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日前落馬,成為2019年落馬的第一位正部級高官。近日,大陸網絡熱傳《史記‧趙正永列傳》一文,文中指趙正永涉入秦嶺別墅案和陝西千億礦權案,他的落馬揭開陝西官場地震的序幕。

中共中紀委網站1月15日晚發佈消息,原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調查。通報中未提及趙正永落馬的具體原因。

前中紀委官員王友群博士,曾經是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1月18日,《希望之聲》刊登王友群的評論文章稱,趙正永落馬的直接原因是對習近平陽奉陰違,在拆除秦嶺違建別墅問題上,一頂,再頂,三頂,四頂。

文章稱,習近平從2014年5月到2016年2月,4次就「拆除秦嶺違建別墅」作出批示。但是,時任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一直陽奉陰違。

直到2016年6月10日,西安市才成立「秦嶺北麓違建整治調查小組」。調查一個月後,陝西省向中央報告稱,違建別墅底數已經徹底查清,共計202棟。事後表明,此次調查漏報違規別墅1000多棟!

王友群指趙正永之所以敢跟習近平對著幹,是因為趙的後台老闆不一般,是「江核心」——江澤民。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時任中共安徽省公安廳廳長趙正永積極緊跟,深得江澤民賞識。隨後,趙接連獲得高昇,直至擔任陝西省委書記。

趙正永成為江澤民在陝西省的代理人後,形成了以他為中心的利益腐敗集團,與習近平分庭抗禮,讓習「有權無威」。

趙正永落馬引發陝西官場強烈震動,微信公眾號張叔同1月17日刊登《史記.趙正永列傳》一文,迅速在網絡熱傳,文中指出趙正永多項罪行。

全文如下:

戊戌歲冬,陝西布政使兼都指揮使趙正永,以貪髒枉法、專制弄權罪見系,俄督察院與刑部、大理寺會審,因囚京師秦城,當是時也,正永年六十又八矣。

念去去,正永自江南入關中,主政凡十六載,至於黨羽如林、爪牙如雨,其為一省巡撫,署西北將軍,乃封疆之大員也。

及其功成名就、自乞骸骨之際,為民所發,俄而身陷縲紲,何其之速也!為其下者,布政副使魏民洲、衛旭峰、錢引安,監察御史程群力,長安府尹上官吉慶,或罷或黜,皆未能免。

關中人事之劇變,皆見於有司,為《一查到底正風紀》,而天下人益欲知其本末,西蜀子明謹聞其事,專究正永之履歷,以示食瓜之群眾,聊記如下:

趙正永者,安徽馬鞍山人士,世無顯業,家本寒微。辛卯年(1951)生,適逢邦國初創,百業待興,且九州民風猶然淳樸,皆欲爭先以報家國,其父乃名曰「正永」,蓋取永遠正直之義也。

正永自幼嗜學,好讀書,性敏惠,言行異於常人。每值農忙、節假之時,必與力耕種,稍有閒暇,輒發書苦讀,至於經年不廢。

正永長十又七歲,方大舉之年,然文革漸興,高考見廢。正永乃以良家子外放宣城,為知青。文革中,遷馬鋼就車間工。

居數年,大亂始息,鄧公撥亂反正,革新伊始,乃復高考,入中南礦冶學堂。學業畢,授馬鋼巡按,俄權團委之事。

越明年(1982),正永棄商從政,遷馬鞍山府衙通判。自此深耕十一載,安徽巡撫知其賢,其間薦學中央黨校,俄擢黃山知府。居二年,拔為安徽按察使(公安局長)兼布政副使。

西曆二零零一年,右遷陝西布政副使(副省長),由是經營十六載,乏善可陳。

陝西南有關中、漢中,乃天府之國,更有秦巴之險、崤函之固,北制黃土高原,殊多不毛之地,古之吏士頗不願往。

然貧瘠之中、風沙之下,曾有黑金深藏,以故今世官吏直欲爭之,正永亦趨也。主政陝西之始,正永即放言天下曰:「吾國方興西部開發之略,此乃利國利民之事,而陝北固窮,世人皆知,吾當助其脫貧致富耳。」

是言既出,秦中吏民鹹歡呼,於是立項目、建企業,舉關中或海外富豪投資,召工人數萬並往。

當是時也,厥有陝北民趙氏發琦者,出資一千二百萬,購地淘金,未幾竟發巨礦,癲狂不能已,正永微聞,乃使使竊計於香江富豪劉娟曰:「吾發巨礦,欲與汝共分其利,可乎?」

劉娟欣然答曰:「小女願往,但是礦已為賤民所據,為之奈何?」正永顧笑不言。

已而廢約以告發琦曰:「汝侵國產,且欲以商亂政,當囚之。今我憐汝,欲活之,是必棄約以快吾意。」

發琦正色而對曰:「誠大人敢如此,則吾當玉石俱焚耳!」正永怒,乃私遣按察使將卒囚之,俄釋。發琦既出,數上書以告正永諸秦中官吏,且涉榆林知府胡志強。

正永始有怯色,遂延大理寺(最高院)與共審,發琦敗訴,然猶竭力上書苦告,至於十二載不廢。

戊戌歲末,大理寺遽失卷宗,崔公永元疑其事,乃邀發琦陳述,更發案據實,以窮其理,偶得其實。

居數月,正永果見系秦州,身陷秦城,為天下怒。

初,正永遷關中為官,與諸同僚議事,豪語曰:「吾不取秦川百姓一文,但行千秋利民之事。」

居數十年,主政日久,權勢日盛,居布政副使則僭正使之事,居布政正使則權舉省之事,每有公議,必凌於眾人之上,或出政策,輒以私廢公。

又,常與諸鉅賈善交,曰:「苟富貴,勿相忘。」蓋已忘其愛民之旨。

及正永乞骸骨(退休),乃欲赴香積寺求佛,妄浣其罪孽,使佛祖知之亦必曰:「為惡頗多,萬劫不復,佛亦不能救汝也!」

叔同則曰:

正永者,亦不過貧家之子也。初立大志,欲行範公之舉、蘇子之事,造福於一方百姓。奈何一去逆行倒施,與民爭利,豈非失其本心哉?

況夫秦嶺之要,九州俱聞,乃為中華之龍脈,正永亦知也,其嘗云:「敬畏造化(大自然),人之本也。」然終自食其言,荼毒秦嶺,竟為始作俑者,何其恨乎!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