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共央視(CCTV)因其「國家品牌」節目違反廣告法而被當局約談,只不過,作為黨的「喉舌」,央視違反的可不僅僅是一個廣告法。央視這張「宣傳口」,雖然打造不出國家品牌,卻洩露出中共是國家罪犯這個不是秘密的秘密。

(接上文)

「國家品牌」是CCTV的出路 還是末路

為了扭轉廣告收入下滑的頹勢,CCTV於2016年下半年推出「國家品牌計劃」。該計劃以「國家」之名,為企業背書、打造品牌,吸引眾多企業一擲億金。

只是,「國家品牌計劃」能成為央視廣告的未來和出路嗎?

央視稱該計劃選擇企業依據四個標準:第一,企業需是支柱或民生行業;第二,企業及其產品具有高尚品質;第三,企業得有打造頂級品牌的資金投入;第四,品牌需是「中國造」。

2017年 CCTV 「國家品牌計劃」入選企業36家,2018年入選企業47家。這些企業,代表了甚麼「國家品牌」形象?

翻看2017~2018連續兩年入選的企業名單,其中包括牽涉進「非洲豬瘟」疫災的雙匯食品,捲入跨省抓捕醜聞的鴻茅藥酒和伊利集團,被爆添加西藥成份的雲南白藥等等。

而在2018年攪動世界輿論的華為,不僅連續兩年入選CCTV 「國家品牌」,而且應該還是2018年「CCTV國家品牌計劃」的第二大金主。

2018年央視CCTV國家品牌,華為的廣告。(網絡截圖)
2018年央視CCTV國家品牌,華為的廣告。(網絡截圖)

然而,華為代表了甚麼品牌形象?

2018年,華為不僅遭遇多個國家的間諜和後門指控,深陷各國抵制的風波,女少東更因為涉嫌觸犯美國法律而被加拿大扣押,並激發中共對加拿大大肆報復的國際糾紛。

CCTV選出的,類似華為、鴻茅藥酒和伊利這樣的公司,能代表中國的「國家品牌」?它們代表不了中國,只能代表中共,是黨的品牌形象。

這些企業之所以入選CCTV「國家品牌計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出錢多。「國家品牌」就是央視的斂財計劃。

2017年的「CCTV國家品牌」TOP合作者廣告,按照標底價3.5億元估算,央視至少收入66.59億元。2017年的行業領跑者廣告,按照標底價2.3億元估算,央視至少收入46.13億元。2017年CCTV 「國家品牌」合計至少入帳112.72億元。

2017年央視CCTV招標中標名單,顯示出CCTV 「國家品牌」就是斂財計劃。(網絡截圖)
2017年央視CCTV招標中標名單,顯示出CCTV 「國家品牌」就是斂財計劃。(網絡截圖)

無論央視的說辭是多麼冠冕堂皇,CCTV拋出的該計劃,目的從來都只是為了斂財,根本不是為幫助企業打造國家品牌。

相比較而言,台灣也有「台灣品牌計劃」。台灣的品牌計劃更關注企業發展,目標是輔導企業開發、打造出自己的優質品牌。其每年推出的「台灣國際品牌」,也不是企業花錢買來,而是委託全球權威機構調研得出的品牌榜單。

台灣品牌計劃,不用企業花錢買廣告投放,而是輔導企業打造自己的品牌。(網絡截圖)
台灣品牌計劃,不用企業花錢買廣告投放,而是輔導企業打造自己的品牌。(網絡截圖)

央視雖沒有公佈2018年「國家品牌」的中標金額,按照入選企業數量增幅來推算,2018年「國家品牌」至少進帳147億元。

央視作為中共的事業單位,廣告所得無需上稅,只用上繳15%的非稅收入,其餘85%留台自用。也就是說CCTV每年有逾百億的收入來開銷,而且開支不受公眾監督,完全是黑箱操作。這樣的CCTV,這樣的體制,怎能不腐敗?

不過,貪腐成性的央視不但是黨的好喉舌,更是中共的典型代表。因此中共當局因「群眾反映強烈」而決定整治央視「國家品牌」,就顯得有些詭異。自從約談當天起,央視 「國家品牌」網站已經無法訪問。

2019年1月18日,中共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局長張茅表示,從2019年起取消所有評選著名商標的政府活動,張茅稱政府不再給企業背書,以免影響政府公信力,似乎是回應CCTV國家品牌事件。

不過,這一說法並不令人信服。黑幕深重的央視,不太可能因「群眾反映」而被查。就如同央視2013年爆發腐敗窩案,CCTV財經頻道從主持人到總監先後被抓。然而央視的那場「反腐風暴」,只不過是中共江派大員周永康落馬的餘波,是當局以反腐名義清洗央視中的江派餘孽。

