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傳統新年臨近,各地金融受害者為討回被騙的血汗錢四處奔波並遭當局打壓。近日,阜興集團意隆財富,惠農聚寶兩個平台的數百受害人,分別到中國證監會及黑龍江省委辦公地維權抗議,其中惠農聚寶受害人遭到三四百黑衣特警的毆打,有人受傷。

「救救我們吧!還我們血汗錢」

1月23日上午9時30分左右,來自黑龍江省多地的200多名惠農聚寶受害者,集體前往位於南崗區花園街的省委辦公地,遭到三四百名黑衣特警圍攻和毆打,一名參與現場維權的女士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親身經歷。

約11點半左右,這些特警突然鋪天蓋地的將難友包圍,「嚇得我心臟難受,不行了,有2個男的,嘴都被打出血了,牙齒鬆動。」受訪女士說,「今天非常慘烈,特警連打帶踹,我的好友也被踹。」

難友們被推擠上兩輛大客車,「我在車上親眼看到,有個穿紅色羽絨服的女子質問他們為甚麼打人,他們就『匡匡』地打,腦袋上打出了大包,嚇死了。」她說,自己被嚇得不行,好像就是末日來了一樣。

難友牙齒被打鬆動出血。(受訪者提供)
難友牙齒被打鬆動出血。(受訪者提供)

難友頭部被打起包。(受訪者提供)
難友頭部被打起包。(受訪者提供)

難友被打。(受訪者提供)
難友被打。(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介紹,惠農聚寶是中央電視台、黑龍江省政府公開宣傳的扶持三農的一個產品,受害人遍佈哈爾濱、雞西、牡丹江等地,也有部份外省的。

「因為中央電視台宣傳的時候,說得讓人太可信了,是三證齊全的P2P,讓你思想裏沒有一點雜念,我們就買了這個惠農聚寶。」受訪女士說。但自從2018年8月21日,就停止回款了,12月21日,公司法人陳景濤帶領3個員工突然去哈爾濱平房經偵處自首,平台爆雷。

受訪女士表示,她投入了70多萬元(人民幣,下同),身邊的兩位好友一人投了100多萬元,1人投了64萬元,有的是將賣房錢等家產全部投資了,有的是父母兄妹的錢湊在一起,出事後,感覺都沒法兒活了。目前微博已屏蔽相關消息,她們急切盼望外媒能幫助報道。

此前1月10日,有約300名難友到黑龍江省委,高舉標語,高呼口號,要求見省長,最終無果。

據相關資料顯示,惠農聚寶成立於2015年7月,董事長為哈爾濱市人陳景濤,該平台還通過中共公安部信息安全等級保護三級認證,宣稱平台用戶的私隱信息與資金安全是行業最高標準,安全堪比銀行。

意隆財富受害人:這個國家就是黑社會

同在23日,上海阜興集團意隆財富平台的200多名受害人,前往北京證監會、銀監會、信訪辦、公安部、監察委等多個部門維權,一名受害人說,他們每個月都要去這些部門上訪,但始終沒有結果。當天,他們被上百特警包圍驅趕。

「至今都沒有立案,可見這裏的水有多深。」「共產黨一黨獨裁,自己管自己,是天大的笑話。」一名現場維權的難友受訪時說,這個國家就是黑社會了。

《今日財富》2018年曾報道,意隆財富為阜興集團融資公司,阜興集團是正規備案、擁有合法金融牌照的私募基金,整個資金黑洞估計超過300億元(人民幣,下同),集團董事長36歲的朱一棟於2018年6月失聯。

朱一棟於8月29日被遣返回中國。根據中共央視的報道,阜興未能透過附屬公司私募基金產品如期支付客戶180億後,朱一棟外逃海外,到數國躲藏。但官方未說明其逃往哪個國家被抓。

阜興事件中,牽涉的基金託管人包括上海銀行、平安銀行、光大銀行、國信證券、招商銀行、恆豐銀行、浦發銀行、浙商銀行等近10家金融機構。

這名受害人說,阜興集團總部在上海,其周邊地區包括義烏、杭州、深圳等地有很多投資者,最多的有幾千萬元的投資,給家庭帶來了滅頂之災。他自己投了100多萬元,這裏包括父母的錢,是全家的資產。

「現在沒法生活,上有80多歲的父母,下有十五六歲的兒子在唸書,我都不敢跟他們說,怕承受不了,病倒了。」受害人說。

他還指,因從小接受洗腦教育根本沒想到共產黨有這麼壞,沒想到中央的證監會和地方政府這麼黑暗,老百姓根本就沒有任何權利。

「我都活夠了,你們是外媒,這個社會真得有人站出來,需要正能量,為我們老百姓發聲了,引起全社會的重視,看看共產黨的所作所為,他們都在幹甚麼,怎麼欺騙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