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阿里巴巴支付寶、騰訊財付通(微信)等第三方支付的備付金賬戶完全取消,資金100%交付至中共央行。分析指出,這是中共國進民退政策的一個體現,是又一次收割民營企業的韭菜。此外,中共收編行動背後還潛藏中共極權的可怕企圖。

中共央行支付結算司去年11月29日下發特急文件,要求支付機構在今年1月14日前撤銷人民幣客戶備付金賬戶。至此,民營的第三方支付可謂被中共官方全面完成收編。也就是說,支付機構依托中共央行旗下的銀聯和網聯清算平台實現收、付款等相關業務的通達口已開通運行。

半年前備付金 規模或萬億左右

2018年初以來「非金融機構存款」的規模明顯擴大。

之前中共央行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0月底,非金融機構存款餘額近9,957億人民幣;較9月新增1,200億。另外,截至去年8月底,第三方支付機構交存客戶備付金規模達7,638億人民幣,環比增長1,225億;7月該項目餘額超過6,413億,環比增長近1,405億。

但大陸媒體7月初的報道披露,支付機構備付金的規模很可能約在11,384億人民幣。

小小金融CEO劉小峰稱,用戶的資金直接通過第三方支付機構進入央行,由央行直接管理用戶的資金。之前,大型支付機構借助大量備付金,1年利息可超百億人民幣。全部撤銷後原有盈利模式將受到較大衝擊。

執行國進民退 限制民企的發展

原中共央行、國有銀行分行高層管理人員弘勛向本報記者分析,中共的收編行動造成的影響可分三個層面來看。

一是,備付金賬戶撤銷的影響是限制支付寶、財付通這種第三方支付平台做大,此後它肯定是萎縮再萎縮;同時加劇銀行業的壟斷經營等。「銀行肯定是一片歡騰,更進一步的養成銀行的懶惰情緒。另外也是按照中共做大、做強國有企業;執行現政權的要求國進民退策略,限制民營企業的發展。」他說。

這個第三方支付平台在起步、做大以後,中共央行才給予一定的規範。而如支付寶平台,因為它主要以高科技手段募集資金,成本很低,理財賬戶利率高於其它的理財賬戶利率、超過銀行的利率水平,所以更吸引人。

支付寶微信 改變陸民生活習性

支付寶是馬雲在2004年首先於大陸創立的協力廠商支付平台,其至2014年第二季度,支付寶成為當前全球最大的流動支付廠商。

大陸民眾丁女士向本報記者表示,手機線上、線下刷付十分便捷。她說:「基本都是支付寶、微信這2家渠道付賬,基本對我們來說已經離不開了,路上買個菜都或去商場消費都可以掃二維碼;我們現在現金都已經不太用了。」

支付寶推動銀行創新後 受抑制

由於第三方支付每天所產生的交易額輕鬆能破上百億人民幣。2018年3月份,央行開始對第三方支付交易進行限額管理,規定支付寶、財付通平台單日交易限額為5,000人民幣,靜態條碼支付每日限額500元。超過5萬必須要上交具體的交易信息給有關部門進行審核。

弘勛分析,確實是支付寶的出現推動了中國銀行業加快創新的步伐。「從可操作性和收益性比較,支付寶應該是更勝一籌。」

他認為,實際中共主要就是考慮其政權的穩定,怕威脅到其政權。

過去沒有發現支付寶的匯款出現問題,「風險主要是造成類似像p2p平台的爆倉,它是涉及幾千億、上萬億的資金。那規範起來就行了,沒必要把備付金賬戶取消全部存入人民銀行,不計利息,這樣就限制它的發展,不能因噎廢食。」弘勛指出。

聯網平台背後 潛藏中共非法收集大數據

弘勛說,中共收編第三方支付平台,「背後潛藏著大數據的收集。比如,消費者在國內買東西;在日本買個微波爐;在香港買化妝品,都通過支付寶來支付,很快就把這個消費者的習慣、時間、額度等等全部都收集了,這是一個大數據。作用就是使得中共當局對消費者的監控更加具體化。」

中共運用大數據可以分析出這個人整個的軌跡。消費情況是一個數據,手機有定位系統,它的運行軌跡也全部分析了。

「現在中國十幾億人基本上是透明人,沒有任何私隱,其實很恐怖,既控制了財富又控制了人,真是非常可怕。」弘勛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