只是,習當局反腐至今,卻不觸及有中共腐敗總教練之稱的江澤民、曾慶紅之流,使得「反腐」日益淪為中共權鬥的遮羞布,同時也讓更多中國人認清了中共的邪惡和腐敗本質,放棄了對中共「反腐」的幻想。

因此,CCTV 「國家品牌」今次突遭清洗,不太可能是因為中共試圖挽救早已喪失殆盡的公信力。事件背後原因暫時不明。

但有一點明確無疑,那就是像「CCTV國家品牌」這樣,盜用「國家」之名、謀一黨之私,成不了央視的出路,只會是CCTV的末路。

CCTV電視認罪正引火上身

事實上,作為中共喉舌的央視,在海內外都遭遇到越來越大的抵制。

中共並非中國,央視是替中共、而非中國發聲。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政府對於這一點,認識得越來越清楚。

據《華爾街日報》2018年9月報道,美國司法部已要求新華社及央視CCTV打造的中國環球電視網(簡稱CGTN),登記為「外國代理人」,而不是作為新聞媒體。

隨著央視與中共司法部門共謀實施的強迫電視認罪,在海外的播出,西方社會已經開始警惕,並且正在醞釀對CCTV的封鎖。

2018年11月,英國私家偵探韓飛龍(Peter Humphrey)正式向英國通訊管理局投訴,要求英國吊銷央視的播出執照。英國通訊管理局已確認收到投訴,將對此調查。2013年,韓飛龍受僱調查一家在華外企腐敗醜聞時,遭中共拘捕,並被迫在CCTV上認罪。韓飛龍的指控,再一次將CCTV濫用「國家」名義實施電視認罪的惡行,在國際社會曝光。

中共強迫實施的電視認罪。(圖片來源:RSDL monitor)
中共強迫實施的電視認罪。(圖片來源:RSDL monitor)

根據人權組織rsdlmonitor和Safeguard Defenders截至2018年底的不完全統計,過去5年中以央視(CCTV)為主的中共國家級媒體,播出48例電視認罪,涉及至少106名受害者,其中多數是記者、人權律師或異見人士。

與此同時,中共的這些電視認罪中,至少有29例已經在國際上播出。而央視4台(CCTV-4)在國外至少廣播了27例強迫電視認罪,包括在被強迫錄製認罪的幾位外國人的祖國播出,它們分別是加拿大、英國、瑞典和美國。除了CCTV-4的廣播之外,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還以英文重播了至少8個此類強迫認罪影片。

很多人擔心目前遭中共拘捕的加拿大人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邁克爾・斯帕弗(Michael Spavor),可能會被中共強迫在中國、甚至在加拿大電視認罪。中共逮捕這兩人,據信是對加國依法扣押華為女少東的報復。中共的CCTV-4和CGTN頻道,通過Shaw和Rogers的有線電視,在加拿大播出。

在瑞典,由於CCTV-4播放了幾位瑞典公民的電視認罪,瑞典媒體已經在討論是否該允許中共媒體在當地播出。

《紐約時報》2016年曾報道說,中國大陸的電視認罪折射中共的一種政治文化。中國人權律師李方平表示,「電視認罪是不可接受的,這比曾經遍佈中國的遊街示眾還更惡劣。這種做法不僅踐踏人格尊嚴,也違背刑事訴訟基本原則。」

時政評論人士橫河則認為,電視認罪是中共羞辱人的傳統。橫河指出,電視認罪在中國大規模出現,是從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當時中共抓捕許多法輪功學員,強迫他們到電視上認罪,作為污衊法輪功的妖魔化宣傳的一部份。

當時電視認罪的高峰,發生在2001年1月中共炮製「天安門自焚」偽案之後。包括《華盛頓郵報》在內的多家西方主流媒體都曾經調查並報道過「天安門自焚」案的真相。2001年8月在聯合國會議上,有國際組織展示了對央視播出的自焚錄像的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

不過,包括CCTV在內的中共黨媒,不僅搶先「輿論定罪」,CCTV等電視台更是頻頻讓受中共控制的「自焚」人員上電視認罪,以此誣衊法輪功。

電視認罪,從此成為中共迫害民眾、踐踏尊嚴的一種嚴厲手段,或所謂的政治文化。

CCTV的電視認罪,跟其「國家品牌」看似不相干,實質卻一樣:都是盜「國家」之名,謀一黨之私。

只是,央視「國家品牌」違反的只是民事法律,只是利用黨的喉舌去謀財;而其「電視認罪」觸犯的卻是刑事法律,是充當黨的鷹犬去害命。

無論是「國家品牌」或「電視認罪」,都挽救不了窮途末日的央視,卻能佐證中共是真正的國家罪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