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中美貿易戰的衝擊之下,中國經濟發生了嚴重滑落。官方數字顯示,去年GDP增速出現了28年來的最低。種種困境之下,北京向地方領導幹部發出了警告。在21日中共黨政軍省部級一把手研討班上,習近平提出要面對七大風險,要高度警惕「黑天鵝」、防範「灰犀牛」事件。

開年喊「七大風險」

據中共官媒報道,習近平在講話中分析了七大領域的風險,分別是政治風險、意識形態風險、經濟風險、科技風險、社會風險、外部環境風險和黨的建設風險。

點擊下載視頻

北京在一開年就高喊中共面對著七大風險,海外的關注度一直不退。有分析認為,中共當局在國際是「四面楚歌」,國內經濟呈現坍塌之勢,中共政權或許即將發生崩塌。

所謂「黑天鵝」指的是那種小概率但是影響巨大的事件,「灰犀牛」指的是概率和影響都比較大的潛在危機。

在北京的這個講話中,重要著力點就是經濟風險,也就是北京重點強調要防範的「灰犀牛」。據美國《商業內部》報道,中國經濟低迷的原因,從中國消費者的身上可以看到一些端倪。文章引述分析師指出,中國消費者的債務比過去更多了。

文中指出,從2008年以來,中國家庭債務增長率幾乎是收入增速的兩倍。2014年,中國上一次經濟放緩,家庭債務大約佔GDP的40%。僅僅四年多之後,已經上升到了60%,與歐盟和美國的水平差不多。

中國經濟面臨「硬著陸」

更嚴重的是,中國經濟正在面臨著「硬著陸」的風險。《華爾街日報》報道,中國(中共)整頓影子銀行過頭了,造成了貸款瓶頸。影子銀行就是能夠提供像實體商業銀行一樣金融服務的非銀行中介。

信貸減速

高盛集團首席經濟學家簡・哈齊烏斯(Jan Hatzius)日前表示,中國經濟放緩的主要原因,是中共當局遏止了經濟整體債務水平的政策,最重要的影響因素就是信貸減速,以及決策者處於擔憂金融失衡而採取的更嚴格的政策。

大家知道,從2010年以來,中國銀行系統逐漸被中共政府主導控制,這自然會衍生出一個副產品——影子銀行。

這種影子銀行雖然不那麼規範,但是畢竟可以為人們提供一些資金支持。在中共對銀行控制越來越多的情況,想貸款卻又從銀行貸不到款的私營企業,他們就會想辦法去募集資金。

私企沒錢

眾所周知,中國經濟有大約2/3是來自於私營企業,可是他們能夠獲得的新貸款,卻只佔了1/3左右。所以他們慢慢就轉向了這種非正式的融資渠道,影子銀行就應運而生了,像大家知道的P2P平台、股權基金等等。當然能這麼做的人,多數還是中共權貴利益集團的內部人,一般人沒這個能力。

中共為了防範金融風險,不斷地「去槓桿」,加大對影子銀行的整頓力度,但是這卻造成了貸款瓶頸。大家知道去年,媒體曾多次報道P2P平台爆雷的消息,就是在中共的加大管控之下,這些人捲錢跑路了。

國進民退

我們從當前「國進民退」的輿論中,也能看出中共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發展壯大「國有企業」。儘管北京沒有明確說出不支持私企,但是從國有銀行的做法中也能看出問題。《華爾街日報》指出,即使銀行系統流動性充裕,國有銀行也不願意直接向急需借款的企業放貸,他們寧可讓這些流動性在金融體系裏面空轉。去年第四季度,國內銀行間借貸市場交易量同比增長了21%。

如果是在以往的寬鬆周期當中,中共央行通常都是降低基準利率,或者是降低銀行存款準備金率,促使企業和家庭借貸在幾個月之後走高。

大規模降准

但是這一次不同,中共不這麼做了。雖然中共做了五次大規模的降准,大幅下調基準銀行間利率,但是非金融機構的貸款增速仍然在下降。去年12月,這個增速已經創下了十多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只有9.8%。

換句話說,在過去一年中,銀行系統流動性增加了大約1/5,可是淨信貸的增速卻下降了,下降的幅度大約是1/3。原因是顯而易見的,去年影子信貸餘額下降了10%,這是有記錄以來最大的下降幅度。

企業貸不到款,可能面臨著兩種境地,要麼維持現狀,要麼慢慢「餓死」。相應地,工人兜裏的錢要麼維持不變,要麼乾脆掙不到錢,但是物價卻在每天上漲。沒有錢生活的百姓會怎麼做呢?

北京已經「心慌了」

旅居海外的蒙古族學者席海明對自由亞洲表示,中國經濟在快速墜落,財政赤字增加,民心已經不穩了。北京強調「灰犀牛」和「黑天鵝」,說明北京已經「心慌了」,這一次是共產黨的統治危機真的「已經到來了」。

時事評論員傑森表示,今年開局就是中共的惡夢,經濟「斷崖式下跌」引發了各種社會問題。經濟上的「灰犀牛」把中共逼到了崩盤的臨界點,「黑天鵝事件」隨時有可能被觸發。一旦出現,那可能就是中共坍塌的時候。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