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周,中共副總理劉鶴將率領一個30人的代表團赴美,與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政部長斯蒂文・梅努欽(Steven Mnuchin)進行第六輪貿易談判。梅努欽表示,中共貨幣政策將納入談判內容。

1月30日和31日,中美部長級高層貿易會談在華府展開,延續1月初在北京舉行的雙方副部長級貿易會談。

1月24日,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在接受財經網站CNBC採訪時表示,有一個非常龐大的中國代表團,大約30人,下周訪美。「已經做了很多預期工作。但我們距離獲得解決方案還有數哩之遙。坦率地說,這不應該令人驚訝,因為貿易很複雜,存在很多很多問題。」

周四(1月24日),財政部長梅努欽對即將進行的談判表示樂觀,他說,中美在談判中「取得了很大進展」,但他沒有詳細說明進展的詳情。

梅努欽還說,定於下周舉行的華盛頓高層會談將包括有關中國(中共)貨幣政策的討論。他曾批評人民幣疲弱現象。

2018年10月,梅努欽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表示,財政部「非常謹慎地」監管貨幣問題,注意到人民幣在過去一年「顯著」下跌,並希望將貨幣問題納入中美貿易談判。「在審視(中美)貿易問題時,毫無疑問地,我們希望確保中國(中共)不會進行競爭性貶值。」

梅努欽說,定於下周舉行的華盛頓高層會談將包括有關中國(中共)貨幣政策的討論。(AFP)
梅努欽說,定於下周舉行的華盛頓高層會談將包括有關中國(中共)貨幣政策的討論。(AFP)

羅斯:下周談判不可能解決所有爭議

羅斯表示,貿易問題不僅僅是購買多少大豆和多少液化天然氣,更重要的是,美方認為中國經濟需要進行結構性改革;以及若中方未能遵守雙方同意的協議,需要執法和懲罰機制。

他說,很難確定下周談判會有何種程度的結果,且雙方不太可能在下周會談中解決所有爭議,但他補充說:「我相信中方願意達成協議。我相信我們想達成協議。但它必須是一項適用於雙方的協議。」

「隨著(談判)日期的臨近,總統和我們這些正在幫助解決貿易問題的人將聚集在一起。我們將在這一點上進行非常認真的討論。一旦作出決定,將會發佈公告。現在要判斷在未來五周或六周內可能會發生甚麼事情,太難了。我的觀點是,人們不應該認為下周會解決世界上所有問題。希望我們能夠在這方面有一個良好開端,並在以後跟進。」羅斯說。

白宮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olow)對霍士新聞表示,下周的貿易會談將是決定性的。

中共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周四(24日)表示:「在即將舉行的高層談判中,雙方將繼續就共同關心的各種經貿問題進行深入會談。」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說,很難確定下周談判會有何種程度的結果,且雙方不太可能在下周會談中解決所有爭議。(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說,很難確定下周談判會有何種程度的結果,且雙方不太可能在下周會談中解決所有爭議。(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貿易戰加速供應鏈轉移出中國

自去年7月6日貿易戰開打以來,中美雙方向對方數千億美元商品徵收關稅。去年12月1日習特會後,雙方達成90天停火協議。若在今年3月2日凌晨前未達成協議,中方在知識產權盜竊和結構性改革方面未能滿足美方要求,美方將把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從10%上升到25%。

本周一(21日),中共當局公佈的經濟數據顯示,中國2018年GDP增速為6.6%,創28年新低,外界預期今年GDP繼續探底。

針對貿易衝突對中美經濟和全球經濟的影響,羅斯認為全球經濟正在發生幾種交叉潮流。他說:「首先,有很多公司正在從中國遷出生產線。在某些情況下,轉移到在美國,在其它情況下轉移到越南和其它低收入地區。」

他表示,甚至在貿易問題出現之前,供應鏈就已開始採取轉移,因為中國不再是世界上最便宜的製造產品的地方。但是貿易問題加速了轉移行動,因為這會給企業決策注入不確定性。

羅斯還表示,歐洲又是另一回事,很多國家都遇到了很多問題。

中國問題專家不認為中共有誠意遵守協議

美國商會和中國美國商會本周在一份新報告中表示:「雖然減少貿易逆差和購買美國出口商品可能是談判的一個方面,但我們敦促美國政府優先考慮中國(中共)解決結構性改變的問題。」

「商業內幕」報道,美國保守派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中國問題專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認為,談判陷入死胡同的可能性為25%。但他說,任何達成的貿易協議都將是暫時的。

他說: 「交易(協議)具有實質性和持久性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因為中國(中共)不會通過任何必要的方式停止盜竊知識產權、保護國有企業免受競爭。」

「所以從現在到將來還有很長一段時間來判斷我們的立場,是值得繼續,還是陷入僵局?」羅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