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對華政策方面,特朗普又添一得利助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新任主席吉姆·里施(Jim Risch)本月起上任。《華盛頓自由燈塔》表示,里施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中國問題是他所領導的委員會所關注的重點問題之一。

共和黨參議員里施一直對中共的盜竊知識產權表示不滿,他表示,媒體應該更多聚焦中共而不是俄羅斯。里施在一次採訪中說,他所領導的委員會計劃在下個月舉行一次聽證會,審查美國在全球的角色及其所面臨的挑戰。這些挑戰包括中俄等國和恐怖主義。

里施所領導的參議院外交委員會是一個強大的外交政策委員會,負責領導參議院的外交政策立法與討論,同時也負責審核國務院主要官員的提名。歷史上,外交委員會曾討論過許多重要的條約與立法。

里施自本月起接管了該委員會主席職務,他是特朗普總統的支持者。那麼,他會在哪些方面為特朗普總統提供便利條件呢?他表示,首先,他所領導的委員會的最優先事項就是加速對國務院官員提名的審核。國務院是美國處理外交事務的關鍵機構。在里施看來,一個強大的國務院至關重要。

幫助國務院配備所需人員

里施表示,外交關係委員會的一個優先事項之一就是要推動對於國務院和大使級職位提名人的審核通過。

特朗普政府仍有很多職位的提名人需要該委員會的審核,否則這些提名將會在今年年底過期。而在這個敏感時期,特朗普政府有一個人員到位的國務院非常重要。因此,里施表示,對這些提名人士的確認審核將會是他最優先的事項。

他說:「沒有人員到位,就沒有政府」,「我們希望幫助這屆政府配備所需要的人員。」

里施表示,他經常會和白宮聯繫,上周還開會討論了推動國務院和大使級職位的提名人的確認審核。

特朗普總統在上周日(1月20日)表達了對該委員會新任主席的支持。他在推特上說,「里施將會做得很出色」。

里施:中共和美正常競爭可以 但不是靠盜竊

里施表示,除了提名之外,該委員會的日程安排通常會聚焦處理國際事件或危機。

在該委員會所羅列的眾多問題中,中國問題屬於重點問題。

里施說,中國(共)顯然是一個問題。美國的新聞媒體過於聚焦俄羅斯,而實際上應該把更多的關注放在中國(共)上。

「中國(共)是比俄羅斯大得多的玩家。」 里施說,但很多新聞媒體更喜歡聚焦俄羅斯,只因為他們可以把俄羅斯問題與特朗普總統扯上,「這就是你們如何賣報紙的。」

針對目前的貿易談判,里施表示,他對兩國達成協議持謹慎樂觀態度。

他說,由於經濟下滑和關稅,中方正受到嚴重打擊,他們需要達成協議以結束貿易爭端。

對於里施來說,美國要解決的一個主要問題就是中共的非法盜竊美國技術的做法。里施一直督促美國政府對於中共盜竊一家愛達華州公司獨特的半導體技術給予「全政府回應」。

2017年12月,美光在美國加州法庭起訴聯華電子及其合作夥伴、受中共政府支持的福建晉華集成電路,說它們盜竊自己的DRAM晶片設計和製造技術。里施對此案表示特別關注。他曾向特朗普總統、財政部和司法部都提出了這個案子。

「我與中國(共)大使進行了一次強有力的對話,他試圖進行辯護。」里施說。

「我認為這是一個適當的案例來劃清界限。(中共)知道他們在美光所進行的領域(主要是存儲晶片)存在技術短缺問題。」

里施還表示,如果中共要想在中國製造2025上取得成功,他們知道必須在晶片上下功夫。

里施還表示,雖然他理解全球的商業競爭,但「你應該合法地去做,依據法治,而不是依靠偷竊,就像他們(中共)對美光所做的一樣。」

當被問及外交關係委員會是否會考慮對中共的網絡和經濟間諜進行制裁立法時,里施說:「我認為這個劇本還沒有完成。」「這個工作仍在進行中,將不斷地走向成熟。」

他表示,去年美國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稅類似於制裁。「總統已經在使用(制裁),正在起作用」。

鑑於中共此前沒有履行過去的協議——結束網絡經濟間諜,中共也沒有遵守不將南中國海軍事化的承諾,里施說,他認同中共不可信。

「但這並不意味著你不應該去嘗試『達成一個貿易協議』。」他說。

里施:美俄《中程核導彈條約》應包括中國

里施還就美國和俄羅斯在1987年簽署的《中程核導彈條約》(INF)發表了看法。特朗普總統去年10月20日宣佈,美國將退出INF條約。媒體當時分析認為,美國表面上因不滿俄羅斯違約而選擇退出,但其背後的考慮就是要遏制中共無約束開發導彈。

特朗普總統表示,這項協議只限制了美國開發武器。他說:「如果俄羅斯正在做這件事(尋求核武器),中國正在做這件事,而我們還在堅持(遵守)這一協議,這是不可接受的。」「如果他們變得明智起來,其它國家變得明智起來,他們會說,『讓我們不要發展這些恐怖的核武器』,那我將會非常高興。」

北約秘書長斯圖爾滕貝格隨後表示,如果中國是(INF條約的)簽約國的話,他們(中共)的導彈有一半將違反該條約。他建議,將INF條約擴大,將中國包括進去。

里施議員對此持類似看法。他說,中國(共)也是 INF條約需要考慮的一個因素,不只是俄羅斯,「這不再是一個雙邊協議,而是一個三邊協議」。

里施還表示,他支持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他從一開始就反對該協議。他還贊成特朗普政府對伊朗重新實施制裁的決定。

里施說,他和國務卿蓬佩奧相處非常好,經常就外交政策問題進行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