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去年中美貿易戰以來,中美雙方進行了多輪談判。從美方釋出的談判內容看,中方一直在讓步。有分析認為,此前,中共通過人脈作為第二軌溝通,如今這種方式已經行不通了。外界注意到,特朗普跳過了中間人與中共直接對陣。

這之前,美中雙方經過了多輪談判,但在關鍵議題上,目前顯然仍存有重大分歧。中共就頻頻透過中間人向白宮游說,以期美方在經貿問題作出讓步,但效果不彰。

香港《明報》1月24日的評論文章表示,自從中美貿易戰開始以來,兩國的歷次談判,放料的都是美方,中方則口密得很,除了外交部或商務部的官式表態外,從不對外爆料。從中方的應對看,其似乎對美方內部的要價底線也無法摸到底,至少從美方釋出的談判內容看,中方是被動地跟隨美方的節奏走。

文章認為,一般敏感的外交談判,在談判桌外通常還有第二軌的溝通,而有時這種第二軌溝通往往比正式的談判更易建功。

在過去,華爾街金融大佬及中共的「老朋友們」在中美關係間一直有著特殊的影響力。如黑石集團(Blackstone)創辦人兼行政總裁蘇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鮑爾森等,都被認為是雙方的聯繫人。

但自中美貿易戰以來,這些中間人已無法左右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政策,已起不了甚麼作用。因為特朗普不買帳了。

此前《紐約時報》報道說,中共官員在華府熟悉的都是特朗普的敵人,特朗普很討厭這些人,因此這些人都被邊緣化了。因此,包括王滬寧、王岐山在內的幾個中共高層領導人,都對特朗普的迅速決策和貿易威脅感到驚訝和困惑。他們急切地在美國政壇尋找中間人,並親自出馬頻繁接見美國商界摸底。

沃頓商學院(Wharton School of Business)管理學榮休教授馬歇爾·W·邁耶(Marshall W. Meyer)表示,在特朗普和北京的貿易戰正在加大力度之際,華爾街的話可能不會起甚麼作用。「過去行之有效的關係、過去行之有效的公式,現在行不通了。」

外界也注意到,自特朗普在白宮掌權後,特朗普漸成為與習近平,甚至與中共直接溝通的人。

這期間,特朗普多次與習近平通話、通信等。自2017年2月9日以來,特朗普與習近平通話至少有十多次,談話重心多是北韓與經貿問題。

同時,特朗普也不斷在社交媒體推特上指責中共。如去年9月18日,特朗普發推說,中國(中共)多年來在貿易上一直佔美國的便宜,「他們(中共)也知道我是那個知道如何阻止它的人」。「如果我們的農民、牧場主或產業工人成為(中共的)攻擊目標,(美國)將會對中國(中共)進行大規模的快速反擊!」

到目前,中美90天貿易停戰期已經過半。中美下一輪談判定於1月30日至31日。

彭博社分析,中美談判的七大關鍵包括知識產權、華為及5G技術、中國製造2025、能源貿易、農產品進口、汽車關稅及外國銀行在華市場准入問題。兩國能否在未來更高級別的會談中就以上關鍵議題達成共識,決定了中美貿易戰的下一步走向。

有不少消息指,美方在結構性改革方面及中方能否落實協議仍有很大疑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