的無人機就是例子。

華為、中興因涉間諜行為,通訊產品陸續遭歐美日等國家禁用,騰訊微信、阿里巴巴支付寶等也被揭露非法蒐集個資傳遞到中國境內的伺服器。

何澄輝說,這些公司透過木馬程式、植入間諜晶片或網絡黑客蒐集個資、情資。尤應注意、提防中國網絡黑客,身份並不單純,都具有官方身份或是官方協力者。中國官民界限跟西方世界不太一樣,比較模糊,基本上是一體兩面,他們就更容易假扮成民間商業模式,行國家監控的事實。

蘇紫雲表示,華為、中興等蒐集情資的方式分成普遍性蒐集與指定目標蒐集。例如:透過手機產品、基地台設施或機房,清楚辨識出某個特定目標(重要人物)的手機號碼,然後下指令給基地台,在基地台傳遞該支手機訊號時,同步側錄手機訊息,再轉傳到指定的IP位址,此外,像大疆無人機產品,就是在消費者無法察覺狀況下,進行指定目標蒐集。

蘇紫雲指出,美國軍方發現大疆無人機在特定軍事基地附近飛行時,把攝影影像傳回中國內陸IP,不過,大疆無人機可能在一般家庭中飛行時並不會傳遞影像。傳遞影像的技術很簡單,無人機都有GPS接收器,只要內載的晶片預錄已知的軍事基地GPS座標,無人機一出現在這些目標附近,消費者就可能變成被利用的殭屍間諜。一般家庭可能為了拍攝家庭生活影像而買下無人機,卻不知無人機已經內鍵部份重要座標,而這些不知情的消費者使用無人機時,同時也執行了特殊任務。

美國陸軍在2017年8月因「網絡安全漏洞」,停止使用並卸載所有大疆無人機應用程式,澳洲國防軍2017年9月也禁飛大疆無人機,以便調查無人機存在的「網絡安全漏洞」。

蘇紫雲表示,目前各國防無人機有兩種做法,一是剛性規定,禁止在機場附近使用無人機;一是軟性規定,禁止研發機構採購大疆無人機,以美國為主。各國可能開始防範中國無人機,但防是一回事,無人機結合監視器材、通訊科技,對中共來說只是會飛的監控工具,他警告,「中共已經上天下地布下(監控)天羅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