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共央視(CCTV)因其「國家品牌」節目違反廣告法而被當局約談,只不過,作為黨的「喉舌」,央視違反的可不僅僅是一個廣告法。央視這張「宣傳口」,雖然打造不出國家品牌,卻洩露出中共是國家罪犯這個不是秘密的秘密。

「CCTV國家品牌計劃」的前世今生

2019年1月17日,中共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約談中央廣電總台,並責成北京市市場監管局立案調查CCTV「國家品牌計劃」。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表示,媒體利用「國家」名義為企業背書,涉嫌違反「廣告法」等法律,特別是個別問題產品繳費入選所謂「國家品牌」,「群眾反映強烈」。

那麼,CCTV的「國家品牌計劃」,真相到底是甚麼?

央視作為黨的喉舌,並非現代意義上的電視媒體,而是中共專制機器的一部份。CCTV因而擁有壟斷性的電視宣傳的權力,並據此牟取暴利。最突出的表現,就是一度被稱為中國經濟風向標的CCTV廣告投標。

CCTV廣告招標總額,從2002年的26億元,飆升到2013年的158.8億元。不過,隨著互聯網媒體的崛起,CCTV壟斷宣傳的權力被網絡打破,央視廣告這棵搖錢樹也受到衝擊。

2013年百度以319.44億元的收入取代央視,成為廣告收入最多的媒體。2013年11月的第20屆央視招標,CCTV第一次不對外公佈招標數據。然後一直到2015年11月的央視2016年黃金資源招標會,CCTV都沒再公佈招標業績,不過外界估算2016年央視黃金資源中標額約為48億元。

在電視廣告日暮西山的行業背景下,CCTV開始探尋出路,並啟動了一個新戰略,就是所謂的「國家品牌計劃」。

「CCTV國家品牌」,除了配置《新聞聯播》、《焦點訪談》等傳統新聞節目廣告資源外,還為入選企業定製「國家品牌計劃」TOP合作夥伴或行業領跑者宣傳片,在央視各頻道高頻率播出。央視自稱該計劃得到企業的熱烈支持和踴躍參與。

無論加上何等華麗的辭藻包裝,CCTV在江河日下的行業趨勢下,所選擇的出路——「國家品牌計劃」,依然是依附於中共的專制權力:假藉「國家」之名,為企業做宣傳。

只不過,以前央視廣告是利用自己身為中共喉舌的壟斷性宣傳渠道,為客戶做宣傳;相當於隱形地利用中共的政府信用。

而如今的「國家品牌計劃」,則是CCTV利用中共數十年來混淆「黨」「國」的洗腦宣傳,直接盜用「國家」之名、為企業品牌背書;相當於公開利用政府信用來斂財。

事實上,中共代表不了中國,央視只不過是盜用「國家」之名為企業做宣傳,藉機斂財。這就是CCTV「國家品牌計劃」的前世今生,以及背後的真相。

廣告宣傳VS電視認罪 都是央視一張「口」

看看這張照片,誰能想到,上面央視一台(CCTV-1)中神采飛揚的女士,和下面CCTV-13台中面容枯槁的女囚會是同一個人。

e租寶女總裁張敏現身CCTV的前後對比。(網絡截圖)
e租寶女總裁張敏現身CCTV的前後對比。(網絡截圖)

此人名叫張敏,是中國首宗互聯網金融大案——「e租寶」案主要被告之一。據中共高檢信息,e租寶藉助互聯網非法吸收115萬餘人的公眾資金,累計人民幣762億餘元;至案發,集資款未兌付共計380億餘元。

該案是截至目前中國最大的互聯網金融大案。e租寶能造成如此大規模的影響,央視起到了關鍵作用。

儘管e租寶投放的電視廣告,幾乎覆蓋了中央衛視、北京衛視、湖南衛視等主要國家級、省級電視台,送達人群接近10億,但其中影響力最大、最易獲取老百姓信任的,還數CCTV。

2015年,e租寶與央視簽署合作協議,在2015年4月強勢登陸央視《新聞聯播》、《經濟半小時》等王牌欄目的黃金廣告時段。同時,e租寶還與央視多個欄目合作,藉助CCTV將e租寶推向全國。

