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程顥〈偶成〉

閒來無事不從容,睡覺東窗日已紅。

萬物靜觀皆自得,四時佳興與人同。

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風雲變態中。

富貴不淫貧賤樂,男兒到此是豪雄!

本詩選自《全宋詩》,雖名為〈偶成〉,但卻並非隨意、偶然之作。它實際上是作者對自己豐富的生活閱歷,進行長期、深入的觀察、思索和體驗而得出的認識。也反映了作者的志向、胸襟和器識。

第一、二句,寫自己不嗜貪慾,從容大度,夜裏睡覺都安穩。大有「平生不做缺德事,半夜敲門心不驚」之慨。

第三、四句,寫我能夠順應客觀自然,自得其樂;與百姓萬民,同甘共苦,溶為一體。四時:四季。佳興:好的心情、興致。每年四季,皆與民同心同德,「四時佳興與人同」,實屬可親可敬!

第五、六句,是說自己的思想學說的普遍性。道:即思想學說,也就是程顥提出來的「天理」。程顥認為:「道」存在於萬事萬物之中,也存在人們的心中。萬事萬物是物質的,被稱作「有形」;人心即精神,是無形的,是「形之外」的,所以「道通天地有形外」。思:思維活動。風雲變態:自然界和社會的變化發展。人應該做到「天人合一」,順天敬道,順應自然和社會規律。

第七、八句:「富貴不淫貧賤樂,男兒到此是豪雄!」引用了孔子、孟子著作中的論述。孔子的《論語•雍也》中說:「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孟子•滕文公下》說:「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這既是全詩的結束句,也是作者的人生價值觀和他本人的努力方向。此金石語也,擲地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