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專家評論說,中共「一帶一路」項目多年來的運作情況顯示,伴隨著巨額資金項目,猖獗的腐敗也被一同輸出。不充份的執法和糟糕的商業手法正在將「一帶一路」變成一條全球「麻煩之帶,醜聞之路」。

據“戰略國際研究中心”網站報導,中共「一帶一路」的項目再次陷入行賄受賂醜聞,成為媒體報導焦點。“華爾街日報”報導,中共官員同意幫助救助「一馬基金」(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 ,也就是被稱為1MDB的馬來西亞國家發展基金,但條件是抬高基礎設施項目成本。

目前該事情仍在進一步發展中:馬來西亞官方已經宣布將對此展開調查。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被指控對1MDB基金貪污受賄。他本人則否認對他的指控。

該中心專家喬納森·希爾曼(Jonathan E. Hillman)對此評論說,北京方面否認了這一報導,但無可否否的是,中共「一帶一路」項目缺乏透明度。該項目本身被設計為不透明的,並限制外部審查,以期使中共企業在高風險市場地區擁有優勢,並允許中共政府利用大型項目對當地政府施加政治影響。

中共在2011年通過了一項涉外賄賂法,但在執行方面卻幾乎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對15個新興市場的100家企業進行的調查顯示,中共企業是最不透明的企業之一。

隨著中共企業更深入地進入新興市場,不充份的執法和糟糕的商業手法正在將“一帶一路”變成一條全球「麻煩之帶,醜聞之路」。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其它多邊開發銀行已經以欺詐和腐敗為由,禁止一長串中共企業同世行和其它多邊開發銀行合作,指控中涵蓋了從誇大成本到行賄等各種問題。

想想中共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CCCC)的例子,該公司是「一帶一路」項目中最活躍的公司之一。2009年,世界銀行以菲律賓一項高速公路合同涉嫌欺詐性投標為由,禁止該公司進入菲律賓市場長達8年之久。中共消費者委員會當時否認了這一指控。去年,它的子公司,中共港灣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又被孟加拉國政府部長公開指控在一項建設項目中向一名孟加拉國官員行賄.CCCC則在彭博社的採訪中否認這些指控。

在被世界銀行和其它多邊開發銀行拒之門外之後,中共企業仍可以打電話回國尋求支持。自本世紀初以來,中共政策性銀行的規模已經翻了一番,中共對發展中國家的貸款規模現在已超過西方支持的主要多邊開發銀行。

但腐敗指控不斷增加,部份原因是中共作為最大的貸款方的做法不透明,一般都是在選定承包商後項目才被對外公佈,而貸款條款也很少被公佈。正如中共進出口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前行長在2007年所說的,“我們有句俗話:水太清,釣不到魚。”

在同「一帶一路」項目有聯繫的八十多個國家中,許多國家的腐敗現象非常普遍和嚴重。在這些參與其中的經濟體中,信用評級的平均值是垃圾級,因此其它國際貸款機構不會參與。中共建築企業卻能從中受益,是因為它們願意承擔其它企業不願承擔的風險,這些企業得到了國家融資的支持,而且往往是國有企業。他們也知道,如果形勢變得嚴峻,北京可以代表他們進行政治干預。

同時,中共在貸款資金到帳之前很早就會施加政治影響。例如,近年來,中共對當地基礎設施貸款的許諾已經促使菲律賓和柬埔寨重新評估與美國的軍事或外交關係。

不透明地處理交易中巨額資金的做法,為政治槓桿提供了更多的機會。例如,在某位身居高位的「朋友」同意提高某項目的成本後,中共政府可以把一部份資金轉送給他個人。根據“紐約時報”的一項調查,在斯里蘭卡,中共的建築項目投資,據稱一部份被馬欣達·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用於連任競選。但拉賈帕克薩最終未能贏得競選。他本人否認了這些指控。

進行幕後交易的本身就可能成為政治操縱的把柄,因為參與的任何一方都可能提出更多要求,並威脅揭發對方但是北京方面卻有更明顯的優勢和更強硬的手段。雖然中共官員並不能完全避免受到聲譽風險的影響,但是他們並不像貸款資金接受國的許多領導人那樣會面臨民主選舉。中共官員也有更多的強硬手段可選擇


北京「一帶一路」項目在實施過程中「無視道德及商業規範」的做法可能看起來很聰明狀語從句:實效,但實際上卻是有很大風險和短視的。如果由於政治或腐敗原因,項目選擇不當,而且沒有產生足夠的回報,接受者將很難償還貸款。而醜聞揭示了這些幕後交易的真正受益者後,當地公眾的怨恨也會爆發。正如馬來西亞的1MDB醜聞所顯示的那樣,中共的聲譽必然受到影響。

面臨謀求連任的亞洲領導人都會注意到,納吉布曾抓住了「一帶一路」作為救命稻草,但實際上它卻變成了自己的絞索。去年在全國大選中擊敗納吉布的馬哈蒂爾(Mahathir Mohamad),就把這個問題作為競選的中心議題,並贏得大選。就任後,他又對此展開調查,並宣布取消了幾個同中共合作的項目。

同時,在中共官員提高其透明度標準之前,國際社會應該為中共的貸款提供更好的替代方案,並說明通過不透明方法獲得基礎設施建設資金的危險。受援國的領導人應要求中共提高透明度,否則就有可能被「一帶一路」的污名渾水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