央視當時稱,「對於客戶尤其是投放黃金標段資源的客戶選擇始終嚴格把關」,「在通過央視多輪謹慎審核之後,e租寶如願成為了央視廣告黃金時段的首個幸運兒。」

女總裁張敏開始頻頻出現在央視各個頻道,直到2015年底e租寶案發、退場。許多受害投資者表示,他們就是受到了包括中共央視在內的規模龐大的廣告宣傳影響才決定將資金投入。

諷刺的是,e租寶案發後不到兩月,尚未開庭、更未結案,張敏再度出現在CCTV,不過,這次不是電視宣傳,而是電視認罪。

央視將她押上電視認罪的同時, 卻沒想到其實也是在熒屏上自曝罪行。因為無數受害人當初就是在CCTV這張「宣傳口」(特指中共宣傳機器)中,看到e租寶的廣告宣傳,並被央視的「國家」之名給欺騙,最終落入陷阱,逾百萬人傾家蕩產,部份受害人已自殺身亡。

CCTV對e租寶女總裁,在宣傳上的前後對比,再度證明了三個中共「特色」:

1、央視的電視認罪,不但剝奪了被認罪者獲得司法審判的合法權利,侵犯了個人最基本的私隱權,還嚴重踐踏了個人的尊嚴;

2、中共的任何「法律」,跟其刑事訴訟法「疑罪從無」原則一樣,都是公開的謊言;

3、CCTV不僅是黨的喉舌、能把黑說成白,利用壟斷性宣傳來斂財;CCTV更是黨的鷹犬、能咬人噬人,直接強迫認罪來害命。

簡言之,央視一張「宣傳口」,用來洗白就是廣告宣傳,用於抹黑就叫電視認罪。

P2P、央視廣告與中共金融佈局

儘管2015年東窗事發的e租寶案,令央視本已不佳的形象更受打擊。但CCTV顯然毫無顧忌,2016年央視現場招標會上,另外一家P2P企業「翼龍貸」, 以3.6951億元奪得「標王」。

CCTV為何敢在e租寶案的風頭上,繼續高調為P2P互聯網金融企業做廣告?除了金錢動心外,中共喉舌身份或是決定性因素。

2013年中共在金融形勢惡化、銀行業壞帳積累深重的背景下,提出了「發展普惠金融」的目標。

所謂「普惠金融」,原本是聯合國提出、建立為所有人服務的金融體系的理念。但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普惠金融」成為針對中國民眾個人及小微企業的「金融創新」,或者說,是收割草根階層財富的新花招;其中就包括2018年雷潮滾滾的P2P行業。

2015年12月,中共國務院發佈了《推進普惠金融發展規劃(2016—2020年)》,其中專門提到「促進互聯網金融組織規範健康發展」,「打造互聯網金融服務平台」。

央視作為中共喉舌,當然清楚黨的政治佈局。因此P2P成為央視2016年標王,對CCTV而言是一箭雙鵰。

那麼,黨在當時的金融佈局和政治目標,又是甚麼?

大紀元曾經引述大陸金融界人士觀點,指出2013年大陸出現金融危機後,中共需要「接盤俠」轉嫁風險,接手銀行不良資產,P2P於是蜂擁而起。

不僅銀行在收緊信貸的同時,大力扶持P2P,甚至將貸款緊縮的客戶引導至P2P平台。政府各部門,包括央視在內,都齊聲鼓吹金融創新,為P2P平台的設立提供便利。更可怕的是,金融監管部門為迎合黨的政治目標,不僅放棄對P2P的監管,甚至為其背書。

等到2016年,銀行不良資產出清,風險轉嫁到老百姓手中之後,中共開始整頓互聯網金融。2016年4月,中共針對互聯網金融啟動專項整治,8月開始收緊互聯網金融政策。

等到2018年6月,中共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表態「理財收益率超過10%就要準備損失全部本金」後,全國P2P應聲倒下。

據網貸之家的數據,截至2018年11月底,網貸行業累計停業及有問題的平台達到5245家,累計涉及的投資者數約為200.9萬人,涉及貸款餘額約為1612.5億元人民幣。

2016年底,央視廣告招標全面封殺互聯網金融企業。2017年和2018年的「CCTV國家品牌」中,P2P企業蹤跡全無,甚至連投標資格都沒有。

CCTV針對P2P企業的廣告變化,與中共的政策佈局異常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