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大畢業生岳昕等四人的認罪影片在高校校園內流傳開來,學生震驚。中共對高校左翼青年的打壓也引外界關注。北大學生認為這是當局以此恐嚇在校學生,防止所謂的顏色革命。

北大同情左翼的知情學生向大紀元記者介紹,近日北大剛結束考試,就有北大醫學部和物理部的兩個「馬會」(馬克思主義學會)成員分別在16日和17日兩天,在校園內被家長和校方聯手強行帶回家看管。

而有一些被約談的馬會(左翼)學生被要求在教室內觀看北大剛畢業的岳昕等人被抓後的認罪影片,影片中還包括支持佳士工人維權運動的北大畢業生顧佳悅、廣州女碩士沈夢雨及南京農大畢業的鄭永明等人,影片中的幾人稱,因被激進組織洗腦,所以做出違法行為。

據觀看過影片的學生介紹,沈夢雨的嘴唇顏色是瘀青色的,儘管是塗了口紅,感覺是藍色的,很奇怪。而且他們說話時書面語很多,很少有口語,也沒有甚麼病句,感覺是在背台詞。

網民「永不止息」在《演技拙劣無能,可笑自導自演》一文中披露,影片中顧佳悅、沈夢雨的臉色蒼白、眼睛有黑圈,而且目光呆滯、口齒不清,在談自己的認罪聲明時經常停頓、頻繁地眨眼,似乎忘記要說甚麼了,講話顯得非常困難、非常不自然。

岳昕等人在認罪影片中承認被所謂的激進組織洗腦,並應該激進組織的要求,他們才去幫忙工人維權,甚至是自己的野心被幕後黑手利用,妄圖顛覆政權、破壞國家安定云云。

文章分析,警方從最開始搬出了「境外勢力」,現在又搬出了「激進工人團體」「激進學生社團」等等「組織」,力圖說明青年學生和維權工人的舉動是被人灌輸洗腦的結果。

「認罪影片是漏洞百出的,認罪邏輯是謬誤連篇的。無能為力的廣東警方再一次給我們上演了一場拙劣的表演,這樣的自導自演只能暴露廣東警方的愚蠢和狗急跳牆的心理。」

北大知情學生還向大紀元介紹,警方在北大教室內稱影片是所謂「國家機密」,刻錄到光盤上用他們專門的軟件才能放出來的。用他們的電腦連了教室的投影儀,警方還擔心這樣放影片的話,會不會在教室的電腦上留下記錄。他們的目的是要恐嚇現在的在校學生。前幾天公安部長趙克志在會上說要防止「顏色革命」,警方配合編出這樣的一個「激進組織」。

他還透露:「就連北大的鄭也夫教授,學校方面好像想保他,畢竟他是城市社會學一塊的專家,也是老教授了。但是上面有人對他很惱火,說是要(將他)打成顏色革命的『典型』。」

鄭也夫教授在新年之際發文呼籲說,走到今天的中共政權已經到了退出歷史舞台的時候了,引起輿論極大關注。

據悉北京高校現在加緊打壓左翼社團成員,迫使他們噤聲。除北大馬會被勒令重新改組外,南京大學的馬會還沒註冊就直接被打壓下去,而人大的左翼社團「新光平民發展協會」也在2019年1月2日接到學校社聯要求其限期整改的公告。

公告中指責新光「不斷串聯校內外人士編造虛假信息,在境內外發佈大量網文,以各種形式製造事端」,新光也撰文反駁說,他們的宣傳材料全部真實、客觀,不存在甚麼「虛假信息」或「故意製造事端」的用心。他們還將所有相關的文章整理成集,並追問:究竟是哪一篇「觸犯了學校管理的底線」。

原山東大學歷史學教師劉因全分析,中共黨內已經沒有人相信馬克思主義,只是將其拿來作為擋箭牌、遮羞布。北大馬會的這些「毛左」現在的地位相當尷尬,中共當局不管你是不是馬克思主義,只要對專制統治有利,他們就支持,只要影響到其專制統治,你打甚麼主義都不行,他們也會鎮壓。