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共官媒新華社1月21日的消息,中共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於當日上午在中央黨校開班。習近平率全部政治局常委出席,並親自做了重要講話。從參加人數、級別來看,可以想見此次會議所要研討的內容是2019年的重中之重。

僅僅從官媒的報道而非其講話原文,就可以發現一個非常明顯的情況,那就是習近平多次提及「重大風險」,這些能夠引起「重大風險」的領域涉及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黨建等,如此罕有地明確點出如此大範圍的非同一般的風險,說明中共上上下下危機感空前,業已切實感受到了暴風驟雨即將到來。

根據報道,習近平在講話中就防範化解上述領域重大風險「作出深刻分析、提出明確要求」,稱「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範『灰犀牛』事件」,「既要有防範風險的先手,也要有應對和化解風險挑戰的高招;既要打好防範和抵禦風險的有準備之戰,也要打好化險為夷、轉危為機的戰略主動戰」。換言之,中共既要將可預見的或可能發生的事情消滅在萌芽中,也要做好準備應對某些突發事件。

中共要如何做到呢?從習近平的講話中,可以概括為以下幾點:

一、政治方面,各級黨委和政府要行動起來,清查各地的不穩定因素,維護中共的政治安全。

二、意識形態方面,中宣部、網信辦要繼續加強網絡控制,要加大對輿論的引導力度,清除「反共」或者批評中共的聲音。同時,教育部門和各高校要對學生加強思想教育,使其接受中共的洗腦,跟著中共走。

三、在經濟上,習近平著墨不少,表達了憂慮之情,對於如何防範各方面風險給出的建議是:穩妥實施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長效機制方案;加強市場心理分析,做好政策出台對金融市場影響的評估,善於引導預期,大概就是要從積極的角度說,少說負面、洩氣的話;要加強市場監測,加強監管協調;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問題;繼續「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

四、科技方面,重點強調「自主創新」。

五、社會方面,要解決好就業、教育、社會保障、醫藥衛生、食品安全、安全生產、社會治安、住房市場調控等各方面工作,好增加人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此外,還要繼續維穩。

六、對於複雜嚴峻的外部環境,要「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發展安全兩件大事,既聚焦重點、又統攬全局,有效防範各類風險連鎖聯動」。其所言的「重點」應該指的是中美關係,即避免中美關係惡化引發其它關係的連鎖反應。同時,還要「加強海外利益保護」,「堅決維護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其言應涉及「一帶一路」和台灣問題。

七、關於黨建,還要繼續推進,因為「反腐敗鬥爭還沒有取得徹底勝利」,對反腐敗要打「攻堅戰、持久戰」。

無疑,這幾個交織在一起的「重大風險」,在2019年會引發怎樣的變局,中共心裏也沒有底,而其最擔心對其也是最壞的結果,就是1月17日中共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在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上發表講話時提到的「顏色革命」。為了防範「顏色革命」,保住中共政權,才有了習近平煞費苦心的全面防範方法,才有了中共高官們悉數到京接受如何「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的教育。

問題是,意識到了重大風險並加以防範,就一定可以防範得了嗎?

放眼當今中國,道德淪喪,世人普遍缺乏信仰,追名逐利,已成為不少中國人的唯一追求,而且各行各業都缺一個「德」字:官員無德,貪腐遍地,迄今中共最大的貪污犯江澤民和其大馬仔仍未被拿下;商人無商德,坑蒙拐騙、造假販假層出不窮,毒奶粉、假疫苗戕害了無數年幼的生命;醫生無醫德,假醫假藥,索要紅包並非個別,諸多醫院都存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教師無師德,強姦學生,壓搾學生屢見不鮮……司法腐敗,草菅人命;軍隊腐敗,喪失戰鬥力;環境污染嚴重,每年因污染而死的人無法計算,由此引發的是社會亂象叢生,人人自危。在這樣的社會中,有多少人會踏踏實實地搞科研?

對此,國內外無數人的共識是:當今中國亂象的根源正是破壞中華傳統文化、以馬列邪說毒害國人的中共的存在。中共從成立至今,其通過一場場運動,業已戕害了至少8千萬中國人,而且迄今未休,用壞事做絕都不足以描述其邪惡。這樣的中共又怎麼能真心解決人民的就業、教育、社會保障、醫藥衛生、食品安全問題?過去幾十年沒有讓人民獲得幸福感,未來又拿甚麼去讓人民獲得?

顯然,無論中共怎樣防範,民心的喪失早已是不爭的事實。儘管很多人敢怒不敢言,但一個得不到民心的政權到底還能存在多久,歷史已給出了答案。

應該說,在中共高層看來,防範民心的喪失雖然重要,但並非最為重要。在其看來,只要其專政機器運轉良好,只要加強對人民的控制,只要經濟上不垮,只要外部環境不足以引發震盪,中共政權還能苟延殘喘,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何習近平講話中將要求各級黨委政府保證政治安全、加強人民控制等放在防範的前兩位,並緊隨其後闡述防範經濟問題。

不過切莫忘了,中共內部並非鐵板一塊,在歷史的大變局面前,中共高官是願意陪葬中共,為保中共政權盡心竭力,還是識時務,為保全身家性命敷衍了事,沒有人知道。而且對網絡的加強控制,對大學生的進一步洗腦,激起的是更多人對中共的厭惡和唾棄。

至於經濟持續下滑,失業率攀升,到了怎樣危機的地步,網絡已有分析,而中美貿易戰中,北京「拖延」的把戲美國未必不知曉。從美國的戰略調整看,美國將不僅在經濟上給中共祭出「緊箍咒」,即提出核查制度確保中共不出爾反爾,而且將在政治、科技、軍事、人權、台灣、南海等問題上,以更為強硬的姿態應對中共的挑戰,並在一些方面謀求與盟國的合作。對此,中共真的能防範得了?應對得了?一旦無法應對,中國經濟走向何方?中國科技如何發展?

最為重要的一點,不管中共高層想怎樣防範,還有一點其實是無法防範的,那就是天意。2002年,貴州現身的天然藏字石「中國共產黨亡」昭示了中共最終的下場,去年大紀元發表的《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結束語中也如此警告道:神安排了中共最後的解體。中國的執政者和其他掌握權柄的人,如果有意解體中共,神為其安排好了所有的一切,包括未來天賦神授的真正權柄;相反,如果死抱中共不放,必定會在最後的過程中遭遇中共解體所帶來的一切災禍、魔難。

切記:歷史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任何人如果逆天意民心而行,通過防範各種「重大風險」推遲中共退出歷史舞台的時間,最終只能自取其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