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再曝惡劣的「奴工」案,52名包括智障、聾啞、文盲或流浪漢的男子遭誘騙到工地被迫長年累月從事苦力,沒有任何報酬,遭拘禁和毆打,甚至被虐待致死。

然而該案的犯罪團夥主犯僅被判入獄1年至6年,不少網民斥責犯罪團夥有後台,導致判決太輕。

黑龍江哈爾濱鐵路運輸法院去年12月一審宣判4宗相關連的強迫勞動案,共計有52人受害。澎湃新聞遠赴黑龍江、遼寧等地採訪2名案件的受害人,披露「奴工」的苦難史。

「黑奴工」天天幹活被虐打,其中有智障、聾啞、文盲或流浪漢。圖為孫海達(左)、周剛(右)。(新唐人合成)
「黑奴工」天天幹活被虐打,其中有智障、聾啞、文盲或流浪漢。圖為孫海達(左)、周剛(右)。(新唐人合成)

受害人孫海達今年28歲,他近日接受訪問時表示,與家人失聯的5年時間裏,他每天幹苦力至少12小時,甚至連幹兩三個通宵;沒有一分錢工資,不能與外界聯繫;不能喊累,更無法逃離。時刻為他準備的是監工的鐵鍬、木棍和鐵鉤。

孫說,他們除工作外,被關在從外反鎖的房間,每日只吃兩餐飯,一個月才能吃上一次肉,從沒獲工資。他和十多人共住,多年來共用2條毛巾,多年來沒有牙刷、牙膏,沒有洗過澡。

孫海達是5年前到哈爾濱火車站外等工時,遇到一名中年婦女主動和他搭訕,給他盒飯吃,讓他去工地幹活,說「有吃有住還有工資」。孫海達便跟她走了。

本案大多數受害奴工都是在勞務市場,或火車站等人群聚集的地方被騙走的。

周剛是在遼寧瀋陽一個勞務市場被騙來當奴工的,他遇到該案的主犯劉振華,宣稱以日薪140元和包吃住請苦力。周剛和另外10名農民工隨劉振華坐火車去了哈爾濱。

其後他被帶到黑龍江和內蒙古、林場、工廠當苦力,每日至少工作12小時,有時連續工作3日3夜。

「天天幹活,連過年那一天都沒有休息。」孫海達說,他們白天除每頓吃飯的半小時,其它時間幾乎沒有歇息,經常幹到晚上十一二點鐘,有時甚至得通宵地幹。

被打得吐血 躺在地上抽搐

超負荷的體力勞動,讓工人們苦不堪言。但大家都不敢反抗——他們懼怕工頭和監工的拳頭,以及他們手上的木棍、鐵鍬。

周剛記得,他第一次被監工張文輝毆打,是因為起床遲了幾分鐘。在他印象裏,另一監工王友有次把他打得鼻子出血,躺在地上抽搐。

周剛第一次抽搐,是在建築工地砌磚時,他突然倒地,渾身發抖。後來,可能是體力透支以及精神上恐懼疲倦,他又發作了六次。

周剛和孫海達證實,曾有兩名被虐打或過勞死去的工友的屍體被抬上車運走,但不知屍體被運到何方。而對兩名工友死亡之事,劉振華一案的刑事判決書裏並未提及。

在那種絕望的條件下,很多人都曾試圖逃跑。廠區的鐵門一般也是上鎖的,工人想逃離現場十分困難。

一次,周剛和另一工友在山上挖野生藥材。趁監工沒留意,他和那名工友往山下跑了四十多里。但最後還是被抓回,遭到一頓痛打。他記得,監工張文輝用鐵鍬打他,致使他腰部受傷,痛了很長時間。

孫海達曾兩次逃走,有一次在雙城化肥廠幹活,被打得受不了,也找機會溜出廠區。他跑了大半天,來到哈爾濱市區,但因為太累在路邊休息時,被開車追尋的劉振華發現,抓了回去。孫海達被捉回後被用鐵具打得躺了一個月不能動。

被劉振華等人控制的工人「老穆」,曾被「打得吐血」,從工地逃回敬老院的湯瑣,頭部有五六道傷痕。另有人被打得牙齒脫落,甚至昏迷。

周剛說,在一起幹活的19人當中,他和孫海達是「最健全清醒」的,儘管他曾因車禍導致二級殘疾,孫海達則幾乎是文盲——只讀過「三個一年級」。

長年無法刷牙洗澡 身上長滿虱子

孫海達說,那四五年劉振華只買過兩條毛巾,給19個工人共用。大家沒有牙刷牙膏,「就是用水漱漱口」。

在孫海達印象中,很多工友幾年都沒洗過澡。由於衛生條件不好,工人身上「長虱子」是常見的事。孫海達記得,大家身上癢得難受,有時會將衣服脫下來,拿到煤爐邊去烤,「一些虱子從衣服蹦到火爐裏,燒得吱吱響」。

有一年,周剛實在「癢得受不了」,跑到工地附近一個水庫,脫光衣服跳進刺骨的冷水裏。他說,那是他四年裏唯一的一次洗澡。

獲救已記不起自己的名字

直到2018年4月,因為一名工人的出逃,他們被奴役的苦難日子才暫時得到解決。

但52名勞工獲救後,其中一些智障者和聾啞人說不清姓名和住址,警方只好通過提取指紋、對比DNA等技術手段,確定其身份。 

失蹤4年的周剛回到瀋陽法庫的家中,看起來比他父親還老。周剛回家後還發生過三次抽搐,「每次抽三四個小時,口吐白沫」。

孫海達的嫂子邵珠梅說,弟弟剛回到家的時候,已經記不起自己的名字,「我問他叫甚麼名字,他說他叫二十五」。

據周剛介紹,「老闆說他不識字,傻傻的有點『兩百五』,就叫他二十五,後來大家都這樣叫他」。

從2013年到2018年,與外界失聯的那五個年頭,孫海達幾乎沒聽過自己的名字。慢慢地,他只記住了「二十五」。

湖南同期曝「奴工案」

就在同時,湖南也爆出同樣惡劣的奴工案。據澎湃新聞1月19日報道,來自湖南、黑龍江、雲南、廣東、河北等地的11名男子,因為身體或精神缺陷,當他們獨自在外時,被一個叫向某權的人「捉」到他位於湖南保靖縣的家中,夜晚反鎖在牛棚內,白天放他們出來修牆壩、種烤煙、錘礦山,幹著重體力活。

他們晚上睡在曾經用作牛棚的黑屋子,屋裏沒床,只是木板上鋪些稻草,幾床發黑的、破爛不堪的、散發著臭味的舊棉被胡亂搭在稻草上。

一年365天幹活,無論颳風下雨,沒有一天間斷過。他們的伙食,是一天兩頓紅薯。偶爾「向老闆」心情好,會讓大家在紅薯裏加少量的米飯,再煮上一些村民地裏不要了的菜葉。

十人被解救出來時,每個人身上都有傷。56歲的雲南昭通人老溫失蹤前精神沒問題,回來時精神方面已經不太正常,鼻子骨頭被打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